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豆盧膺秀才南游序

朝代:唐代

作者:柳宗元

送別序文文學

原文

君子病無乎內而飾乎外,有乎內而不飾乎外者。無乎內而飾乎外,則是設覆為阱也,禍孰大焉;有乎內而不飾乎外,則是焚梓毀璞也,詬孰甚焉!于是有切磋琢磨、鏃礪栝羽之道,圣人以為重。豆盧生,內之有者也,余是以好之,而欲其遂焉。而恒以幼孤羸餒為懼,恤恤焉游諸侯求給乎是,是固所以有乎內者也。然而不克專志于學,飾乎外者未大,吾愿子以《詩》、《禮》為冠屨,以《春秋》為襟帶,以圖史為佩服,瑯乎璆璜沖牙之響發焉,煌乎山龍華蟲之采列焉,則揖讓周旋乎宗廟朝廷斯可也。惜乎余無祿食于世,不克稱其欲,成其志,而姑欲其速反也,故詩而序云。

譯文

  德才兼備的人經常地擔憂內心沒有一點的本事卻一味地炫耀,或是自己很有本事,但是外表卻不華美。本來沒有本事還到處炫耀,這是為自己布下了一個陷阱,災害真的是太大了;有本事而不外露,不把它發揮出來,就好像是把好的木材燒掉,把美麗的玉石毀壞,真是太齷齪了!因此就要用鍛煉磨礪的方法,讓自己變得既有真才實學,又善于將它顯露出來,這一點是很為古代圣賢之人看好的。豆盧先生,是一個內心很有本事的人,這是我之所以喜歡他的原因,而且很想讓他把才能發揮出來,取得成功。但是由于從小就成了孤兒,經常擔心疾病和饑渴的來臨,寒酸辛苦地在各個諸侯國之間游走,以此尋求一點生活的資助,他真的是有本事的人啊!但是,這樣的話,就沒有辦法專心致志于自己的學業,內心擁有的才能不能夠得到很好的展示和發揮,我多么希望你能將《詩》、《禮》當成人生行事的根本,將《春秋》當成是連接的紐帶,將那些歷史的書籍當成是協助的東西,這樣的話,你內在的才華就會像美玉碰撞時發出的聲音一樣迸發出來,也會像山林中野雉身上炫美的羽毛一樣展示出來,到那時,你就能夠在各種朝廷政事之間自由地周旋,成為國家的中堅力量。然而遺憾的是我沒有俸祿,你的需求我沒有辦法滿足你,從而來完成你的志愿,只是希望你能盡早地回來,所以寫了這篇序文。

注釋
①病:擔心、擔憂。內:內在的修養。飾:外在的裝飾。
②設覆為阱:在陷阱上放置遮蓋的東西。孰:很,程度深。
③詬:恥辱、羞恥的意思。
④鏃(zú)礪:在磨刀石上面磨箭頭。栝羽:在箭的尾巴上加上羽毛。兩個詞都是刻苦磨煉的意思。
⑤遂:成功、成就。⑥幼孤:年齡很小的孩子。羸餒:瘦弱饑渴的樣子。
⑦恤恤焉:憂郁的樣子。
⑧克:能。
⑨瑯乎:象聲詞,是珠玉等撞擊后發出的聲音。璆璜:都指的是美玉。沖牙:指的是古代玉飾上的配件。
⑩揖讓:古時候賓客之間的禮節。周旋:行禮時進退之禮。稱:滿足的意思。反:與“返”通假。

賞析

這篇序文是柳宗元在送豆盧膺南游啟程時所作的。文章中講到了文學內容和形式等方面的問題。在柳宗元看來,好的作品,不論內容還是形式都是要極其重視的,不能有所偏廢。從另一個方面來說,文章要想有好的形式和內容,這又和作者自身的品行和修養是分不開的,提出了內外兼修的思想,反映了作者對內外修養的重視。文章條理清晰,言辭中肯。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