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龍說趙太后

朝代:先秦

作者:劉向

古文觀止高中文言文勸諫歷史故事

原文

趙太后新用事,秦急攻之。趙氏求救于齊,齊曰:“必以長安君為質,兵乃出。”太后不肯,大臣強諫。太后明謂左右:“有復言令長安君為質者,老婦必唾其面。”

左師觸龍言:愿見太后。太后盛氣而揖之。入而徐趨,至而自謝,曰:“老臣病足,曾不能疾走,不得見久矣。竊自恕,而恐太后玉體之有所郄也,故愿望見太后。”太后曰:“老婦恃輦而行。”曰:“日食飲得無衰乎?”曰:“恃粥耳。”曰:“老臣今者殊不欲食,乃自強步,日三四里,少益耆食,和于身。”太后曰:“老婦不能。”太后之色少解。

左師公曰:“老臣賤息舒祺,最少,不肖;而臣衰,竊愛憐之。愿令得補黑衣之數,以衛王宮。沒死以聞。”太后曰:“敬諾。年幾何矣?”對曰:“十五歲矣。雖少,愿及未填溝壑而托之。”太后曰:“丈夫亦愛憐其少子乎?”對曰:“甚于婦人。”太后笑曰:“婦人異甚。”對曰:“老臣竊以為媼之愛燕后賢于長安君。”曰:“君過矣!不若長安君之甚。”左師公曰:“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媼之送燕后也,持其踵,為之泣,念悲其遠也,亦哀之矣。已行,非弗思也,祭祀必祝之,祝曰:‘必勿使反。’豈非計久長,有子孫相繼為王也哉?”太后曰:“然。”

左師公曰:“今三世以前,至于趙之為趙,趙王之子孫侯者,其繼有在者乎?”曰:“無有。”曰:“微獨趙,諸侯有在者乎?”曰:“老婦不聞也。”“此其近者禍及身,遠者及其子孫。豈人主之子孫則必不善哉?位尊而無功,奉厚而無勞,而挾重器多也。今媼尊長安君之位,而封之以膏腴之地,多予之重器,而不及今令有功于國,—旦山陵崩,長安君何以自托于趙?老臣以媼為長安君計短也,故以為其愛不若燕后。”太后曰:“諾,恣君之所使之。”

于是為長安君約車百乘,質于齊,齊兵乃出。

子義聞之曰:“人主之子也、骨肉之親也,猶不能恃無功之尊、無勞之奉,已守金玉之重也,而況人臣乎。”

譯文

  趙太后剛剛掌權,秦國就加緊進攻趙國。趙國向齊國求救。齊國說:“一定要用長安君作為人質,才出兵。”趙太后不同意。大臣們極力勸諫。太后明白地對左右侍臣說說:“有再說讓長安君為人質的,我老太婆一定朝他臉上吐口水!”

  左帥觸龍(對侍臣)說,希望拜見太后。太后氣沖沖地等著他。(觸龍)走入殿內就用快走的姿勢慢慢地走著小步,到(太后面前)謝罪,說:“老臣的腳有毛病,竟不能快跑,不能拜見您有很長寸問了。我私下原諒了自己,但是又怕太后的福體有什么毛病,所以還是想來拜見太后。”說:“我(也是腳行毛病)要靠手推車行動。”(觸龍)說:“您每天的飲食該不會減少吧?”(太后)說:“就靠喝點粥罷了。"(觸龍)說:“老臣近來特別不想吃飯,于是強迫自己散步,每天走三四里,稍微增加了喜歡吃的食物,對身體也舒適些了。”太后說:“我不能(像您那樣散步)。"太后的臉色稍微和緩了些。

