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求凰

朝代:兩漢

作者:司馬相如

思念愛情

原文

有一美人兮,見之不忘。
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鳳飛翱翔兮,四海求凰。
無奈佳人兮,不在東墻。
將琴代語兮,聊寫衷腸。
何日見許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攜手相將。
不得於飛兮,使我淪亡。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游四海求其凰。
時未遇兮無所將,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艷淑女在閨房,室邇人遐毒我腸。
何緣交頸為鴛鴦,胡頡頏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從我棲,得托孳尾永為妃。
交情通意心和諧,中夜相從知者誰?
雙翼俱起翻高飛,無感我思使余悲。

譯文

有位俊秀的女子啊,我見了她的容貌,就此難以忘懷。
一日不見她,心中牽念得像是要發狂一般。
我就像那在空中回旋高飛的鳳鳥,在天下各處尋覓著凰鳥。
可惜那美人啊不在東墻鄰近。
我以琴聲替代心中情語,姑且描寫我內心的情意。
何時能允諾婚事,慰藉我往返徘徊?
希望我的德行可以與你相配,攜手同在一起。
不知如何是好的心情無法與你比翼偕飛、百年好合,這樣的傷情結果,令我淪陷於情愁而欲喪亡。

鳳鳥啊鳳鳥,回到了家鄉,行蹤無定,游覽天下只為尋求心中的凰鳥。
未遇凰鳥時啊,不知所往,怎能悟解今日登門后心中所感?
有位美麗而嫻雅貞靜的女子在她的居室,居處雖近,這美麗女子卻離我很遠,思念之情,正殘虐著我的心腸。
如何能夠得此良緣,結為夫婦,做那恩愛的交頸鴛鴦,但愿我這鳳鳥,能與你這凰鳥一同雙飛,天際游翔。
凰鳥啊凰鳥愿你與我起居相依,形影不離,哺育生子,永遠做我的配偶。
情投意合,兩心和睦諧順。半夜里與我互相追隨,又有誰會知曉?
展開雙翼遠走高飛,徒然為你感念相思而使我悲傷。

賞析

卓文君,一個美麗聰明,精詩文,善彈琴的女子。可嘆的是十七歲年紀輕輕,便在娘家守寡。某日席間,只因司馬相如一曲《鳳求凰》,多情而又大膽的表白,讓久慕司馬相如之才的卓文君,一聽傾心,一見鐘情。可是他們之間的愛戀受到了父親的強烈阻撓。卓文君憑著自己對愛情的憧憬,對追求幸福的堅定,以及非凡的勇氣,毅然在漆黑之夜,逃出卓府,與深愛的人私奔。當壚賣酒為生。生活艱難,但兩人感情日深。這也是一直流傳至今的愛情故事里最浪漫的夜奔之佳話。

自古至今,大多數男人總是令人失望。司馬相如自然也不例外。當他在事業上略顯鋒芒,終于被舉薦做官后,久居京城,賞盡風塵美女,加上官場得意,竟然產生了棄妻納妾之意。曾經患難與共,情深意篤的日子此刻早己忘卻。哪里還記得千里之外還有一位日夜倍思丈夫的妻子。文君獨守空房,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過著寂寞的生活。一首《白頭吟》 ,“……聞君有二意,故來相決絕。愿得一人心,終老不相負。……”表達了她對愛情的執著和向往以及一個女子獨特的堅定和堅韌。也為她們的故事增添了幾分美麗的哀傷。

終于某日,司馬相如給妻子送出了一封十三字的信: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萬。聰明的卓文君讀后,淚流滿面。一行數字中唯獨少了一個“億”,無億豈不是表示夫君對自己“無意”的暗示?她,心涼如水。懷著十分悲痛的心情,回了一封《怨郎詩》。

其詩曰:一別之后,二地相懸。雖說是三四月,誰又知五六年。七弦琴無心彈,八行書無可傳,九連環從中折斷,十里長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系念,萬般無奈把郎怨。

(萬語千言說不完,百無聊賴十倚欄。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中秋月圓人不圓。七月半,秉燭燒香問蒼天,六月伏天人人搖扇我心寒。五月榴花紅似火,偏遇陣陣冷雨澆花端。四月枇杷黃,我欲對鏡心意亂。三月桃花飄零隨水轉,二月風箏線兒斷。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為女來我做男。)

(此段疑為不是卓文君所作,“百無聊賴”一段在卓文君死后數百年才出現,且當時轉世這一說法并未流入中原)

司馬相如看完妻子的信,不禁驚嘆妻子之才華橫溢。遙想昔日夫妻恩愛之情,羞愧萬分,從此不再提遺妻納妾之事。這首詩也便成了卓文君一生的代表作數字詩。細細品讀,其愛恨交織之情躍然紙上。

卓文君用自己的智慧挽回了丈夫的背棄。她用心經營著自己的愛情和婚姻,終于苦盡甘來。他們之間最終沒有背棄最初的愛戀和最后的堅守。這也使得他們的故事千轉百回,成為世俗之上的愛情佳話。

