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柑者言

朝代:明代

作者:劉基

古文觀止寓言故事抒懷

原文

杭有賣果者,善藏柑,涉寒暑不潰。出之燁然,玉質而金色。置于市,賈十倍,人爭鬻之。

予貿得其一,剖之,如有煙撲口鼻,視其中,則干若敗絮。予怪而問之曰:“若所市于人者,將以實籩豆,奉祭祀,供賓客乎?將炫外以惑愚瞽也?甚矣哉,為欺也!”

賣者笑曰:“吾業是有年矣,吾賴是以食吾軀。吾售之,人取之,未嘗有言,而獨不足子所乎?世之為欺者不寡矣,而獨我也乎?吾子未之思也。

今夫佩虎符、坐皋比者,洸洸乎干城之具也,果能授孫、吳之略耶? 峨大冠、 拖長紳者,昂昂乎廟堂之器也,果能建伊、皋之業耶?盜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知禁,法斁而不知理,坐糜廩粟而不知恥。觀其坐高堂,騎大馬,醉醇醴而飫肥鮮者,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象也?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也哉?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

予默默無以應。退而思其言,類東方生滑稽之流。豈其憤世疾邪者耶?而托于柑以諷耶?

譯文

  杭州有個賣水果的人,擅長貯藏柑橘,經歷一整年也不潰爛,拿出它們的時候還是光彩鮮明的樣子,玉石一樣的質地,金燦燦的顏色。放到市場上,賣(比別人的高出)十倍的價錢。人們爭相購買他的柑橘。

  我買到了其中的一個,切開它,像有股煙直撲口鼻,看它的里面,干枯得像破敗的棉絮。我對此感到奇怪,問他說:“你賣給別人的柑橘,是打算用來裝滿在盛祭品的容器中,祭祀祖先、招待賓客的嗎?還是要炫耀它的外表用來欺騙傻子和瞎子的嗎?這樣欺騙人的行為實在是太過分了。”

  賣柑橘的人笑著說:“我從事這個行業已有好多年了。我依賴這個用來養活自己。我賣它,別人買它,不曾有人說過什么的,卻唯獨不能滿足您嗎?世上做欺騙的事的人不少,難道僅僅只有我一個嗎?你還沒有好好考慮這個問題。

  那些佩戴虎形兵符、坐在虎皮上的人,威武的樣子,好像是捍衛國家的將才,他們果真能擁有孫武、吳起的謀略嗎?那些戴著高帽子,拖著長長帶子的人,氣宇軒昂的坐在朝堂之上,他們果真能夠建立伊尹、皋陶的業績嗎?盜賊四起卻不懂得抵御,百姓困苦卻不懂得救助,官吏狡詐卻不懂得禁止,法度敗壞卻不懂得治理,奢靡的浪費糧食卻不懂得羞恥。看看那些坐在高堂上,騎著大馬,喝著美酒,吃著美食的人,哪一個不是威風凜凜、令人敬畏、顯赫的值得人們效仿?可是無論到哪里,又有誰不是外表如金似玉、內心破敗得像破棉絮呢?你看不到這些現象,卻只看到我的柑橘!”

  我默默地沒有話用來回答。回來思考這賣柑人的話,覺得他像是像東方朔那樣詼諧多諷、機智善辯的人。難道他是對世間邪惡現象激憤痛恨之人嗎?因而假托柑橘用來諷刺嗎?