  左帥公說:“老臣的犬子舒祺,年齡最小,不成器,可是臣已衰老,私心又疼愛他,希望(您)讓他補充黑衣衛士的人數,來保衛王宮。我冒著死罪來求您!”太后說:“答應您!年齡多大了?”(觸龍)回答:“十五歲了。雖然還小,但想趁我未死之前來托付給您。”太后說:“男人也疼愛他小兒子嗎?”(觸龍)回答:“比女人愛得厲害些。”太后笑著說:“女人愛得特別厲害。”(觸龍)回答:“老臣認為老太太愛燕后超過愛長安君。”(太后)說:“您錯了,不像愛長安君那樣厲害。”左師公說:“父母愛子女,就要為他們考慮得長遠些。老太太送燕后(出嫁)時,(她上了車)還握著她的腳后跟為她哭泣,惦念、傷心她的遠嫁,這也夠傷心的了。送走以后,不是不想念她了;但每逢祭祀您一定為她祈禱,祈禱說:‘一定別讓她回來啊’這難道不是從長遠考慮,(希望她)有子孫相繼為王嗎?”太后說:“是這樣。”

  左帥公說:“從現在算起往上推三代,一直到趙氏建立趙國的時候,趙王的子孫凡被封侯的,他們的繼承人還有在侯位的嗎?”(太后)說:“沒有。”(觸龍又)問:“不僅是趙國(沒有),其他諸侯國子孫被封候的,其繼承人有在侯位的嗎?”(太后)說:“我沒有聽說過。”(觸龍)說:“這是這些被封侯的近的災禍及于自身,遠的災禍及其子孫。難道是國君的子孫就一定不好嗎?(根本的原因是他們)地位高貴卻沒有功,俸祿優厚卻沒有勞,而且擁有的貴重寶器多了。現在老太太讓長安君的地位高貴,并且把肥沃的土地封給他,還給他很多貴重的寶器,卻不趁現在(您健在時)讓他有功于國,一旦您駕崩了,長安君憑什么在趙國立身呢?老臣認為老太太為長安君考慮得太短淺,所以認為您(對長安君)的愛不如燕后。”太后說:“(您說得)對。任憑您怎樣支使他吧!”

  于址為長安君備車一百乘,到齊國去作人質。齊國才出兵。

  子義聽到這事說:“國君的孩子,可算是國君的親骨肉了,尚且還不能憑靠無功的尊位、沒有勞績的俸祿來守住金玉寶器,更何況是人臣呢!”

