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石處士序

朝代:唐代

作者:韓愈

古文觀止規勸序文

原文

河陽軍節度、御史大夫烏公,為節度之三月,求士于從事之賢者。有薦石先生者。公曰:“先生何如?”曰:“先生居嵩、邙、瀍、谷之間,冬一裘,夏一葛,食朝夕,飯一盂,蔬一盤。人與之錢,則辭;請與出游,未嘗以事免;勸之仕,不應。坐一室,左右圖書。與之語道理,辨古今事當否,論人高下,事后當成敗,若河決下流而東注;若駟馬駕輕車就熟路,而王良、造父為之先后也;若燭照、數計而龜卜也。”大夫曰:“先生有以自老,無求于人,其肯為某來邪?”從事曰:“大夫文武忠孝,求士為國,不私于家。方今寇聚于恒,師還其疆,農不耕收,財粟殫亡。吾所處地,歸輸之涂,治法征謀,宜有所出。先生仁且勇。若以義請而強委重焉,其何說之辭?”于是撰書詞,具馬幣,卜日以受使者,求先生之廬而請焉。

先生不告于妻子,不謀于朋友,冠帶出見客,拜受書禮于門內。宵則沫浴,戒行李,載書冊,問道所由,告行于常所來往。晨則畢至,張上東門外。酒三行,且起,有執爵而言者曰:“大夫真能以義取人,先生真能以道自任,決去就。為先生別。”又酌而祝曰:“凡去就出處何常,惟義之歸。遂以為先生壽。”又酌而祝曰:“使大夫恒無變其初,無務富其家而饑其師,無甘受佞人而外敬正士,無昧于諂言,惟先生是聽,以能有成功,保天子之寵命。”又祝曰:“使先生無圖利于大夫而私便其身。”先生起拜祝辭曰:“敢不敬蚤夜以求從祝規。”于是東都之人士咸知大夫與先生果能相與以有成也。遂各為歌詩六韻,遣愈為之序云。

譯文

譯文一
河陽軍節度使、御史大夫烏大人,做節度史三個月,向手下賢能的人們征求賢士。有人舉薦石先生,烏大人說 :“石先生怎么樣?”回答說:“石先生居住在嵩邙山、瀍谷河之間,冬天一件皮衣,夏天一件麻布衣服;吃的嗎,一天吃一 盆飯、一盤蔬菜。別人給他錢,就謝絕;請他一起出游,沒有找借口拒絕的;勸他當官,便不理睬;坐的只有一間房間,左右全是圖書。跟他談道論理,辯論古今的事物的得失,評論人物的高下,事后成敗與否,就如同河流決堤向下游奔流注入東海,就如同四匹馬駕駛著輕車走熟路,而歷史著名駕御高手王良、造父也與他不相上下啊,聽了他的話就如同明燭高照一樣地亮堂、就如同數目計算了一樣清楚并且可以預卜未來。”烏大夫說:“石先生有志于隱居自在到老,不求于人,他肯為我來當官嗎?”手下的人說:“大夫您文武全才忠孝具備,為國家求才,不是為自家私利。當今反寇聚集在恒地,敵軍環視著邊境,農田無法耕種沒有收成,錢財糧草殆盡,我們所處的地方,是回歸中原運輸的要道,治理的方略征討的謀劃,應該有適當的人來出謀劃策。先生您仁義并且勇敢,如果憑仁義邀請他并堅決委以重任,他能有什么托詞拒絕?”于是撰寫邀請函,準備好車馬和禮物,占卜選擇好吉日交給使者,找到石先生的住處拜請他。
石先生沒有告訴妻兒,沒有與朋友商量,戴好帽子系好衣帶正裝接見客人,在家里拜受聘書和禮物。晚上就沐浴更衣,準備好行裝,書籍裝上馬車,問清楚道路,與經常來往的朋友告別。清晨他們就全到了,在東門外布置好餞行儀式,酒過三巡 將要起身的時候,有人拿著酒杯說:“烏大夫的確能夠憑義理選取人才,先生您的確按照道理給自己責任,決定去留。為先生 您餞行了。”有又人敬酒祝愿說:“凡是辭官上任離別相處又有什么長久不變的呢?惟有不變的是以道義作為依歸。這就為先 生干杯。”又有人敬酒祝愿道:“愿先生讓烏大夫不要改變初衷,不要為了自家富裕而使軍隊饑餓,不要(內心)甘愿忍受佞人而表面上尊敬正直人士,不要被讒言蒙昧,只聽先生的,因此能有成就,確保天子的寵信和任命。”又有人祝愿道:“希望先生不要 在烏大夫那圖謀利益,而為自身的私利方便圖謀。”石先生起身拜謝道:“怎敢不日夜敬忠職守來做到遵從你們的祝愿和規勸!” 于是東都的人士,都知道烏大夫和石先生果然能夠互相合作而有所成就。便各自做十二句的詩歌,讓我為這做序。

