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美人·曲闌深處重相見

朝代:清代

作者:納蘭性德

離別相思

原文

曲闌深處重相見,勻淚偎人顫。凄涼別后兩應同,最是不勝清怨月明中。
半生已分孤眠過,山枕檀痕涴。憶來何事最銷魂,第一折枝花樣畫羅裙。

譯文

1.勻淚:拭淚。全句指在情人的懷中顫抖著搽拭眼淚。
2.不勝清怨:指難以忍受的凄清幽怨。唐 錢起《歸雁》:“二十五弦彈夜月,不勝清怨卻飛來。”不勝.承受不了。
3.分(fèn):料想。
4.山枕:枕頭。兩端凸起中間低凹的山形枕頭。
5.檀痕,淺紅色的淚痕。是說沾上胭脂的淚痕。
6.涴(wò):浸漬、染上。枕頭上浸漬了粉紅色的淚痕。
7.銷魂:極度的愁苦或歡樂。
8.折枝,中國花卉畫技法,即不畫全株,只畫連枝折下的部分。宋仲仁《華光梅譜·取象》:“……其法有僵仰枝、覆枝、從枝、分枝、折枝。”

參考資料:

1、 趙明華著 .納蘭詞典評 :黑龍江科學技術出版社 ,2010.12 :第164頁 .

賞析

前兩句叫人讀來搖心動魄,后兩句詞意陡轉,道破這原是記憶中的美妙而已,現在已經是別后凄涼,凄清幽怨到讓人不堪承受了。下闋緊承上闋詞意,將失意一傾到底,用詞精美婉約,然凄愴詞意并未因此而消減,依然辛酸入骨。容若此詞和后主詞還有一點相似,就是不過多的借助外景,而選擇用白描的手法深入內心,感情懇切,用詞清凈。

江淹說,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是怎樣難以排遣的離愁別緒讓人憔悴?半生已經孤零零地渡過,思念卻未消減。淚水卻依舊會毫無節制地濡出來,沁濕了枕頭。想來,余生活著也只是為了生長繁衍重復延續這種孤獨。與她離別不過數年。容若卻覺得半生已過,心態一老如斯,這種蒼老是行在曠野中劈頭一道閃電,迅疾猛烈瞬間經年。

憶來何事最銷魂,第一折技花樣畫羅裙。蘭心惠質的女子,不屑用外面的庸脂俗粉,而別出心載的用山水畫的折枝技法,在素白的羅裙上畫出意境疏淡的圖畫。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