注釋
1.太后:帝王的母親,這里指趙孝成王的母親趙威后。
2.新用事:剛剛掌權。用事:指當權,掌管國事。
3.急:加緊。
4.求救于齊:向齊國求救。于:向,介詞。
5.必:一定。以……為:把……作為。
6.長安君:趙威后的小兒子,封于趙國的長安,封號為長安君。
7.質:人質。古代兩國交往,各派世子或宗室子弟留居對方作為保證,叫“質”或“質子”。
8.強(qiǎng):竭力,極力。
9.諫:古代臣對君、下對上的直言規勸。
10.明:明白地。
11.左右:指趙威后身邊的侍臣。
12.復言:再說。
13.令:讓,使。
14.唾:吐唾沫,動詞。唾其面:朝他臉上吐唾沫。
15.左師:春秋戰國時,宋、趙等國官制有左師、右師,為掌實權的執政官。
16.言:說,是“言于左右”的省略,“左右”承前省。“言于左右”是“對太后的侍臣說”。
17.見:謁見,拜見。
18.盛氣:怒氣沖沖。
19.揖:應為“胥”。1973年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帛書《觸龍見趙太后章》和《史記·趙世家》均作“胥”。胥:通“須”,等待。
20.入:進入殿內。
21.徐趨:用快走的姿勢,慢步向前走。徐:慢慢地。趨:小步快走。古禮規定,臣見君一定要快步往前走,否則便是失禮。觸龍因年老病足,不能快走,又要做出“趨”的姿勢,只好“徐趨”。
22.自謝:主動請罪。謝:道歉。
23.病足:腳有毛病。病:有病,動詞。
24.曾:竟,副詞。
25.疾:快。
26.不得:不能。
27.見:指拜見太后。
28.竊:私下,私意,表謙敬的副詞。
29.自恕:原諒自己。恕:寬恕,原諒。
30.玉體:貴體,敬詞。古人重玉,所以用玉來比喻太后的身體。后來,玉體一詞,常被用來形容美女的體態。
31.郄(xì):同“隙”,空隙,引申為毛病。所郄:是具有名詞性的“所”字結構,作“有”的賓語。有所郄:有什么毛病。
32.望見:這是一種表敬的說法,意思是不敢走得太近,只能在遠處望望。
33.恃(shì):依靠,憑借。
34.輦(niǎn):古代用兩人拉的車子,秦漢以后特指皇帝坐的車子。
35.日:每日,時間名詞作狀語。
36.得無:副詞性固定結構,與語氣詞“乎”相呼應,表示帶有揣測性語氣的問話,可譯為為“該不會……吧”。
37.衰:減少。
38.今者:近來。者:助詞,附于時間詞后,使時間詞由單音詞變成復音詞,并起提頓作用。
39.殊:很,特別,副詞。
40.強(qiǎng)步:勉強散散步。步:散步,步行,動詞。
41.日:每天(步行)。
42.少:稍微,略微,副詞。
43.益:增加,動詞。
44.耆(shì):同“嗜”,喜愛。耆食:喜愛吃的食物。
45.和:和諧,這里是舒適的意思。
46.色:臉色,指趙太后的怒色。
47.少解:稍微不和緩了些。
48.公:對人的尊稱。
49.賤息:卑賤的兒子。這是對別人謙稱自己的兒子,與現在說的“犬子”“賤子”意同。息:兒子。
50.舒祺:觸龍幼子的名字。
51.少(shào):年幼。
52.不肖(xiào):原意是不像先輩(那樣賢明),后來泛指兒子不成材、不成器。肖:像,似。
53.憐:憐愛。文言里的“愛”和“憐”在親愛的意義上是同義詞。
54.令:讓(他)。“令”后省略兼語“之”,指舒祺。
55.得:能夠。
56.黑衣:指衛士,王宮衛士穿黑衣,所以用“黑農”借代衛士。以:來,連詞。
57.沒(mò):冒昧。沒死:冒著死罪。
58.以:連詞,來。
59.聞:使上級知道,使動用法。這里可譯為“請求”。
60.敬:表示客氣的副詞。
61.諾:表示答應的意思。敬諾:意為“答應”,是應答之詞。幾何:多少。
62.愿:希望。
63.及:趁。
64.填溝壑(he):指死后無人埋葬,尸體丟在山溝里。這是對自己死亡的謙虛說法。壑:山溝。托之:把他托付給(您)。
65.丈夫:古代對成年男子的通稱。
66.甚:厲害,形容詞。
67.于:比,介詞。
68.異甚:特別厲害。
69.以為:認為。
70.媼(ǎo):劉老年婦女的尊稱,同今之“老太太”。
71.燕后:趙太后的女兒,嫁給燕王為后。
72.賢于:勝過。
73.君:您,對人的尊稱。
74.過:錯。
75.之甚:那樣厲害。
76.子:這里泛指子女。
77.為:替,介詞。
78.計:打算,考慮。
79.深遠:長遠,作動詞“計”的補語。
80.持:握持。
81.踵(zhǒng):腳后跟。燕后上了車,趙太后在車下還要握著她的腳后跟,舍不得她離去。
82.為之:為她。泣:小聲哭。
83.念悲:惦念并傷心。
84.遠:遠去,形容詞用如動詞。
85.非弗:不是不,都是副詞。
86.必:一定,副詞。
87.祝之:為她祈禱。祝:向神祈禱。
88.使:讓(她)。
89.反:同“返”。古代諸侯的女兒嫁到別國,只有在被廢或亡國的情況下,才能返回本國。所以趙太后為燕后祈禱:一定別讓她回來。
90.計久長:打算得長遠。
91.有子孫:(希望燕后)有子孫。
92.世:代,古代父子相繼為一代。今三世:從現在算起上推三代。現在第一代是趙孝成王,上推第二代是他的父親趙惠文王,上推第三代是他的祖父趙武靈王。“三世以前”當指他的曾祖父趙肅侯(前349—前326)。
93.趙之為趙:趙氏家族建立趙國(的時候)。前“趙”指趙氏家族。后“趙”指趙國。之:助詞,變主謂句為詞組,作狀語。為:成為,建立,動詞。趙國國君原是晉文公大臣趙衰的后代。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前403)韓、趙、魏三家分晉,趙烈侯山晉國一個大夫變為諸侯,正式建立趙國。
94.侯者:被封為侯的人。侯:封侯,活用為動詞。
95.繼:活用為名詞,繼承人。
96.在者:在侯位的人。
97.微獨:不僅,不但。微:不,否定副詞。獨:僅,副詞。
98.此:這,指代上面說的三世以前封侯的、他們的子孫沒有繼承侯位的這件事。
99.身:指“侯者”自身。遠者及其子孫,“及”前竹略“禍”字。
100.人主:國君,諸侯。
101.則:就,連詞。善:好。
102.位:地位。
103.尊:尊貴,高貴。
104.而:可是,轉折連詞。
105.奉:同“俸”,俸祿,相當現的工資待遇。
106.勞:功勞。
107.尊:使……尊貴,形容詞使動用法。
108.封:古代帝王或諸侯把土地分給子孫或臣下作為他的食邑或領地。
109.膏腴(yú):比喻土地肥沃。膏:汕脂。腴:腹下的肥肉。“以膏腴之地”是介詞結構,在這里是補語。譯成現代漢語時,要移到“封之”之前作狀語,按“以膏腴之地封之”翻譯。
110.及今:趁現在(您在世)。
111.令:是“令(之)"的省略,讓(他)。
112.山陵崩:古代用以比喻國君或王后的死,表明他們的死不同尋常,猶如山陵崩塌,這是一種委婉的說法。這里指趙太后去世。
113.何以:疑問代詞。以:介詞。何以:憑什么,介詞賓語前置。
114.自托:寄托自己。
115.以:認為,動詞。
116.為:替,介詞。
117.計短:考慮得太短淺。
118.不若:不如。
119.諾:應答之詞,表示同意,可譯“對”。
120.恣:任憑。
121.使之:支使他,派遣他。前“之”,助詞,不譯;后“之”,代詞,代長安君。
122.約車:套車。約:捆縛,套。
123.乘(shèng):量詞,古代一車上馬叫“乘”。質于齊。質:作人質,名詞活用為動詞。
124.子義:趙國賢人。
125.猶:還。尊:用作名詞。指尊高的地位。

