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書諫獵

朝代:兩漢

作者:司馬相如

古文觀止狩獵勸諫公文

原文

臣聞物有同類而殊能者,故力稱烏獲,捷言慶忌,勇期賁、育。臣之愚,竊以為人誠有之,獸亦宜然。今陛下好陵阻險,射猛獸,卒然遇逸材之獸,駭不存之地,犯屬車之清塵,輿不及還轅,人不暇施巧,雖有烏獲、逢蒙之技不能用,枯木朽枝盡為難矣。是胡越起于轂下,而羌夷接軫也,豈不殆哉!雖萬全而無患,然本非天子之所宜近也。

且夫清道而后行,中路而馳,猶時有銜橛之變。況乎涉豐草,騁丘虛,前有利獸之樂,而內無存變之意,其為害也不難矣。夫輕萬乘之重不以為安,樂出萬有一危之途以為娛,臣竊為陛下不取。

蓋明者遠見于未萌,而知者避危于無形,禍固多藏于隱微而發于人之所忽者也。故鄙諺曰:“家累千金,坐不垂堂。”此言雖小,可以喻大。臣愿陛下留意幸察。

譯文

  臣子聽說物有族類相同而能力不一樣的,所以力氣要稱譽烏獲,速度要說起慶忌,勇敢要數到孟賁、夏育。臣子愚蠢,私下認為人確實有這種力士勇士,獸類也應該是這樣。現在陛下喜歡登險峻難行之處,射獵猛獸,要是突然遇到特別兇猛的野獸,它們因無藏身之地而驚起,冒犯了您圣駕車騎的正常前進,車子來不及掉頭,人來不及隨機應變,即使有烏獲、逢蒙的技術也施展不開,枯樹朽枝全都成了障礙。這就像胡人越人從車輪下竄出,羌人夷人緊跟在車子后面,豈不危險啊!即使一切安全不會有危險,但這類事本來不是皇上應該接近的啊。
  況且清掃了道路而后行車,馳騁在大路中間,尚且不時會出現拉斷了馬嚼子、滑出了車鉤心之類的事故。何況在密層層的草叢里穿過,在小丘土堆里奔馳,前面有獵獲野獸的快樂在引誘,心里卻沒有應付事故的準備,這樣造成禍害也就不難了。看輕皇帝的貴重不以為安逸,樂于外出到可能發生萬一的危險道路上去以為有趣,臣子以為陛下這樣不可取。
  聰明的人在事端尚未萌生時就能預見到,智慧的人在危險還未露頭時就能避開它,災禍本來就多藏在隱蔽細微之處,而暴發在人忽視它的時候。所以俗語說:“家里積聚了千金,就不坐在近屋檐的地方。”這說的雖是小事,卻可以引申到大的問題上。臣子希望陛下留意明察。

注釋
(1)烏獲:戰國時秦國力士。
(2)慶忌:吳王僚之子。《吳越春秋》說他有萬人莫當之勇,奔跑極速,能追奔獸、接飛鳥,駟馬馳而射之,也不及射中。顏師古則說他能射快箭。
(3)賁、育:孟賁、夏育,皆戰國時衛國人,著名勇士。
(4)卒(cù)然:卒同“猝”。突然。
逸材:過人之材。逸,通“軼”,有超越意。這里喻指兇猛超常的野獸。
(5)屬車:隨從之車。顏師古釋作連續不斷的車隊。兩義可并存。這里是不便直指圣上的婉轉說法。
清塵:即塵土。“清”是一種美化的說法。
(6)還(xuán):通“旋”。
轅:車輿前端伸出的直木或曲木。這里借指輿車。
(7)逢(páng)蒙:夏代善于射箭的人,相傳學射于羿。
(8)轂(gǔ):車輪中心用以鑲軸的圓木,也可代稱車輪。
(9)軫(zhěn):車箱底部四圍橫木。也用為車的代稱。
(10)銜:馬嚼。
橛(jué):車的鉤心。
銜橛之變:泛指行車中的事故。
(11)萬乘:指皇帝。
(12)垂堂:靠近屋檐下,坐不垂堂是防萬一屋瓦墜落傷身。《史記·袁盎傳》亦有“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語。

賞析

這篇文章題名采自《史記》、《漢書》版本傳成句。漢武帝雖有雄才大略的一面,但在迷信神仙、奢靡侈費、貪戀女色、沉湎于游獵等方面,并不輸于昏君。司馬相如為郎時,曾作為武帝的隨從行獵長楊宮,武帝不僅迷戀馳逐野獸的游戲,還喜歡親自搏擊熊和野豬。司馬相如寫了這篇諫獵書呈上,由于行文委婉,勸諫與奉承結合得相當得體,武帝看了也稱“善”。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