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漏子·柳絲長

朝代:唐代

作者:溫庭筠

婉約女子相思

原文

柳絲長,春雨細,花外漏聲迢遞。驚塞雁,起城烏,畫屏金鷓鴣。
香霧薄,透簾幕,惆悵謝家池閣。紅燭背,繡簾垂,夢長君不知。

譯文

柳絲柔長春雨霏霏,花叢外漏聲不斷傳向遠方。塞雁向南歸去令人驚心,雜亂的城鳥尋覓著棲巢,望著畫屏上對對金鷓鴣令人格外傷感。
薄薄的香霧透入簾幕之中,美麗的樓閣池榭啊再無人一起觀賞。繡簾低垂獨自背著垂淚的紅色蠟燭,長夢不斷遠方親人啊可知道我的衷腸?

注釋
1、更漏:古人用銅壺滴漏來計時,將一夜分為五更。
2、子:曲子的簡稱。
3、漏聲:指報更報點之聲。
4、迢遞(tiáo dì):遙遠。
5、塞雁:北雁,春來北飛。
6、城烏:城頭上的烏鴉。
7、畫屏:有圖飾品的屏風,為女主人公居室中的擺設。
8、金鷓鴣(zhè gū):金線繡成的鷓鴣,可能繡在屏風上,也可能是繡在衣服上的。
9、薄:通“迫”,逼來。
10、惆悵(chóu chàng):失意、煩惱。
11、謝家池閣:豪華的宅院,這星即指女主人公的住處。謝氏為南朝望族,居處多有池閣之勝。后來便成為一共名。韋莊歸國遙詞中有“日落謝家池閣”句。
12、紅燭背:背向紅燭;一說以物遮住紅燭,使其光線不向人直射。

參考資料:

1、 顧農,徐俠 .《中國歷代名家流派詞傳·花間派詞傳》 .長春 :吉林人民出版社 ,1999 :48 .
2、 林霄 .《唐宋元明清名家詞選》 .貴陽 :貴州民族出版社 ,2005 :12 .
3、 陳耳東,陳笑吶 .《情詞》 .西安 :陜西人民出版社 ,1997 :47 .
4、 亦冬 .《唐五代詞選譯》(修訂版) .南京 :鳳凰出版社 ,2011 :48 .
5、 趙仁珪 .《唐五代詞三百首》 .長春 :吉林文史出版社 ,2002 :49 .
6、 郭彥全 .《歷代詞今譯》 .北京 :首都師范大學出版社 ,1994 :10 .

賞析

這首詞是一首抒寫女子春夜相思愁苦的春怨詞。詞的上片寫女子春夜難眠的情狀。作者由景寫起,以動寓靜。柳絲亦如情絲,細雨亦濕心田,如此長夜,思婦本已難眠,卻偏偏總有更漏之聲不絕。“驚”“起”雁、烏,更驚起獨守空房的相思女子。寂寞中聽更漏聲,仿佛石破天驚,甚至連畫屏上的鳥都已被驚起,女子的朦朧情態一掃而空,惆悵更重。上片寫景似乎單純,但處處都可見情,“驚”“起”的氣氛籠罩全片,為下片的敘寫情懷做了極好的鋪墊。

詞的下片直接寫人,以靜寓動。香霧雖薄卻能透過重重的簾幕,正像相思的惆悵揮之不去,驅之還來。過片三句寫盡了閨中女兒悵惘寂寞的心思。最后三句說,任紅燭燃盡,把帳帷落下,本以為可以不再聽、不再看便不再思了,未料想,相思卻入夢,只是夢里有君君不知啊!下片寫人兼寫境,以女子的心境來寫女子的環境,實際上暗中寫出了“君”的無情和冷漠,由“君”的“不知”更寫出了女子的“惆悵”和凄苦,是以情視景、以景見意的寫法,委婉含蓄。

全詞動中有靜、靜中寓動,動靜相生,虛實結合,以女子的情態反映相思之情的無奈和愁苦,語輕意重,言簡情深,含蓄蘊藉,曲致動人,是婉約詞的風格。

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庭筠工于造語,極為綺靡,《花間集》可見矣。《更漏子》一首尤佳。

胡元任云:庭筠工于造語,極為奇麗,此詞尤佳。《花間集評注》引尤侗云:飛卿《玉樓春》、《更漏子》,最為擅長之作。

俞陛云《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更漏子》與《菩薩蠻》同意。“夢長君不知”即《菩薩蠻》之“心事竟誰知”、“此情誰得知”也。前半詞意以鳥為喻,即引起后半之意。塞雁、城烏,俱為驚起,而畫屏上之鷓鴣,仍漠然無知,猶簾垂燭背,耐盡凄涼,而君不知也。陳廷焯《白雨齋詞話》:“驚塞雁”三句,此言苦者自苦,樂者自樂。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