參考資料:

1、 《觸龍說趙太后》賞析 .人民教育出版社[引用日期2014-06-3]

賞析

開口說話,看似簡單,實則不容易,會說不會說大不一樣。古人云:“一言可以興邦,一言也可以誤國”。蘇秦憑三寸不爛之舌而身掛六國相印,諸葛亮靠經天緯地之言而強于百萬之師,燭之武因勢利導而存鄭于危難,觸龍循循善誘而救趙于水火。言語得失,小則牽系做人難易,大則連及國家興亡,非常重要。下面就以《觸龍說趙太后》為例,談談說話的藝術。

1、 察言觀色,避其鋒芒。

趙太后剛剛執政,秦國就急攻趙國,危急關頭,趙國不得不求救于齊,而齊國卻提出救援條件――讓長安君到齊國做人質。溺愛孩子、缺乏政治遠見的趙太后不肯答應這個條件,于是大臣竭力勸阻,惹的太后暴怒,“有復言令長安君為質者,老婦必唾其面”。面對此情此景,深諳說話藝術的左師觸龍并沒有像別的朝臣那樣一味地犯顏直諫,批逆龍鱗,而是察言觀色,相機行事。他知道,趙太后剛剛執政,缺乏政治經驗,目光短淺,加之女性特有的溺愛孩子的心理,盛怒之下,任何談及人質的問題都會讓太后難以接受,使得結果適得其反。所以觸龍避其鋒芒,對讓長安君到齊國做人質的事只字不提,而是轉移話題。先問太后飲食住行,接著請托兒子舒祺,繼之論及疼愛子女的事情,最后大談王位繼承問題。不知不覺之中,太后怒氣全消,幡然悔悟,明白了怎樣才是疼愛孩子的道理,高興地安排長安君到齊國做人質。

