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居二首

朝代:魏晉

作者:陶淵明

田園生活友情

原文

昔欲居南村,非為卜其宅。
聞多素心人,樂與數晨夕。
懷此頗有年,今日從茲役。
敝廬何必廣,取足蔽床席。
鄰曲時時來,抗言談在昔。
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

春秋多佳日,登高賦新詩。
過門更相呼,有酒斟酌之。
農務各自歸,閑暇輒相思。
相思則披衣,言笑無厭時。
此理將不勝?無為忽去茲。
衣食當須紀,力耕不吾欺。

譯文

從前想移居住到南村來,不是為了要挑什么好宅院;
聽說這里住著許多純樸的人,愿意同他們度過每一個早晚。
這個念頭已經有了好多年,今天才算把這件大事辦完。
簡樸的屋子何必求大,只要夠擺床鋪就能心安。
鄰居朋友經常來我這里,談談過去的事情,人人暢所欲言;
見有好文章大家一同欣賞,遇到疑難處大家一同鉆研。

春秋兩季有很多好日子,我經常同友人一起登高吟誦新詩篇。
經過門前互相招呼,聚在一起,有美酒,大家同飲共歡。
要干農活便各自歸去,閑暇時則又互相思念。
思念的時候,大家就披衣相訪,談談笑笑永不厭煩。
這種飲酒言笑的生活的確很美好,拋棄它實在無道理可言。
穿的吃的需要自己親自去經營,躬耕的生活永不會將我欺騙。

注釋
⑴南村:各家對“南村”的解釋不同,丁福保認為在潯陽城(今江西九江)下(見《陶淵明詩箋注》)。卜宅:占卜問宅之吉兇。這兩句是說從前想遷居南村,并不是因為那里的宅地好。
⑵素心人:指心性純潔善良的人。李公煥注云:“指顏延年、殷景仁、龐通之輩。”龐通,名遵,即《怨詩楚調示龐主簿鄧治中》之龐主簿。數:屢。晨夕:朝夕相見。這兩句是說聽說南村有很多樸素的人,自己樂意和他們朝夕共處。
⑶懷此:抱著移居南村這個愿望。頗有年:已經有很多年了。茲役:這種活動,指移居。從茲役:順從心愿。這兩句是說多年來懷有移居南村的心愿,今天終于實現了。
⑷蔽廬:破舊的房屋。何必廣:何須求寬大。蔽床席:遮蔽床和席子。取足床席:能夠放一張床一條席子就可取了。
⑸鄰曲:鄰居,指顏延之、殷景仁、龐通等,即所謂“索心人”。據他的《與殷晉安別》詩云:“去歲家南里,薄作少時鄰。”可見殷景仁當時曾是他的鄰居。抗:同亢,高的意思。抗言:抗直之言,高談闊論或高尚其志的言論。在昔:指往事。這兩句是說鄰居經常來訪,來后便高談闊論往事。
⑹析:剖析文義。魏晉人喜歡辯難析理,如《晉春秋》記載:“謝安優游山水,以敷文析理自娛。”陶淵明也不免有這種愛好。所謂析義,主要是一種哲學理趣,與一般分析句子的含義不同。這兩句是說共同欣賞奇文,一起剖析疑難文義的理趣。
⑺“春秋”兩句:大意是說春秋多晴朗天氣,恰好登高賦詩。
⑻斟:盛酒于勺。酌:盛酒于觴。斟酌:倒酒而飲,勸人飲酒的意思。這兩句是說鄰人間互相招呼飲酒。
⑼農務:農活兒。輒(zhé):就。相思:互相懷念。這兩句是說有農活兒時各自回去耕作,有余暇時便彼此想念。
⑽披衣:披上衣服,指去找人談心。厭:滿足。
⑾此理:指與鄰里過從暢談歡飲之樂。理:義蘊。將:豈。將不勝:豈不美。茲:這些,指上句“此理”。這兩句是說,這種鄰里之間過從之樂豈不比什么都美?不要忽然拋棄這種做法。
⑿紀:經營。這兩句語意一轉,認為與友人談心固然好,但應當自食其力,努力耕作必有收獲。

參考資料:

1、 郭維森 包景誠.陶淵明集全譯.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1992:81-84

賞析

這組詩寫于公元410年(晉安帝義熙六年),當時作者46歲。根據逯欽立《陶淵明事跡詩文系年》與郭維森《陶淵明年譜》,公元405年(義熙元年)棄彭澤令返回柴桑,住上京里老家及園田居。公元408年(義熙四年)六月,陶淵明隱居上京的舊宅失火,暫時以船為家。兩年后移居潯陽南里(今江西九江城外)之南村村舍。《移居二首》當是移居后不久所作。

參考資料:

1、 郭維森 包景誠.陶淵明集全譯.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1992:81-84
2、 吳小如 等.漢魏六朝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2:537-542
3、 郭維森 包景誠.陶淵明集全譯.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1992:367-368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