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泉子·空磧無邊

朝代:五代

作者:孫光憲

婉約邊塞征人思親

原文

空磧無邊,萬里陽關道路。馬蕭蕭,人去去,隴云愁。
香貂舊制戎衣窄,胡霜千里白。綺羅心,魂夢隔,上高樓。

譯文

⑴“空磧無邊”二句:茫茫沙漠無邊無際,陽關古道遠在萬里之外。空磧:沙漠;陽關:在今甘肅敦煌縣西南,玉門關南面,和玉門關同為古代通西域的要道。
⑵“馬蕭蕭”三句:用愁云襯托征人的悲涼心情。蕭蕭:馬嘶聲;去去:一程又一程向遠處走去;隴:泛指甘肅一帶,是古西北邊防要地。
⑶“香貂”一句:戰袍舊了,只有戎衣裹體。香貂:貴重的貂皮(指征袍);戎衣:軍衣。⑷胡霜:指邊地的霜。胡:泛指西、北方的少數民族。
⑸綺羅:有文彩的絲織品。這里指征人的妻子。
⑹魂夢隔:連夢魂也被萬水千山所阻隔。

賞析

這首《酒泉子》抒寫了征人懷鄉思親之情。上片寫出征途中的愁苦。下片寫征人對妻子的懷念。以征戍生活為題材,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當時的邊塞戰爭給人民帶來離苦。 這種題材,在《花間集》中是罕見的。從藝術上看,全詞境界開闊,于蒼涼之中又見纏綿之思。而兩地相思之情,同時見于筆端。深得言情之妙。

此詞深得評家好評。《花間集注》評此詞:“綺羅”三句,承上香貂戎衣,言疇昔之盛,魂夢空隔也。湯顯祖評本《花間集》卷三盛贊此詞:“三疊文之《出塞曲》,而長短句之《吊古戰場文》也。再談,不禁酸鼻。”此評雖不免推崇過高,但從“再讀,不禁酸鼻”的話來看,確實指出了這首詞的藝術感染力。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