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虛白上人序

朝代:明代

作者:高啟

送別序文

原文

余始不欲與佛者游,嘗讀東坡所作《勤上人詩序》,見其稱勤之賢曰:“使勤得列于士大夫之間,必不負歐陽公。”余于是悲士大夫之風壞已久,而喜佛者之有可與游者。

去年春,余客居城西,讀書之暇,因往云巖諸峰間,求所謂可與游者,而得虛白上人焉。

虛白形癯而神清,居眾中不妄言笑。余始識于劍池之上,固心已賢之矣。入其室,無一物,弊簀折鐺,塵埃蕭然。寒不暖,衣一衲,饑不飽,粥一盂,而逍遙徜徉,若有余樂者。間出所為詩,則又紆徐怡愉,無急迫窮苦之態,正與其人類。

方春二三月時,云巖之游者盛,巨官要人,車馬相屬。主者撞鐘集眾,送迎唯謹,虛白方閉戶寂坐如不聞;及余至,則曳敗履起從,指幽導勝于長林絕壁之下,日入而后已。余益賢虛白,為之太息而有感焉。近世之士大夫,趨于途者駢然,議于廬者歡然,莫不惡約而愿盈,迭夸而交詆,使虛白襲冠帶以齒其列,有肯為之者乎?或以虛白佛者也,佛之道貴靜而無私,其能是亦宜耳!余曰:今之佛者無呶呶焉肆荒唐之言者乎?無逐逐焉從造請之役者乎?無高屋廣廈以居美女豐食以養者乎?然則虛白之賢不惟過吾徒,又能過其徒矣。余是以樂與之游而不知厭也。

今年秋,虛白將東游,來請一言以為贈。余以虛白非有求于世者,豈欲余張之哉?故書所感者如此,一以風乎人,一以省于己,使無或有愧于虛白者而已。

譯文

[1]東坡:指宋代著名文學家蘇軾,字子瞻,自號東坡居士。
[2]歐陽公:指宋代著名文學家歐陽修。
[3]云巖:指蘇州虎丘山,山上有云巖寺。
[4]劍池:在虎丘山上。
[5]弊簀(zé)破舊的竹席。折鐺(chēng):斷了腿的鍋。
[6]衲:僧衣。
[7]相屬:相連接。
[8]太息:嘆息。
[9]駢然:兩兩相對的樣子。
[10]約:窮困。
[11]迭夸:輪流夸耀。交詆:相互詆毀。
[12]呶呶(náo):嘮嘮叨叨的樣子。
[13]逐逐:必須得到的樣子。
[14]風:同“諷”,諷勸。

賞析

此文選自《高青丘集·鳧藻集》卷三,上人是對僧人的敬稱。文章是高啟給友人虛白上人的贈序。作者筆下的虛白上人,品德高尚,才能出眾。他安貧樂道,具有獨立的人格,對達官貴人不屑一顧,而對志同道合的友人卻是招待唯恐不周。而這一切,又是放在當時士大夫世風日壞,僧風日敗的社會環境中來寫的,二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顯然,作者寫作此文的目的,不僅贈給虛白上人,而且也為了“風乎人”、“省于己”,是為了針砭時弊而作的。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