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雞

朝代:明代

作者:唐寅

豪放哲理

原文

頭上紅冠不用裁,滿身雪白走將來。
平生不敢輕言語,一叫千門萬戶開。

譯文

它的頭上鮮紅如紅花怒放的帽子不用裁剪是天生的,它是一只白雞所以滿身雪白走過來。一生之中它從來不敢隨便說話,但是一旦喊起來千門萬戶就隨著打開門窗了。

賞析

唐伯虎說:"我這是題我畫的白雞。”“頭上紅冠不用裁,滿身雪白走將來。生平不敢輕言語,一叫千門萬戶開。”他好像又在說自己,他說,我美麗的,天生的冠如大官員頭上的帽子,我披著滿身雪白的羽毛慢慢向你們走來。平時我不會隨便說話,因為我是時間的使者,一旦我說話了,你們就要開始新的一天了!

紅冠,當時是當官的人戴的帽子;而我的紅冠,是自己長出來的。滿身雪白,因為我是從冬天走過來的;“走將來”,將,是助詞,向你走來;我背負冬天的雪向你走過來!因此因為我有重大責任所以白天黑夜我不能隨便說話,因為我一旦說話的時候,是君臨天下了的呀;我一旦說話的時候,是告訴你們天亮了,起床了,皇帝也不能例外,長官也不能例外,有錢人也不能例外,老百姓也不能例外,天下人應該起床了……

從此詩看,第一、二句,作者運用了描寫和色彩的對比。這是古代詩人寫詩的一個特點。起句的“頭上紅冠”,從局部描寫公雞頭上的大紅冠,承句“滿身雪白”又從全身描寫公雞渾身的雪白羽毛。狀物明確,從局部到全面;用大面積的白色(公雞)與公雞頭上的大紅冠相比,色彩對比強烈,我們可以想象大公雞威嚴的姿態向我們走過來。第三、四句又道出了深刻的道理來。轉句“平身不敢輕言語”,詩人的詩路急轉,說公雞一生不敢隨便啼叫,此句的氣色收斂,還很低調,尤其“不敢”一詞,用的很貼切,此句是全詩中最難寫的一句,為第四句的結句做了無法替代的鋪墊,當我們讀到“一叫千門萬戶開”時,才突然醒悟過來,原來第三、四句在說公雞具備的美德和權威。第三、四句又是運用了詩歌的藝術手法,使兩句產生了強烈的對比。

所以,全詩一氣呵成,大氣有余,藝術手法老道。先是大白和大紅的色彩強烈對比;后是氣勢上的強烈對比。在詩歌的感情表現上,四句分別是“放、放。收、放”。寫豪放的詩歌,最難寫的就是在感情豪放的詩句中,如何安排感情收斂的詞句,與豪放的詞句作對比,提高豪放的效果。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