2、 關心問候,緩和氣氛。

面對怒氣沖沖、盛氣凌人的趙太后,首要的問題是讓她能夠心平氣和,平心靜氣,給人以勸說的契機,從而引起她談話的興趣,一步步進入正題。觸龍拜見太后并不難,但見到太后談什么卻很關鍵。話不投機,三言兩語也許就會被拒之于千里之外。因此,觸龍反復揣摩太后的心理,選擇了老年人都共同關心的飲食起居話題,先從自己腳有毛病(也許是假的)、不能快走談起,以己推人,關心起太后的身體情況,自然而然,合乎情理。別人發自內心的真誠的問候,老年人同病相憐的真實的感受,讓趙太后冰冷的內心有了一絲的感動,她無法拒絕觸龍提出的問題,于是“色少解”,和觸龍交談了起來。緊張的氣氛得到緩和,談話有了良好的開端。

3、 大話家常,拉近距離。

觸龍和太后接上了話,此時還不能步入正題,因為談話才剛剛開始,太后也只是“色少解”,此時如果談及人質問題,太后馬上會翻臉不認人,必定會唾觸龍滿面。但誰都知道,觸龍晉見太后不可能只是為了問寒問暖,談話還要繼續,怎樣才能讓談話既顯得合情合理,又自然會引到人質問題上呢?觸龍于是想到了人性中最合乎人之常情的一面――求請安排孩子。自己雖然腳有毛病,太后雖然怒氣沖沖,但為了孩子將來能有一個好的歸宿,進宮求見太后,這是非常自然的。因此,觸龍和太后談起了孩子,拉起了家常,無形之中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使得談話得以繼續,事情向著觸龍預先設計好的方向發展。

4、 投其所好,請君入甕。

應當說,觸龍問候起居、關心孩子,都切中了趙太后的心理,但最能打動趙太后的恐怕不是這些,而是觸龍的一句話,“老臣竊以為媼之愛燕后賢于長安君”。孩子是娘的心頭肉,做父母的誰不疼愛自己的孩子呢?趙太后溺愛孩子,眾人皆知,觸龍從請托孩子談起,欲擒故縱,故意誘導趙太后談及“丈夫亦愛憐其少子乎?”,從而自然引到趙太后疼愛孩子問題上,這一對話深深地打動了趙太后。它道出了趙太后疼愛孩子的事實。此時,作為母親的趙太后的心中也許會涌現出哺養長安君、持燕后踵哭泣、祭祀必祈禱的一幕幕往事。她的思想、感情已完全為觸龍所控制,自然也就完全聽由他擺布了。

5、 曉之以理,循循善誘。

說話技巧再高,它高不過“理”字。《十善業道經》說,“言必契理,言可承領,言則信用,言無可譏”,意思是說,言論一定要合理,要讓別人能接納領受,要有信用,要令人無懈可擊。說話的前提要講一個“理”字,觸龍的話之最終所以能夠讓趙太后欣然信服,愿意安排長安君到齊國做人質,關鍵在于他能夠在動之以情的基礎上,以理服人。誰不疼愛自己的孩子,愛孩子就要為孩子考慮的長遠一些,就要讓孩子有立身之本,不要僅僅依靠權勢、父母。站在客觀事實的角度,觸龍步步誘導,旁敲側擊,明之以實,曉之以理,全部對話無一字涉及人質,但又句句不離人質。迂回曲折之中盡顯語言奧妙,循循善誘之余凸現事情必然。

說話是一門藝術,為人處事離不開說話,要想把話說好,不妨多跟古人學學。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