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葉封弟辨

朝代:唐代

作者:柳宗元

古文觀止敘事議論

原文

古之傳者有言:成王以桐葉與小弱弟戲,曰:“以封汝。”周公入賀。王曰:“戲也。”周公曰:“天子不可戲。”乃封小弱弟于唐。

吾意不然。王之弟當封邪,周公宜以時言于王,不待其戲而賀以成之也。不當封邪,周公乃成其不中之戲,以地以人與小弱者為之主,其得為圣乎?且周公以王之言不可茍焉而已,必從而成之邪?設有不幸,王以桐葉戲婦寺,亦將舉而從之乎?凡王者之德,在行之何若。設未得其當,雖十易之不為病;要于其當,不可使易也,而況以其戲乎!若戲而必行之,是周公教王遂過也。

吾意周公輔成王,宜以道,從容優樂,要歸之大中而已,必不逢其失而為之辭。又不當束縛之,馳驟之,使若牛馬然,急則敗矣。且家人父子尚不能以此自克,況號為君臣者邪!是直小丈夫缺缺者之事,非周公所宜用,故不可信。

或曰:封唐叔,史佚成之。

譯文

  古書上記載說:周成王把削成珪形的桐樹葉跟小弟弟開玩笑,說:“把它封給你。”周公進去祝賀。成王說:“我是開玩笑的。”周公說:“天子不可以開玩笑。”于是,成王把唐地封給了小弟弟。
  我認為事情不會是這樣的,成王的弟弟應該受封的話,周公就應當及時向成王說,不應該等到他開玩笑時才用祝賀的方式來促成它;不應該受封的話,周公競促成了他那不合適的玩笑,把土地和百姓給予了小弟弟,讓他做了君主,周公這樣做能算是圣人嗎?況且周公只是認為君王說話不能隨便罷了,難道一定得要遵從辦成這件事嗎?假設有這樣不幸的事,成王把削成珪形的桐樹葉跟婦人和太監開玩笑,周公也會提出來照辦嗎?
  凡是帝王的德行,在于他的行為怎么樣。假設他做得不恰當,即使多次改變它也不算是缺點,關鍵在于是不是恰當,恰當就使它不能更改,何況是用它來開玩笑的呢!假若開玩笑的話也一定要照辦,這就是周公在教成王鑄成過錯啊,我想周公輔佐成王,應當拿不偏不倚的道理去引導他,使他的舉止行動以至玩笑作樂都要符合“中庸”之道就行了,必定不會去逢迎他的過失,為他巧言辯解。又不應該管束成王太嚴,使他終日忙碌不停,對他像牛馬那樣,管束太緊太嚴就要壞事。況且在一家人中父子之間,還不能用這種方法來自我約束,何況名分上是君臣關系呢!這只是小丈夫耍小聰明做的事,不是周公應該采用的方法,所以這種說法不能相信。
  有的史書記載說:“封唐叔的事,是史佚促成的。”

注釋
(1)傳者:書傳。此指《呂氏春秋·重言》和劉向《說苑·君道》所載周公促成桐葉封弟的故事。
(2)成王:姓姬名誦,西周初期君主,周武王之子,十三歲繼承王位,因年幼,由叔父周公攝政。
(3)小弱弟:指周成王之弟叔虞。
(4)周公:姓姬名旦,周武王之弟,周朝開國大臣。
(5)唐:古國名,在今山西省翼城縣一帶。
(6)不中之戲:不適當的游戲。
(7)茍:輕率,隨便。
(8)婦寺:宮中的妃嬪和太監。
(9)舉:指君主的行動。
(10)病:弊病。
(11)遂:成。
(12)道:指思想和行為的規范。
(13)從容:此指舉止言行。優樂:嬉戲,娛樂。
(14)大中:指適當的道理和方法,不偏于極端。
(15)辭:解釋,掩飾。
(16)馳驟:指被迫奔跑。
(17)自克:自我約束。克,克制,約束。
(18)直:只是,只不過。
(19)缺缺(quē):耍小聰明的樣子。缺,原文“垂夬”。
(20)唐叔:即叔虞。
(21)史佚:周武王時的史官尹佚。史佚促成桐葉封弟的說法,見《史記·晉世家》。

賞析

本文論述了大臣應如何輔佐君主這一問題。通過桐葉封弟的典故,作者批評了君主隨便的一句玩笑話,臣子也要絕對服從的荒唐現象,主張不要盲從統治者的言行,要看它的客觀效果。在封建時代,發表這樣的觀點需要非同一般的膽識。

“桐葉封弟”是流傳很久的一個典故。在“君權神授”的謬論橫行的時代,君主具有無上的權威,君主的言行被絕對化了。“天子無戲言”、“君叫臣死,臣不敢不死”之類的口頭禪就是絕好的說明。作者在本文中雖然批評的是周公,實際上是借題發揮,其主旨是說明對君主的一言一行要從實際效果上來觀察,而不應盲從。這種觀點無疑是進步的,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民群眾的呼聲。此文在寫作上很有特色。作者首先扼要地介紹了“桐葉封弟”的史料。然后斬釘截鐵地亮明了自己的態度:“吾意不然。”接著指出問題的關鍵在于“當封”或“不當封”,而不在于這是誰的意圖。最后提出了周公應該用什么方式來輔佐成王。全文絲絲入扣,有破有立,立論明確,讀后令人為之嘆服。特別是結尾的“或曰”一句,使全文的論證留有余地,更是耐人尋味。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