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韓荊州書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古文觀止薦書

原文

白聞天下談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萬戶侯,但愿一識韓荊州。”何令人之景慕,一至于此耶!豈不以有周公之風,躬吐握之事,使海內豪俊,奔走而歸之,一登龍門,則聲價十倍!所以龍蟠鳳逸之士,皆欲收名定價于君侯。愿君侯不以富貴而驕之、寒賤而忽之,則三千之中有毛遂,使白得穎脫而出,即其人焉。

白,隴西布衣,流落楚、漢。十五好劍術,遍干諸侯。三十成文章,歷抵卿相。雖長不滿七尺,而心雄萬夫。皆王公大人許與氣義。此疇曩心跡,安敢不盡于君侯哉!

君侯制作侔神明,德行動天地,筆參造化,學究天人。幸愿開張心顏,不以長揖見拒。必若接之以高宴,縱之以清談,請日試萬言,倚馬可待。今天下以君侯為文章之司命,人物之權衡,一經品題,便作佳士。而君侯何惜階前盈尺之地,不使白揚眉吐氣,激昂青云耶?

昔王子師為豫州,未下車,即辟荀慈明,既下車,又辟孔文舉;山濤作冀州,甄拔三十余人,或為侍中、尚書,先代所美。而君侯亦薦一嚴協律,入為秘書郎,中間崔宗之、房習祖、黎昕、許瑩之徒,或以才名見知,或以清白見賞。白每觀其銜恩撫躬,忠義奮發,以此感激,知君侯推赤心于諸賢腹中,所以不歸他人,而愿委身國士。儻急難有用,敢效微軀。

且人非堯舜,誰能盡善?白謨猷籌畫,安能自矜?至于制作,積成卷軸,則欲塵穢視聽。恐雕蟲小技,不合大人。若賜觀芻蕘,請給紙墨,兼之書人,然后退掃閑軒,繕寫呈上。庶青萍、結綠,長價于薛、卞之門。幸惟下流,大開獎飾,惟君侯圖之。

譯文

譯文一
  我聽說天下談士聚在一起議論道:“人生不用封為萬戶侯,只愿結識一下韓荊州。”怎么使人敬仰愛慕,竟到如此程度!豈不是因為您有周公那樣的作風,親自做吐哺握發之事,故而使海內的豪杰俊士都奔走而歸于您的門下。士人一經您的接待延譽,便聲名大增,所以屈而未伸的賢士,都想在您這兒獲得美名,奠定聲望。希望您不因自己富貴而對他們驕傲,不因他們貧賤而輕視他們,那么您眾多的賓客中便會出現毛遂那樣的奇才。假使我能有機會顯露才干,我就是那樣的人啊。
  我是隴西平民,在楚漢游歷。十五歲時愛好劍術,謁見了許多地方長官;三十歲時文章成就,拜見了很多卿相顯貴。雖然身長不滿七尺,但志氣雄壯,勝于萬人。王公大人都贊許我有氣概,講道義。這是我往日的心事行跡,怎敢不盡情向您表露呢?
  您的著作堪與神明相比,您的德行感動天地;文章與自然造化同功,學問窮極天道人事。希望您度量寬宏,和顏悅色,不因我長揖不拜而拒絕我。如若肯用盛宴來接待我,任憑我清談高論,那請您再以日寫萬言試我,我將手不停揮,頃刻可就。如今天下人認為您是決定文章命運、衡量人物高下的權威,一經您的品評,便被認作美士,您何必舍不得階前的區區一尺之地接待我,而使我不能揚眉吐氣、激厲昂揚、氣概凌云呢?
  從前王子師擔任豫州刺史,未到任即征召荀慈明,到任后又征召孔文舉;山濤作冀州刺史,選拔三十余人,有的成為侍中、尚書。這都是前代人所稱美的。而您也薦舉過一位嚴協律,進入中央為秘書郎;還有崔宗之、房習祖、黎昕、許瑩等人,有的因才干名聲被您知曉,有的因操行清白受您賞識。我每每看到他們懷恩感慨,忠義奮發,因此我感動激勵,知道您對諸位賢士推心置腹,赤誠相見,故而我不歸向他人,而愿意托身于您。如逢緊急艱難有用我之處,我當獻身效命。
  一般人都不是堯、舜那樣的圣人,誰能完美無缺?我的謀略策畫,豈能自我夸耀?至于我的作品,已積累成為卷軸,卻想要請您過目。只怕這些雕蟲小技,不能受到大人的賞識。若蒙您垂青,愿意看看拙作,那便請給以紙墨,還有抄寫的人手,然后我回去打掃靜室,繕寫呈上。希望青萍寶劍、結綠美玉,能在薛燭、卞和門下增添價值。愿您顧念身居下位的人,大開獎譽之門。請您加以考慮。