譯文二
河陽軍節度使、御史大夫烏公,就任節度使后的第三個月,各僚屬中的賢者訪求人才。有人推薦石先生。烏公問:“石先生為人怎么樣?”回答說:“石先生深居于嵩、邙兩座山和瀍、谷兩條水之間,冬天穿一件皮衣,夏天穿一件布衫,早晚用餐,只是一碗飯,一盤蔬菜。人家給他錢,他就謝絕;請他一道出去游玩,他從來借故推辭過;勸他出去做官,卻總是不答應。從在一間屋子里,在左右兩旁全是圖書。同他談論古今事情的正確與否,評論人物德才的高下,事情的結局是成功還是失敗,他的話就好歇腳黃河決堤向東頃注那樣滔滔不絕國就像四匹馬駕著輕車走在熟悉的路上,而又是王良、造父那樣的駕車高手在前后駕車。又好象用燭光照耀一樣明察秋毫,像數理計算般分析精確,象龜甲占卜預見得準確靈驗。”烏大夫說:“先后有隱居終老的心愿,沒有什么要求別人,他肯為我而出山嗎?”僚屬說:“大夫您文武全才,忠孝兼備,為國家訪求賢才,不是為自家謀私利。現在賊寇集結在恒州,軍隊往來環布在它的疆界周圍,農民無法耕種收獲,錢財均已用盡。我們所處的地方,是軍隊往來和物資運輸的交通要道,無論政治措施還是軍事謀略,都應有人幫助出主意。石先生仁愛并且勇敢,假如憑借大義去聘請并將重任委派給他,他還有什么話推辭呢?”于是烏大夫寫好聘請的書信,備好馬和禮品,選擇好的日子將禮物交給使者,尋找到石先生的住處去聘請他。[2]
石先生沒告訴家人,也沒同朋友商量,整好衣冠就出來會見客人,在屋里恭敬地接受了聘書和禮物。當天晚上就洗澡,準備行李,將好書籍,問清路上經過的地方,并向經常往來的朋友告別是。次日清晨,親友們一起都來到東門外,為他設宴餞行。酒喝過三巡,石先生將要動身的時候,有人端酒杯說道:“烏大夫真正能以大義訪求人才,石先生也真正能以道義作為自己的責任,從而定奪自己的離去或者就職。這杯酒為先生您送別。”又斟了一杯酒祝愿說:“凡是隱居或做官,哪有什么一成不變的規定?只有道義為依歸。我外務就用這杯酒向先生祝壽。”又斟了杯酒祝愿說:“希望烏大夫永遠不要改變他的初衷,不去做那種專使自家富裕發財而讓士兵缺乏軍糧忍饑挨餓的事,不要內心喜愛那些善于阿諛奉承的人而只有表面上敬重正真之士,也不要被計好奉承的話所蒙蔽,只愿他聽從石先生的意見,從而腎取得勝利,有營私利已的打算."石先生起身拜謝這番祝辭說:“我怎么敢不恭敬小心地從早到晚遵照諸位的祝愿勸告去做呢?因此,東都洛陽的人士全都料定烏大夫與石先生一定能密切配合而取得成功。于是大家各自作了一首六個韻腳十二句的詩,委托韓愈我寫這篇序。

注釋
①烏公:即烏重胤(761—827),張掖(今甘肅張掖)人。起初在昭義節度使盧從史部下任都知兵馬使。810年(元和五年)升河陽節度使。河陽軍:唐時所置,治所在今河南孟縣南。由于唐代的節度使的轄區也是軍區,故稱“軍”。
②從事:漢以后三公及州郡長官均自辟僚屬,稱為“從事”,到宋代廢除。
③嵩:山名,五岳之一,在河南登封縣北。邙:山名,在河南西部。瀍:水名,源出于洛陽市西北,入洛水。谷:水名,源出河南陜縣東部,在洛陽西南與洛水會合。
④裘:皮衣服。葛:本是一種植物,古代用葛織布做夏衣。此處指粗布的衣服。
⑤駟:古代一車套四馬,因此稱駕車的四馬為“駟”。
⑥王良:春秋時晉國的善御者,傳說為周穆王駕車。
⑦數計:算卜。龜卜:古人用火灼龜甲,依據裂紋以推測吉兇。
⑧寇聚于恒,師還其疆:唐元和四年,成德節度使王士真死,其子王承宗叛亂,憲宗派吐突承璀統兵討伐,未能成功。次年被迫任命王承宗為成德節度使。此處指受其威脅。恒:州名,治所在今河北正定縣。
⑨殫:盡。歸輸:運輸軍用物資。治法:治政之法。征謀:征戰之謀。撰:寫作。書詞:書信

賞析

古代稱有才德而不愿做官的知識分子為處士。本文作于810年。809年(元和四年),河北恒州成德軍節度使王士真死,其子五際宗統率軍隊不服從朝庭詔命,唐憲宗命令吐突承璀率兵討伐。烏重胤于810年(元和五年)四月就任河陽軍節度使,其地處轉運要道,責任重大。烏上任不久即訪問賢才,渴望共濟國事。石洪為洛陽人,德高望重,頗具才略,一度為黃州錄事參軍,后歸隱洛北十年之久。當烏氏以國之大事相邀,石洪便欣然出山就任其幕府參謀。東都人士作詩餞別,并請韓愈寫序以贈之。序中期望烏氏與石洪以道義為歸依,并祝兩人合作成功,兼寓箴規之意,具有豐富的現實與理想意義。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