注釋
涉:經過,經歷。
潰:腐爛,腐敗。
燁(yè)然:光彩鮮明的樣子。
玉:像玉石一樣。
賈(jià):同“價”,價格。
鬻(yù):這里是買的意思。
貿:買賣,這里是買的意思。
若:像,好像。
敗絮:破敗的棉絮。
若:代詞,你,你們。
實:填滿,裝滿。
籩(biān)豆:古代祭祀時盛祭品用的兩種器具。籩,竹制的食器。豆,木制、陶制或銅制的食器。
炫:同“炫”,炫耀,夸耀。
惑:迷惑,欺騙。
愚瞽(gǔ):愚蠢的人和瞎子。瞽,瞎子。
為:做。
欺:欺騙人的事。
業:以······為職業。
賴:依賴,依靠。
食(sì):同“飼”,這里有供養、養活的意思。
夫:發語詞。
虎符:虎形的兵符,古代調兵用的憑證。
皋(gāo)比(pí):虎皮,指將軍的坐席。比,通“皮”,毛皮。
洸(guāng)洸:威武的樣子。
干城之具:捍衛國家的將才。干,盾牌,文中意為捍衛。干和城都用以防御。具,將才。
孫、吳:指古代著名軍事家孫武和吳起。
略:謀略。
峨:高高地,指高戴。
拖長紳:拖著長長的腰帶。紳,古代士大夫束在外衣上的帶子。
昂昂:氣宇軒昂的樣子。
廟堂:指朝廷。
器:才能,本領,這里指“有才能的人”。
伊、皋(gāo):指古代著名政治家伊尹和皋陶。
業:功業。
起:興起。
御:抵御。
斁(dù):敗壞。
坐:坐在高位的意思,指那些在高位上卻不干正事。
糜:通“靡”,浪費。
廩(lǐn)粟:國家發的俸米。
醉:醉飲。
飫(yù):飽食。
巍巍:高大的樣子。
赫赫:顯赫的樣子。
象:模仿。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比喻虛有其表,及外表好而實質壞的人
類:像。
東方生:指東方朔。漢武帝時曾任太中大夫,性格詼諧,善于諷諫。
滑稽(古書中讀作gǔ jī)之流:指詼諧多諷、機智善辯的人。
疾:憤恨。
憤世疾邪:激憤、痛恨世間邪惡的現象。
托:假托。

參考資料:

1、 朱一清.古文觀止賞析集評(四):安徽文藝出版社,1996年:314-319

賞析

這是一篇著名的寓言體諷刺散文,全文可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以洗煉的筆墨記述了故事的經過,可說是全文的引子,作者先寫柑子外表具有金玉之美,其中卻如敗絮之劣,在一優一劣而形成的鮮明對比之中,自然而然地引起發問,“將炫外以惑愚瞽也?”也自然而然地引出指責,“甚矣哉,為欺也!”作者在此突出一個“欺”字,這是全文的核心,也是貫串始終的主線,看似不經意地提出,實則是精心設計的。正是這個文眼,才引起賣柑者大段的深刻的議論。

第二部分是全文的重點,通過賣柑人之口,揭露那些達官紳士欺世盜名的真相。文章的構思非常巧妙,“賣者笑曰”一個“笑”字用得很好,首先表現在后面的大段議論只是由一個小商販在談笑詼諧中說出,這就親切又可信;其次表現了一個普通人對那些不可一世的人的鄙視。小商販的回答也是巧妙之極,用一句反問“而獨不足子所乎?”它揭示面對“欺”道橫行的社會,人們已經麻木。緊接著再用一個反問“而獨我也乎?”這個反問比前一個反問更有份量,它既突出了言者對“欺”道橫行社會的強烈憎恨,又使憤懣之詞如流涌出。為證實自己的論點,賣柑者以排比句式,歷數了行“大欺”的人。先用兩個長排比句描寫武將“洸洸乎干城之具”、文官“昂昂乎廟堂之器”,以之與柑子“燁然”外表相對照;接著又連用五個短排比句揭露其實質,原來是文不能治國、武不能治軍之眾。為了更琳漓盡致地宣泄自己憤世嫉邪之情感,文章又用兩個反問句進行反復揭露。反復揭露使賣柑者“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一句指責得有理,批評得有力。

第三部分是文章的結尾,作者沒有寫自己如何慷慨激昂地響應賣柑者之言,卻是“退而思其言”,這樣既使文章形成一種跌宕美,也表明作者在深思熟慮之中品味其言的真諦所在,承認其言的真實性和合理性。

這篇文章由買賣一個壞了的柑橘的小事引起議論,假托賣柑者的一席話,以形象、貼切的比喻,揭示了當時盜賊蜂起,官吏貪污,法制敗壞,民不聊生的社會現實,有力地諷刺了那些冠冕堂皇、聲威顯赫的達官貴人們本質上都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欺世盜名的人物,從而有利抨擊了元末統治者及統治集團的腐朽無能還有社會當下的黑暗,抒發了作者憤世嫉俗的情感。

參考資料:

1、 田南池.明代散文選譯:巴蜀書社,1991年:26-30
2、 鐘樹芳.明清散文選:人民文學出版社,1996年:28-32
3、 于非.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三):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年:148-150
4、 朱一清.古文觀止賞析集評(四):安徽文藝出版社,1996年:314-319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