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招

朝代:先秦

作者:屈原

楚辭

原文

青春受謝,白日昭只。
春氣奮發,萬物遽只。
冥凌浹行,魂無逃只。
魂魄歸來!無遠遙只。

魂乎歸來!無東無西,無南無北只。
東有大海,溺水浟浟只。
螭龍并流,上下悠悠只。
霧雨淫淫,白皓膠只。

魂乎無東!湯谷寂寥只。
魂乎無南!南有炎火千里,蝮蛇蜒只。
山林險隘,虎豹蜿只。
鰅鳙短狐,王虺騫只。
魂乎無南!蜮傷躬只;

魂乎無西!西方流沙,漭洋洋只。
豕首縱目,被發鬤只。
長爪踞牙,誒笑狂只。
魂乎無西!多害傷只。

魂乎無北!北有寒山,趠龍赩只。
代水不可涉,深不可測只。
天白顥顥,寒凝凝只。
魂乎無往!盈北極只。

魂魄歸來!閑以靜只。
自恣荊楚,安以定只。
逞志究欲,心意安只。
窮身永樂,年壽延只。
魂乎歸來!樂不可言只。

五谷六仞,設菰梁只。
鼎臑盈望,和致芳只。
內鸧鴿鵠,味豺羹只。
魂乎歸來!恣所嘗只。

鮮蠵甘雞,和楚酪只。
醢豚苦狗,膾苴蒪只。
吳酸蒿蔞,不沾薄只。
魂兮歸來!恣所擇只。

炙鴰烝鳧,煔鶉敶只。
煎鰿膗雀,遽爽存只。
魂乎歸來!麗以先只。

四酎并孰,不澀嗌只。
清馨凍飲,不歠役只。
吳醴白蘗,和楚瀝只。
魂乎歸來!不遽惕只。

代秦鄭衛,鳴竽張只。
伏戲《駕辯》,楚《勞商》只。
謳和《揚阿》,趙蕭倡只。
魂乎歸來!定空桑只。

二八接舞,投詩賦只。
叩鐘調磬,娛人亂只。
四上競氣,極聲變只。
魂乎歸來!聽歌譔只。

朱唇皓齒,嫭以姱只。
比德好閑,習以都只。
豐肉微骨,調以娛只。
魂乎歸來!安以舒只。

嫮目宜笑,娥眉曼只。
容則秀雅,稚朱顏只。
魂乎歸來!靜以安只。

姱修滂浩,麗以佳只。
曾頰倚耳,曲眉規只。
滂心綽態,姣麗施只。
小腰秀頸,若鮮卑只。
魂乎歸來!思怨移只。

易中利心,以動作只。
粉白黛黑,施芳澤只。
長袂拂面,善留客只。
魂乎歸來!以娛昔只。

青色直眉,美目媔只。
靨輔奇牙,宜笑嘕只。
豐肉微骨,體便娟只。
魂乎歸來!恣所便只。

夏屋廣大,沙堂秀只。
南房小壇,觀絕霤只。
曲屋步壛,宜擾畜只。
騰駕步游,獵春囿只。
瓊轂錯衡,英華假只。
茝蘭桂樹,郁彌路只。
魂乎歸來!恣志慮只。

孔雀盈園,畜鸞皇只!
鵾鴻群晨,雜鶖鸧只。
鴻鵠代游,曼骕驦只。
魂乎歸來!鳳凰翔只。

曼澤怡面,血氣盛只。
永宜厥身,保壽命只。
室家盈廷,爵祿盛只。
魂乎歸來!居室定只。

接徑千里,出若云只。
三圭重侯,聽類神只。
察篤夭隱,孤寡存只。
魂兮歸來!正始昆只。

田邑千畛,人阜昌只。
美冒眾流,德澤章只。
先威后文,善美明只。
魂乎歸來!賞罰當只。

名聲若日,照四海只。
德譽配天,萬民理只。
北至幽陵,南交阯只。
西薄羊腸,東窮海只。
魂乎歸來!尚賢士只。

發政獻行,禁苛暴只。
舉杰壓陛,誅譏罷只。
直贏在位,近禹麾只。
豪杰執政,流澤施只。
魂乎來歸!國家為只。

雄雄赫赫,天德明只。
三公穆穆,登降堂只。
諸侯畢極,立九卿只。
昭質既設,大侯張只。
執弓挾矢,揖辭讓只。
魂乎來歸!尚三王只。

譯文

四季交替春天降臨,太陽是多么燦爛輝煌。
