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堂春·一生一代一雙人

朝代:清代

作者:納蘭性德

典故傷懷相思

原文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
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譯文

譯文
明明是一生一世,天作之合,卻偏偏不能在一起,兩地分隔。
整日里,相思相望,而又不得相親,枉教得凄涼憔悴,黯然銷魂。
不知道上蒼究竟為誰,造就這美麗青春。一為裴航,乞漿藍橋,而得妻云英;一為嫦娥,竊不死藥,而飛奔月宮。
如果能夠像牛郎織女一樣,于天河相見,即使拋卻榮華富貴也心甘。

注釋
①一生二句:唐駱賓王《代女道士王靈妃贈道士李榮》:“相憐相念倍相親,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怎教。銷魂,形容極度悲傷、愁苦或極度歡樂。江淹《別賦》:“黯然銷魂者,惟別而已矣。”杜安世《訴衷情》:“夢蘭憔悴,擲果凄涼,兩處銷魂。”此謂天作之合,卻被分隔兩地。兩處相思,黯然銷魂。
②藍橋:地名。在陜西藍田縣東南藍溪上,傳說此處有仙窟,為裴航遇仙女云英處。《太平廣記》卷十五引裴硎《傳奇·裴航》云:裴航從鄂渚回京途中,與樊夫人同舟,裴航贈詩致情意,后樊夫人答詩云:“一飲瓊漿百感生,玄霜搗盡見云英。藍橋便是神仙窟,何必崎嶇上玉清。”后于藍橋驛因求水喝,得遇云英,裴航向其母求婚,其母曰:“君約取此女者,得玉桿臼,吾當與之也。”后裴航終于尋得玉桿臼,遂成婚,雙雙仙去。此處用這一典故是表明自己的“藍橋之遇”曾經有過,且不為難得。
③藥成句:《淮南子·覽冥訓》:“羿請不死之藥于西王母,姮娥竊之,奔月宮。”高誘注:“姮娥,羿妻,羿請不死之藥于西王母,未及服之。姮娥盜食之,得仙。奔入月宮,為月精。”李商隱《嫦娥》:“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這里借用此典說,縱有不死之靈藥,但卻難像嫦娥那樣飛入月宮去。意思是縱有深情卻難以相見。
④飲牛津:晉張華《博物志》:“舊說云:天河與海通,近世有人居海諸者,年年八月,有浮搓來去,不失期。人有奇志,立飛閣于搓上,多資糧,乘搓而去。至一處,有城郭狀,屋舍甚嚴,遙望宮中多織婦,見一丈夫牽牛諸次飲之,此人問此何處,答曰:‘君還至蜀郡問嚴君平則知之。”,故飲牛津系指傳說中的天河邊。這里是借指與戀人相會的地方。

參考資料:

1、 施議對.納蘭性德集:鳳凰出版社,2011:第74頁
2、 張秉戍.納蘭詞箋注:北京出版社,2000

賞析

上片化用成句,說相親相愛的“一雙人”無端被拆散。不曾交代相關故事,也沒有具體情節。下片以“故事”說故事,借古老傳說,為透露消息。

劈頭便是“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明白如話,更無絲毫的妝點;素面朝天,為有天姿的底蘊。這樣的句子,并不曾經過眉間心上的構思、語為驚人的推敲、詩囊行吟的揣摩,不過是脫口而出,再無其他道理。

下片轉折,接連用典。小令一般以頻繁用典為大忌,此為通例,而才子手筆,再多的禁忌也要退避三舍。

用典很講究,也很完美。連用典而顯不生澀,絲毫沒有堆砌的感覺。這兩個典故又是截然相反的意思,用在一起不沖突,還有互相推動的感覺,豐富了詞義,這是難得的。我一向主張,詩詞要么就少用典,沒那功力別急著顯擺,要用就用到大音若稀,大象無形的境界,干干脆脆融匯貫通。

結句則采用了中國詩詞用典時暗示的力量。容若有意讓詞意由"飲牛津"過渡到"牛衣對泣"容若乃權相之子,本不貧,現在用"相對忘貧"之語,無非說如果我能同她相見,一個像牛郎,一個像織女,便也可以相對忘言了。如若能結合,便是做睡在牛衣中的貧賤夫婦,我們也滿足。

參考資料:

1、 施議對.納蘭性德集:鳳凰出版社,2011:第74頁
2、 安意如.當時只道是尋常:人民文學出版社,2011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