秋日三首

朝代:宋代

作者:秦觀

秋天寫景生活組詩

原文

霜落邗溝積水清,寒星無數傍船明。
菰蒲深處疑無地,忽有人家笑語聲。

月團新碾瀹花瓷,飲罷呼兒課楚詞。
風定小軒無落葉,青蟲相對吐秋絲。

連卷雌霓小西樓,逐雨追晴意未休。
安得萬妝相向舞。酒酣聊把作纏頭。

譯文

已是降霜時分,邗溝里,水還是清澈的,天上萬顆星星,映在水里,和船是那么近。
原以為岸邊茭蒲之地,沒什么人家,忽然傳出了言語幾聲。

碾好的月團用茶碗泡著,喝完后,讓孩子背誦楚辭。
沒有風,小院里也沒有落葉,幾只蟲子相對,正在吐絲。

望彎彎淡虹,像是掛在小西樓上似的,鵓鳩因彩虹出現而盡情地鳴噪追逐。
怎樣才能求得盛妝的女子相對而舞,我喝酒正香,把彩虹作錦帛賞給她們。

注釋
⑴邗溝:又名邗江,即今江蘇境內自揚州市西北入淮之運河,中途經高郵。《嘉慶揚州府志》卷八:“運河,皆云古邗溝也。……左哀九年杜預注:‘于邗江筑城穿溝,東北通射陽湖,西北至末口入淮。’”
⑵寒星:寒光閃閃的星。傍:靠近。
⑶菰蒲:菰,即茭白;蒲,即蒲草。
⑷月團:茶餅名。蔡襄《茶錄》:“碾茶先以凈紙密裹捶碎,然后熟碾。其大要旋碾即色白,或經宿則色昏矣。”新碾:即旋碾旋泡。瀹:烹茶或泡茶。花瓷:指茶碗。
⑸楚詞:即《楚辭》。
⑹連卷:長而彎曲的樣子。雌霓:副虹,雙虹中色彩淺淡的虹。南朝宋沈約《郊居賦》:“駕雌霓之連卷,泛天江之悠永。”
⑺逐雨追晴:虹現可以預測晴雨。民諺:“東虹晴,西虹雨。”宋陸佃《埤雅·釋鳥》:“鵓鳩灰色無繡頸,陰則屏逐其匹,晴則呼之。語曰:‘天將雨,鳩逐婦’者是也。”這句是說鵓鳩因虹現而盡情地鳴噪追逐。
⑻萬妝相向舞:無數盛妝的女子相對而舞。萬:泛言其多。
⑼纏頭:指贈與歌舞者之錦帛或財物。《太平御覽》卷八一五引《唐書》:“舊俗賞歌舞人,以錦彩置之頭上,謂之纏頭。”此句奇想妙喻,欲以虹霓作錦帛賞歌女。

參考資料:

1、 黃瑞云 .兩宋詩三百首 :中州古籍出版社 ,1997 :115 .
2、 陳衍 .宋詩精華錄 :巴蜀書社 ,1992 :348 .