這首《鳳求凰》表達了司馬相如對卓文君的無限傾慕和熱烈追求。相如自喻為鳳,比文君為皇(凰),在本詩的特定背景中具有特殊的含義。全詩言淺意深,音節流暢明亮,感情熱烈奔放而又深摯纏綿,融合了楚辭騷體的旖旎綿邈和漢代民歌的清新明快于一爐,為后人所不能逾越。后來的人根據二人的愛情故事,譜成了經久不衰的琴譜“鳳求凰”,千年以來吟唱不已。

第一首表達相如對文君的無限傾慕和熱烈追求。相如自喻為鳳,比文君為皇(凰),在本詩的特定背景中有多重含義。其一鳳凰是傳說中的神鳥,雄曰鳳,雌曰凰。古人稱麟、鳳、龜、龍為天地間“四靈”,(《禮記·禮運》)鳳凰則為鳥中之王。《大戴禮·易本名》云:“有羽之蟲三百六十而鳳凰為之長。”長卿自幼慕藺相如之為人才改名“相如”,又在當時文壇上已負盛名;文君亦才貌超絕非等閑女流。故此處比為鳳凰,正有浩氣凌云、自命非凡之意。“遨游四海”更加強了一層寓意,既緊扣鳳凰“出于東方君子之國,翱翔四海之外,過昆侖,飲砥柱,羽弱水,莫(暮)宿風穴”(郭璞注《爾雅》引天老云)的神話傳說,又隱喻相如的宦游經歷:此前他曾游京師,被景帝任為武騎常侍,因景帝不好辭賦,相如志不獲展,因借病辭官客游天梁。梁孝王廣納文士,相如在其門下“與諸生游士居數歲”。后因梁王卒,這才反“歸故鄉”。足見其“良禽擇木而棲。”其二,古人常以“鳳凰于飛”、“鸞鳳和鳴”喻夫妻和諧美好。如《左傳·莊公廿二年》:“初,懿氏卜妻敬仲。其妻占之曰:吉,是謂鳳凰于飛,和鳴鏗鏘。”此處則以鳳求凰喻相如向文君求愛,而“遨游四海”,則意味著佳偶之難得。其三,鳳凰又與音樂相關。如《尚書·益稷》:“簫韶九成,鳳凰來儀。”又《列仙傳》載:秦穆公女弄玉與其夫蕭史吹簫,鳳凰皆來止其屋,穆公為作鳳臺,后弄玉夫婦皆乘鳳而去。故李賀嘗以“昆山玉碎鳳凰叫”(《李憑箜篌引》)比音樂之美。文君雅好音樂,相如以琴聲“求其凰”,正喻以琴心求知音之意,使人想起俞伯牙與鐘子期“高山流水”的音樂交浪,從而發出蕓蕓人海,知音難覓之嘆。

第二首寫得更為大膽熾烈,暗約文君半夜幽會,并一起私奔。“孳尾”,指鳥獸雌雄交媾。《尚書·堯典》:“厥民析,鳥獸孳尾。”《傳》云:“乳化曰孳,交接曰尾。”“妃”,配偶。《說文》:“妃,匹也。”“交情通意”,交流溝通情意,即情投意合。“中夜”,即半夜。前兩句呼喚文君前來幽媾結合,三四句暗示彼此情投意合連夜私奔,不會有人知道;五六句表明遠走高飛,叮嚀對方不要使我失望,徒然為你感念相思而悲傷。蓋相如既已事前買通文君婢女暗通殷勤,對文君寡居心理狀態和愛情理想亦早有了解,而今復以琴心挑之,故敢大膽無忌如此。

這兩首琴歌之所以贏得后人津津樂道,首先在于“鳳求凰”表現了強烈的反封建思想。相如文君大膽沖破了封建禮教的羅網和封建家長制的樊籬,什么“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鉆穴隙相窺,逾墻相從,則父母國人皆賤之。”(《孟子·滕文公下》)什么“婦人有三從之義,無專用之道。”(《儀禮·喪服》)什么“夫有再娶之義,婦無二適之文。”(班昭《女誡》)什么“男女……無幣不相見,”(《禮記·坊記》)“門當戶對”等等神圣禮法,統統被相如文君的大膽私奔行動崐踩在腳下,成為后代男女青年爭取婚姻自主、戀愛自由的一面旗幟。試看榜樣的力量在后代文學中的影響吧:《西廂記》中張生亦隔墻彈唱《鳳求凰》,說:“昔日司馬相如得此曲成事,我雖不及相如,愿小姐有文君之意。”《墻頭馬上》中李千金,在公公面前更以文君私奔相如為自己私奔辯護;《玉簪記》中潘必正亦以琴心挑動陳妙常私下結合;《琴心記》更是直接把相如文君故事搬上舞臺……足見《鳳求凰》反封建之影響深遠。

其次,在藝術上,這兩首琴歌,以“鳳求凰”為通體比興,不僅包含了熱烈的求偶,而且也象征著男女主人公理想的非凡,旨趣的高尚,知音的默契等豐富的意蘊。全詩言淺意深,音節流亮,感情熱烈奔放而又深摯纏綿,融楚辭騷體的旖旎綿邈和漢代民歌的清新明快于一爐。即使是后人偽托之作,亦并不因此而減弱其藝術價值。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