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海陵縣主簿許君墓志銘

朝代:宋代

作者:王安石

古文觀止墓志銘述志

原文

君諱平,字秉之,姓許氏。余嘗譜其世家,所謂今泰州海陵縣主簿者也。君既與兄元相友愛稱天下,而自少卓犖不羈,善辯說,與其兄俱以智略為當世大人所器。寶元時,朝廷開方略之選,以招天下異能之士,而陜西大帥范文正公、鄭文肅公爭以君所為書以薦,于是得召試,為太廟齋郎,已而選泰州海陵縣主簿。貴人多薦君有大才,可試以事,不宜棄之州縣。君亦常慨然自許,欲有所為。然終不得一用其智能以卒。噫!其可哀也已。

士固有離世異俗,獨行其意,罵譏、笑侮、困辱而不悔,彼皆無眾人之求而有所待于后世者也,其齟齬固宜。若夫智謀功名之士,窺時俯仰以赴勢物之會,而輒不遇者,乃亦不可勝數。辯足以移萬物,而窮于用說之時;謀足以奪三軍,而辱于右武之國,此又何說哉!嗟乎!彼有所待而不遇者,其知之矣。

君年五十九,以嘉祐某年某月某甲子葬真州之揚子縣甘露鄉某所之原。夫人李氏。子男瓌,不仕;璋,真州司戶參軍;琦,太廟齋郎;琳,進士。女子五人,已嫁二人,進士周奉先、泰州泰興縣令陶舜元。

銘曰:有拔而起之,莫擠而止之。嗚呼許君!而已于斯,誰或使之?

譯文

  先生名平,字秉之,姓許。我曾經編過他的家譜,他就是家譜上邊所說的現在任泰州海陵縣的主簿。先生不但與兄長許元相互友愛而被天下稱贊,而且從少年時就超出一般人,他從不受約束,擅長辯論,與哥哥都因富有才智謀略而被當世的大人先生所器重。仁宗寶元(1038—1040)年間,朝廷開設方略科,來招納天下具有特異才能的人才,當時陜西大帥范文正公(范仲淹的謚號)、鄭文肅公(鄭戩的謚號)爭相寫信推薦先生,因此,他被征召進京應試,結果被任命為太廟齋郎,不久被選派做泰州海陵縣主簿。朝中的大臣多薦舉先生有雄才大略,應該任用做重要的事以考驗他,不應該把他放置在州、縣做一般官吏。許君也曾經意氣慷慨,自信自負,想有一番作為。但終究沒能有一次顯示自己才智的機會就死去了。唉!真令人哀傷啊。
  讀書人當中本來就有那種遠離塵世、與世俗不合,一味按自己的意圖行事的人,即使受到諷刺謾罵、嘲笑侮辱、窮苦愁困都不后悔,他們都沒有一般人那種對名利的營求之心,而對后世有所期望,因此他們的失意、不合時宜也是應該的。至于那些富有機智謀略、追求功名利祿的讀書人,企圖利用時世的變化,去營求權勢和物利,卻往往不能得志的,也是難以數記的。然而,才辯足以改變一切事物,卻在重用游說的時代困窮;智謀足以奪取三軍的統帥,卻在崇尚武力的國家遭受屈辱,這種情況又怎么解釋呢?唉!那些對后世有所期待、遭受困厄卻不后悔的人,大概知道其中的原因吧!
  許君死時五十九歲,在仁宗嘉祐(1056—1063)某年某月某日葬于真州揚子縣甘露鄉某地的原上。夫人姓李。長子名瓌,沒有做官;次子名璋,任真州司戶參軍;三子名琦,任太廟齋郎;四子名琳,中了進士。五個女兒,已經出嫁的兩個,一個嫁于進士周奉先,一個嫁于泰州泰興縣令陶舜元。
  墓碑上的銘文是:有人提拔而任用他,沒有誰排擠而阻礙他。唉!許君卻死于小小的海陵縣主簿的官位上,是什么人使他這樣的呢?

注釋
①泰州海陵縣:現在的江蘇省泰縣。現在為江蘇省泰州市姜堰區。
②譜:為……做家譜。
③器:器重。
④以:來...。
⑤范文正公:名仲淹,字希文,蘇州吳縣人。為宋名臣。
⑥鄭文肅公:名戩,字天休,蘇州吳縣人。
⑦齟齬(jǔyǔ):這里指政治意見不合。
⑧右武:崇尚武道。
⑨不仕:不出來做官。
⑩起:使……起。

賞析

許平是個終身不得志的普通官吏。在這篇墓志銘中作者主要是哀悼許平有才能而屈居下位的悲劇。第一段寫許君有大才卻終不得用的事實;第二段以離俗獨行之士和趨勢窺利之士的不遇,來襯托許君的不得志;第三段寫許君的后事;第四段銘文只二十余字,概括許平一生遭遇,隱含強烈的悲憤。全文議論較多,情調慷慨悲涼。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