賞析

第一首表現邢溝附近的水鄉夜色。微霜已降,秋水方清,詩人乘船經過運河,習習涼風,吹來清新空氣,很覺爽快。這時沒有月光,只見滿天星斗。詩人陶醉在迷人的秋江夜色之中,環顧四周,寒星萬顆,映照水中,倍感親切。一二句由霜寒二字領起,不消點出“秋”字,而題意自在其中。
  三四句贊關環境幽寂。邢溝兩岸叢生著菰蒲一類水生植物,在夜色朦朧中,給人以一望無際的感覺。菰蒲深處居然隱藏人家,詩人完全沒有料到,不過,這種藝術處理,只適宜于若明若晴,唯見星光的秋江之夜,如果換成月夜和白天,就不一定恰切。此聯妙在使用了“疑”、“忽”二字。詩人心中正結著一個菰蒲深處有無藏舟之“地”的“疑”團。忽然幾聲“笑語”,方知岸上還有“人家”,疑團頓時解開。這種情景,很平常,優詩人卻能通過藝術作品把它捕捉下來。宋人曾說此聯是來自白道猷的“茅茨隱不見,雞鳴知有人”,而“更加鍛煉”。詩人們各自寫出了生活中的類似體驗,但秦觀此聯卻顯得更靈動,國而受到黃山谷的稱賞。
  在表現手法上,詩人用的是先抑后揚法。通篇不直寫旅人,而是借物托志,先寫霜氣、秋水、寒星、菰蒲,最后寫菰蒲深處的“笑語聲”,隨即戛然而止。然言雖止而意未盡。這親切的笑語聲是伴隨著夜行人度過迷蒙空寂的秋宵,還是瞬間消失在凄冷的夜空,留下的卻是更加難耐的寂寞和愁苦。這一切詩人都沒有正面闡述,而是用遮掩來突出,用省略來增添。由于構思巧妙,含蓄深邃,因而有很好的藝術效果。

第二首描寫家庭生活中的閑適情趣。一二句寫碾茶烹茗、課兒讀書兩件家庭瑣事。月團(茶餅)新碾,花瓷為杯,茶美而器精,說明詩人很通茶道。飲罷呼兒課誦《楚詞》,更見教子有方,他同把酒色財氣作為生活必需的腐敗官僚,是大為異趣的。
  三四句則突出了靜觀萬物的逸趣閑情。小軒風定,樹梢處于暫時靜止狀態,連一用古葉也不見掉落。這可給了青蟲以好機會,相對吐絲,好不自在。青蟲乃細小生物,吐絲是輕微動作,但詩人卻能仔細進行觀察,他對昆蟲世界的濃厚興趣,對人世紛擾的淡泊情懷,都是可想而知的。詩人迷醉在青蟲吐絲的小天地中,仿佛回到了兒童時代,簡直忘掉了榮辱得失。這種情趣,是眼中唯見財與勢的俗物所無法理解的。這樣,詩人的超逸情懷,無形中便從紙背反透出來。一、二句寫人情,三、四句寫秋景,粗看似不相干,實則氣氛和諧,情景交融,達到物我相忘的境界。方回說秦觀“古詩多學三謝,而流麗之中有淡泊”,并舉了此詩,當亦屬于有“三謝余味”之作。全詩語言樸素清新,畫面生動,極富生活氣息,閑雅而有情致。

第三首詩寫雨后彩虹當空的絢麗景象,想象奇特,語氣豪放,帶有濃厚的浪漫色彩。
  詩的一、二句狀景,雨過天晴,由于陽光的折射,西天出現長而弧曲的彩虹,變幻多姿,非常美麗,遠遠望去,就像掛在西樓之上,仿佛詩人伸手就可摘下,極像一幅色彩斑斕的畫。“逐”和“追”兩字,以擬人化的手法,賦予彩虹以活潑甚至頑皮的性格,生動、形象,簡直把彩虹寫活了。此時此景,詩人也好像受了感染,神情振奮,突發奇想:如果能招來千萬個美人一起歌舞,那該多好。在酒酣時,一定剪下這美麗的彩虹,賞賜給她們。纏頭,指古代舞女繞纏頭上作為妝飾的錦鍛,后來將宴席上賞賜給歌舞者的羅錦之類的禮物稱為纏頭。詩人的幻想是做不到的,但卻是心情愉快的真實流露。在這里,正面描摹已美不勝收,又引發奇想,使美景更加可憐可愛,錦上添花。其構思巧妙,手法新穎。

參考資料:

1、 及寶瑤,秦觀《秋日三首》賞讀[J],《閱讀與鑒賞》,2007
2、 陳衍 .宋詩精華錄 :巴蜀書社 ,1992 :348 .
3、 繆鉞 等 .宋詩鑒賞辭典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7 :608-610 .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