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溺文序

朝代:唐代

作者:柳宗元

哲理

原文

永之氓咸善游。一日,水暴甚,有五、六氓乘小船絕湘水。中濟,船破,皆游。其一氓盡力而不能尋常。其侶曰:“汝善游最也,今何后為?”曰:“吾腰千錢,重,是以后。”曰:“何不去之?”不應,搖其首。有頃,益怠。已濟者立岸上呼且號曰:“汝愚之甚,蔽之甚,身且死,何以貨為?”又搖其首。遂溺死。吾哀之。且若是,得不有大貨之溺大氓者乎?于是作《哀溺》。

譯文

  永州的百姓都善于游泳。一天,河水上漲的厲害,有五六個人乘著小船橫渡湘江。渡到江中時,船破了,船上的人紛紛游水逃生。其中一個人盡力游泳但仍然游不了多遠,他的同伴們說:“你最會游泳,現在為什么落在后面?”他說:“我腰上纏著很多錢,很重,所以落后了。”同伴們說:“為什么不丟掉它呢?”他不回答,搖搖他的頭。一會兒,他更加疲乏了。已經游過河的人站在岸上,又呼又叫:“你愚蠢到了極點,蒙昧到了極點,自己快淹死了,還要錢財干什么呢?”他又搖搖他的頭。于是就淹死了。我對此感到十分悲哀。如果像這樣,難道不會有大利淹死大人物的事情嗎?于是寫下了《哀溺》。

注釋
永:即永州。
氓(méng):古代指百姓。
咸:都。
湘水:即湖南境內的湘江。
善:通“擅”,擅長。
暴:漲
絕:渡過。
濟:渡河。組詞:救濟。
中濟:渡到河中央。
尋常:古代八尺為尋,再加倍為常,意為幾尺遠。
不能尋常:達不到平時游泳的水平。
有頃:一會
益:更
后:落后。
怠:疲乏。
有頃益怠:一會兒就疲乏了
蔽:昏聵,不明是非。蒙昧
侶:同伴。
去:丟棄,放棄。
且:將,將要。
腰:腰纏。
吾哀之:為動用法,我為他感到悲哀。
湘水:即湖南境內的湘江
貨:這里指錢。

參考資料:

1、 朱慶.文言詩文點擊:光明日報出版社,2012.

賞析

《哀溺文序》本文諷刺了世上那些利令智昏的人,并進而警告 一些貪財好利的人,如果不猛醒回頭,必然葬身名利場中。但同時也告訴我們,丟失了性命,再多的錢財也是無用。

“哀溺”是哀嘆溺水者的意思,"哀"的原因是作者哀嘆那個至死還不能醒悟的溺水者,他對錢財的貪婪使他喪失了對生命的顧及,從而引起了作者"大利淹死大人物"的感想,從而表達了其對官場貪圖名利者的擔憂與諷刺!

參考資料:

1、 朱慶.文言詩文點擊:光明日報出版社,2012.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