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韋使君新堂記

朝代:唐代

作者:柳宗元

古文觀止祝賀

原文

將為穹谷嵁巖淵池于郊邑之中,則必輦山石,溝澗壑,陵絕險阻,疲極人力,乃可以有為也。然而求天作地生之狀,咸無得焉。逸其人,因其地,全其天,昔之所難,今于是乎在。

永州實惟九疑之麓。其始度土者,環山為城。有石焉,翳于奧草;有泉焉,伏于土涂。蛇虺之所蟠,貍鼠之所游。茂樹惡木,嘉葩毒卉,亂雜而爭植,號為穢墟。

韋公之來,既逾月,理甚無事。望其地,且異之。始命芟其蕪,行其涂。積之丘如,蠲之瀏如。既焚既釃,奇勢迭出。清濁辨質,美惡異位。視其植,則清秀敷舒;視其蓄,則溶漾紆余。怪石森然,周于四隅。或列或跪,或立或仆,竅穴逶邃,堆阜突怒。乃作棟宇,以為觀游。凡其物類,無不合形輔勢,效伎于堂廡之下。外之連山高原,林麓之崖,間廁隱顯。邇延野綠,遠混天碧,咸會于譙門之內。

已乃延客入觀,繼以宴娛。或贊且賀曰:“見公之作,知公之志。公之因土而得勝,豈不欲因俗以成化?公之擇惡而取美,豈不欲除殘而佑仁?公之蠲濁而流清,豈不欲廢貪而立廉?公之居高以望遠,豈不欲家撫而戶曉?夫然,則是堂也,豈獨草木土石水泉之適歟?山原林麓之觀歟?將使繼公之理者,視其細知其大也。”宗元請志諸石,措諸壁,編以為二千石楷法。

譯文

  如果打算在城邑營造幽谷、峭壁和深池,那就必須運載山石,開鑿山澗溝壑,逾越險阻,耗盡人力,才可能辦到。可是要想有那種天造地設的景致,則不能做到。而不必耗費民力,順應地形,且能保持天然之美,這種在過去很難辦到的事情,如今在這里出現了。
  永州在九嶷山麓,最初在這里測量規劃的人,也曾環繞著山麓建起了城市。這里有山石,卻被茂密的草叢遮蔽著;這里有清泉,卻埋藏在污泥之下,成了毒蛇盤踞,貍鼠出沒有地方。嘉樹和惡木,鮮花與毒草,混雜一處,競相瘋長。因此被稱為荒涼的地方。
  韋公來到永州,過了一個月,州政大治,沒有多少事情。望著這塊土地,感到它很不平常,才讓人鏟除荒草,挖去污泥。鏟下來的草堆積如山,疏通后的泉水晶瑩清澈。燒掉了雜草,疏通了清泉,奇特的景致層出不窮。清秀和污濁分開了,美景代替了荒涼。看那樹木,則清秀挺拔,枝葉舒展;看那湖水,則微波蕩漾, 曲折縈回。怪石森然繁密,環繞四周。有的排列成行,有的如同跪拜,有的站立,有的臥倒。石洞曲折幽深,石山突兀高聳。于是在此建造廳堂,作為觀賞游玩的地方。所有的怪石無不適應地形地勢,獻技于堂廡之下。新堂的外邊,高原和山連接,林木覆蓋的山腳懸崖,穿插交錯,或隱或現。綠色的原野從近處伸向遠方,跟碧藍的天空連成了一體。這一切,都匯集在門樓之內。
  新堂蓋好后,使君便邀請客人前來參觀,接著又設宴娛樂。有的邊贊譽,邊祝賀說:“看到您修建這新堂,便知道您的心志。您隨著地勢開辟出勝景,難道不就是想順著當地的風俗來形成教化嗎?您鏟除惡木毒草而保留嘉樹鮮花,難道不就是想鏟除兇暴而保護仁者嗎?您挖除污泥而使清泉流淌,難道不就是想除去貪污而提倡廉潔嗎?您登臨高處而縱目遠望,難道不就是想讓每個家庭都安定和富饒嗎?既然這樣,那么建這個新堂難道僅僅是為了草木土石清泉流水怡人心意,或是為了觀賞山巒、原野和樹林的景色嗎?該是希望繼使君后治理這個州的人,能夠通過這件小事,懂得治民的大道理啊。”宗元請求把這篇記文鐫刻在石板上,嵌在墻里,編入書中,作為刺史的楷模法式。

注釋
[1]此文鈔本甚多,標點、文字均有出入,茲依王力校訂為準。韋使君:韋宙,公元812、813年(元和七、八年)間任永州刺史。
[2]穹谷:深谷。嵁(kān刊)巖:峭壁。淵池:深地。
[3]輦(niǎn捻):人推或拉的車,這里用如動詞,用車裝載的意思。
[4]溝:這里用如動詞,溝通,開鑿的意思。
[5]陵絕:超越。
[6]九疑:即九疑山,在今湖南寧遠縣境內。
[7]度(duó奪):量度,這里有勘測規劃的意思。
[8]翳(yì益):遮蔽。 奧草:深草。
[9]涂:污泥。
[10]蛇虺(huí悔):一種毒蛇。蟠:盤屈而伏。
[11]葩(pā趴):花。卉(huì會):草。
[12]理:治理。
[13]芟:割除。蕪:荒草。
[14]行:流通,流動。這里是疏導的意思。
[15]蠲(juān捐):清潔,使動用法。瀏如:水清澈的樣子。
[16]釃(shī詩):疏導。
[17]蓄:指積蓄的湖水。
[18]溶漾:水動蕩的樣子。紆(yū迂)余:曲折縈繞。
[19]]四隅:這里指四方。
[20]竅穴:這里指山洞。逶邃(suì遂)曲折深遠。
[21]棟宇:堂屋。
[22]廡(wǔ舞):堂下四周的屋子。
[23]間廁:參加,這里是交錯的意思。
[24]邇:近。
[25]譙(qiáo橋)門:古代建筑在門樓上用以了望的樓。
[26]延:邀請。
[27]擇:應作“釋”,舍棄。
[28]曉:據另本,曉應作“饒”,富裕。
[29]措:放置。這里是嵌置的意思。
[30]編:指編入書籍。二千石:漢代郡守的俸祿為二千石,后來習慣也稱州郡一級的長官為二千石,這里指州刺史。結句一作“宗元請志諸石,措諸屋漏,以為二千石楷法。”(見《柳宗元集》,中華書局1979年版)。屋漏:西北隅之謂也。

賞析

《永州韋使君新堂記》是唐代文學家柳宗元的古文名篇之一,作于公元812年(元和七年)。當時作者任永州司馬,刺史韋宙是他的頂頭上司。在韋使君新堂落成的時候,作者以其生花的妙筆,道出了韋使君的喬遷之喜,清明之治,讓人心生一種順應自然的美感,積極向上的激情。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