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歌子·柳垂絲

朝代:五代

作者:李珣

紀游寫景漁人歸家

原文

柳垂絲,花滿樹,鶯啼楚岸春天暮。棹輕舟,出深浦,緩唱漁郎歸去。
罷垂綸,還酌醑,孤村遙指云遮處。下長汀,臨深渡,驚起一行沙鷺。

賞析

這首《漁歌子》乃記游之作,有景致,有情趣,令人神往。

上片前三句:“柳垂絲,花滿樹,鶯啼楚岸春天暮。”描繪出開闊秀麗的背景:暮春天氣,楚江兩岸,垂柳輕拂,裊娜多姿,一樹樹鮮花,姹紫艷紅,芳香四溢,沁人肺腑,更有鶯歌燕舞,生機盎然,好一派明媚春光。這為作者春游渲染出歡快明朗的氣氛。

后三句:“棹輕舟,出深浦,緩唱漁郎歸去。”寫作者初游:他乘坐一葉扁舟,輕輕蕩著船槳,悠閑自得地從一條小河上出發,剛剛漂入開闊的楚江之時,便聽到悠揚的歌聲;那歌聲起處,但見早出的打魚人,已經滿載著魚兒,穿梭似地往來于江上,各自回家,他們看著豐碩的收獲,喜出望外,欣然而歌,吸引了游客。這里有漁船,游船;漁人,游人;滔滔江水伴著高亢的漁歌,沓雜紛繁,熱鬧異常。

一船船鮮嫩的魚蝦鱉蟹,令人垂涎。游興正濃的作者,不肯作罷。過片“罷垂綸”之句,正是說他為漁郎之獲吸引而垂釣長川,且喜有了可足美餐的收獲,方才作罷。旋即以此嘉肴佐美酒,呼朋嘯侶相斟酌,亦即詞中所云“還酌醑”。這是一次饒有興味的野餐,人們早自忘卻了時光的流逝,直到酒足興盡才準備回家。“孤村遙指云遮處”一句,即是準備返航時的一幅畫面:已是暮云西遮,同伴們相邀返回,可哪里是住處呢?他們遙望著遠方,相互指指點點,那天邊依稀可辨的孤村,即是下榻的去處。

早在垂釣之時,船兒信自游去,不知不覺地來到了江中沙洲之上。下片后三句:“下長汀,臨深渡,驚起一行沙鷺。”則是寫從沙洲返回的情景。“臨深渡”句,《全唐五代詞》作“臨淺渡”,反不好。用“深”字才形象性極強,暗示出已是夜幕降臨時分,船兒在水上摸黑行進,難辨深淺,人們小心翼翼屏息而行的情狀,可以想見。忽然間,“驚起一行沙鷺”,打破了萬簌俱寂的江空。這一句以動寫靜,與上文明媚春光下的鶯啼燕鳴、漁郎引吭以及鳴儔嘯侶形成鮮明對比。以此作結,耐人回味。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