譯文二
  我李白聽說天下一些談論世事的人,聚集在一起時就會說:“人生不必封萬戶侯,只愿結識一下韓荊州。”為什么使人景仰愛慕竟然到了這樣的程度呢!難道不是因為您有周公的風度,躬行吐哺、握發接待賢者的美德,才使得海內豪杰俊才,都奔集到您的門下,一經接待,如登龍門,立刻名聲身價大增,十倍于前嗎?所以那些才能超群的讀書人,都希望在君侯處獲得美名,得到評價。君侯不因為自己的富貴而傲視他們,也不因為他們的寒賤而輕忽他們,那么在眾多的賓客中定有毛遂那樣的奇才,假使我李白能有脫穎而出的機會,我就是那樣的人啊。
  我李白是隴西平民,流落在楚地漢水一帶。十五歲愛好劍術,拜訪了許多地方長官;三十歲詩文有了成就,屢次拜謁朝廷高官。盡管我身高不滿七尺,而心志超過萬人。王公大人都贊許我有志節,講道義。這是我從前的思想和行跡,怎敢不盡情地向您傾訴呢?
  君侯的功業堪比神明,您的德行感動天地,您的文章闡明了宇宙變化規律,學問探究了天道與人事的關系。希望君侯敞開胸懷,和顏接納,不要因為我行長揖之禮晉見而拒絕我。假如能用盛大的宴席接待我,聽任我縱情暢談,那么我請以日試萬言來測試,我將手不停筆,倚馬可待。當今天下人以君侯為評論文章的主宰,權衡人物的權威,士人一經您的好評就成為德才兼備的佳士。君侯為什么吝惜庭階前一尺見方的地方,不使我李白揚眉吐氣,奮發昂揚于青云之上呢?
  從前王允任豫州剌史。尚未到任就征辟荀爽;到任之后又征辟孔融。山濤任冀州剌史,考查選拔了三十余人,有的任侍中,有的做尚書,這都是為前代所贊美的。
  君侯您也先薦舉過嚴協律,進入朝廷擔任秘書郎;還有崔宗之、房習祖、黎昕、許瑩這班人,有的因為才干聲名而得到您的了解,有的因品行清白而被您賞識。李白每每看到他們感恩戴德,撫躬自問,以忠義奮發自勉。李白也因此而感激,知道君侯對許多賢人赤誠相待,所以不歸依他人,而愿把身心命運托付給國中才德至高的人。倘使君侯在急難之際,有用得著我的地方,我自當獻身效命。
  而且,人不是堯舜,誰能十全十美?李白我在謀略策劃方面,怎么能自負呢?至于寫作,已經積累成卷軸,卻想呈請君侯抽暇過目,只怕雕蟲小技,不能受到大人的賞識。倘蒙垂顧,愿意看看拙作,那么,請賜予紙筆,加上書寫人員。然后回去打掃安靜的小屋,謄抄呈上。希望青萍寶劍、結綠美玉,在薛燭、卞和的手中提高價值。但愿君侯推恩于身處下位的人,大開獎勵之門。請君侯考慮我的要求吧!

注釋
(1)談士:言談之士。孔融《與曹操論盛孝章書》:“天下談士,依以揚聲。”
(2)萬戶侯:食邑萬戶的封侯。唐朝封爵已無萬戶侯之稱,此處借指顯貴。
(3)景慕:敬仰愛慕。
(4)周公:即姬旦,周文王子,周武王弟。因采邑在周(今陜西歧山縣北),故稱周公。
吐握:吐哺(口中所含食物)握發(頭發)。周公自稱“我一沐(洗頭)三握發,一飯三吐哺,起以待士,猶恐失天下之賢人”(見《史記·魯世家》),后世因以“吐握”形容禮賢下士。
(5)龍門:在今山西河津西北黃河兩岸,峭壁對峙,形如闕門。傳說江海大魚能上此門者即化為龍。東漢李膺有高名,當時士人有受其接待者,名為登龍門。
(6)龍盤鳳逸:喻賢人在野或屈居下位。收名定價:獲取美名,奠定聲望。
(7)君侯:對尊貴者的敬稱,尤指上級。毛遂:戰國時趙國平原君食客。秦圍邯鄲,趙王使平原君求救于楚,毛遂請求隨同前往,自薦說:“臣乃今日請處囊中耳。使遂早得處囊中,乃穎脫而出,非特其末見而已。”隨從至楚,果然說服了楚王,使其同意發兵。平原君于是奉他為上客(見《史記·平原君虞卿列傳》)。穎(yǐng):指錐芒。穎脫而出,喻才士若獲得機會,必能充分顯示其才能。
(8)隴西:古郡名,始置于秦,治所在狄道(今甘肅臨洮)。李白自稱十六國時涼武昭王李暠之后,李暠為隴西人。布衣:平民。楚漢:當時李白安家于安陸(今屬湖北),往來于襄陽、江夏等地。
(9)干:干謁,對人有所求而請見。諸侯:此指地方長官。
(10)歷:普遍。抵:拜謁,進見。卿相:指中央朝廷高級官員。疇曩(chóu nǎng):往日。
(11)制作:指文章著述。侔(móu):相等,齊同。東漢崔瑗《張平子碑》:“數術窮天地,制作侔造化。”
(12)參,參與。造化:自然的創造化育。天人:天道和人道。南朝梁鐘嶸《詩品序》:“文麗日月,學究天人。”
(13)開張:開擴,舒展。長揖:相見時拱手高舉自上而下以為禮。
(14)清談:漢末魏晉以來,士人喜高談闊論,或評議人物,或探究玄理,稱為清談。
(15)倚馬可待:喻文思敏捷。東晉時袁宏隨同桓溫北征,受命作露布文(檄文、捷書之類),他倚馬前而作,手不輟筆,頃刻便成,而文極佳妙。
(16)司命:原為神名,掌管人之壽命。此指判定文章優劣的權威。權:秤錘;衡:秤桿。此指品評人物的權威。
(17)惜階前盈尺之地:意即不在堂前接見我。
(18)王子師:東漢王允字子師,靈帝時豫州刺史(治所在沛國譙縣,今安徽亳縣),征召荀爽(字慈明,漢末碩儒)、孔融(字文舉,孔子之后,漢末名士)等為從事。全句原出西晉東海王司馬越《與江統書》。
(19)山濤:字巨源,西晉名士,竹林七賢之一。為翼州(今河北高邑西南)刺史時,搜訪賢才,甄拔隱屈。侍中、尚書:中央政府官名。
(20)嚴協律:名不詳。協律,協律郎,屬太常寺,掌校正律呂。秘書郎:屬秘書省,掌管中央政府藏書。崔宗之:李白好友,開元中入仕,曾為起居郎、尚書禮部員外郎、禮部郎中、右司郎中等職,與孟浩然、杜甫亦曾有交往。房習祖:不詳。黎昕:曾為拾遺官,與王維有交往。許瑩:不詳。
(21)撫躬:猶言撫膺、撫髀,表示慨嘆。撫,拍。
(22)推赤心于諸賢腹中:《后漢書·光武本紀》:“蕭王(劉秀)推赤心置人腹中。”
(23)國士:國中杰出的人。[3]
(24)儻:同“倘”。
(25)且:提起連詞。
(26)謨猷(yóu):謀畫,謀略。
(27)卷軸:古代帛書或紙書以軸卷束。
(28)塵穢視聽:請對方觀看自己作品的謙語。
(29)雕蟲小技:西漢揚雄稱作賦為“童子雕蟲篆刻”,“壯夫不為”(見《法言·吾子》)。蟲書、刻符為當時學童所習書體,纖巧難工。此處是作者自謙之詞。
(30)芻蕘(chú ráo):割草為芻,打柴為蕘,芻蕘指草野之人。也是作者用以謙稱自己的作品。
(31)閑軒:靜室。
(32)青萍:寶劍名。結綠:美玉名。薛:薛燭,古代善相劍者,見《越絕書外傳·記寶劍》。卞:卞和,古代善識玉者,見《韓非子·和氏》。
(33)惟:念。下流:指地位低的人。惟,一作“推”。
(34)獎飾:獎勵稱譽。

賞析

李白《與韓荊州書》是他初見韓時的一封自薦書。文章開頭借用天下談士的話--“生不用封萬戶侯,但愿一識韓荊州”,贊美韓朝宗謙恭下士,識拔人才。接著毛遂自薦,介紹自己的經歷、才能和氣節。文章表現了李白“雖長不滿七尺,而心雄萬夫”的氣概和“日試萬言,倚馬可待”的自負,以及他不卑不亢,“平交王侯”的性格。文章寫得氣勢雄壯,廣為傳誦。

李白的《與韓荊州書》在創作上頗具個性。他在漫游荊州時,聽說荊州長史韓朝宗喜歡推薦有才之士,便寫了這封求薦的信。對于古人而言,盡管這樣做也是正常的,但也總是有求于別人的事情。文氣大體上總是以謙抑為好,就是說自己的優點,也應含蓄一點。然而李白這篇求薦書,卻完全將自己放在與對方平等的地位上,毫無掩飾地講述自己的才華。把一篇求薦文章,寫得文氣縱橫恣肆,氣概凌云。這同樣反映了李白純真無邪的詩人氣質,決不因求人而有半點委瑣的私意、屈懦的鄙態。這是因為他相信自己的才華足以用世,而其用世之志,則在于忠義奮發、以報君國。故求韓薦己,同樣完全是出于一片公心;而想象韓如能薦己,同樣是出于這一片公心。兩片公心的相識,兩位賢士的相與,這中間自然不必要有任何世俗的表現。這樣,就將這封信寫得極其光明磊落,內心無私,文風自然就能盡情地抒發。為此我們現在看到的這篇原本是世俗交際的文字,卻猶如他的詩一樣,充分表現出他的個性。這里面所具有的,正是“天生我才必有用”那樣的自信。

《與韓荊州書》在寫作藝術方面的特點是頓挫跌宕,起伏照應。由古及今,以古人喻韓朝宗達三四次之多。漸次道來,而意在言外,發人深思。一些佳句流傳至今,如“龍蟠鳳逸”、“穎脫而出”、“揚眉吐氣”等。典故使用也恰當得體,起到了激發韓朝宗的作用。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