春天的氣息蓬勃奮發,萬物繁榮急遽地生長。
遍地是冬天的余陰殘冰,魂也沒有地方可以逃亡。
魂魄歸來吧!
不要去遙遠的地方。
魂啊歸來吧!
不要去東方和西方,也不要去南方和北方。
東方有蒼茫大海,沉溺萬物浩浩蕩蕩。
沒角的螭龍順流而行,上上下下出波入浪。
迷霧陣陣淫雨綿綿,白茫茫像凝結的膠凍一樣。
魂啊不要去東方!
旸谷杳無人跡岑寂空曠。
魂啊不要去南方!
南方有烈焰綿延千里,蝮蛇蜿蜒盤繞長又長。
山深林密充滿險阻。
虎豹在那兒逡巡來往。
鰅鳙短狐聚集害人,大毒蛇王虺把頭高揚。
魂啊不要去南方!
鬼蜮含沙射影把人傷。
魂啊不要去西方!
西方一片流沙到處都是,無邊無際渺渺茫茫。
豬頭妖怪眼睛直著長。
毛發散亂披在身上。
長長的爪子鋸齒般的牙,嬉笑中露出瘋狂相。
魂啊不要去西方!
那兒有很多東西把人傷。
魂啊不要去北方!
北方有寒冷的冰山。
燭龍身子通紅閃閃亮。
一條代水不能渡過,水深無底沒法測量。
天空飛雪一片白茫茫,寒氣凝結四面八方。
魂啊不要前去!
冰雪堆滿北極多么荒涼。
魂魄歸來吧!
這里悠閑自在清靜安康。
在荊楚故國可以自由自在,不再飄泊生活能夠安定。
萬事如意隨心所欲,無憂無慮心神安寧。
終身都能保持快樂,延年益壽得以長命。
魂魄歸來吧!
這里的歡樂說不盡。
五谷糧食高堆十幾丈,桌上雕胡米飯滿滿盛。
鼎中煮熟的肉食滿眼都是,調和五味使其更加芳馨。
鸧鹒鵓鳩天鵝都收納,再品味鮮美的豺狗肉羹。
魂魄歸來吧!
請任意品嘗各種食品。
有新鮮甘美的大龜肥雞,和上楚國的酪漿滋味新。
豬肉醬和略帶苦味的狗肉,再加點切細的香菜莖。
吳國的香蒿做成酸菜,吃起來不濃不淡口味純。
魂魄歸來吧!
請任意選擇素蔬葷腥。
火烤烏鴉清蒸野鴨,燙熟的鵪鶉案頭陳。
煎炸鯽魚燉煨山雀,多么爽口齒間香氣存。
魂魄歸來吧!
歸附故鄉先來嘗新。
四重釀制的美酒已醇,不澀口也沒有刺激性。
酒味清香最宜冰鎮了喝,不能讓仆役們偷飲。
吳國的甜酒曲蘗釀制,再把楚國的清酒摻進。
魂魄歸來吧!
不要惶悚恐懼戰戰兢兢。
代秦鄭衛四國的樂章,竽管齊鳴吹奏響亮。
伏羲氏的樂曲《駕辯》,還有楚地的樂曲《勞商》。
合唱《揚阿》這支歌,趙國洞簫先吹響。
魂魄歸來吧!
請你調理好寶瑟空桑。
兩列美女輪流起舞,舞步與歌辭的節奏相當。
敲起鐘調節磬聲高低,歡樂的人們好像發狂。
各國的音樂互相比美,樂曲變化多端盡周詳。
魂魄歸來吧!
來欣賞各種舞樂歌唱。
美人們唇紅齒白,容貌倩麗實在漂亮。
品德相同性情嫻靜,雍容高雅熟悉禮儀典章。
肌肉豐滿骨骼纖細,舞姿和諧令人神怡心曠。
魂魄歸來吧!
你會感到安樂舒暢。
美目秋波轉巧笑最動人,娥眉娟秀又細又長。
容貌模樣俊美嫻雅,看她細嫩的紅潤面龐。
魂魄歸來吧!
你會感到寧靜安詳。
美艷的姑娘健壯修長,秀麗佳妙儀態萬方。
面額飽滿耳朵勻稱,彎彎的眉毛似用圓規描樣。
心意寬廣體態綽約,姣好艷麗打扮在行。
腰肢細小脖頸纖秀,就像用鮮卑帶約束一樣。
魂魄歸來吧!
相思的幽怨會轉移遺忘。
她們心中正直溫和,動作優美舉止端莊。
白粉敷面黛黑畫眉,再把一層香脂涂上。
舉起長袖在面前拂動,殷勤留客熱情大方。
魂魄歸來吧!
晚上還可以娛樂一場。
有的姑娘長著黑色直眉,美麗的眼睛逸彩流光。
迷人的酒渦整齊的門牙,嫣然一笑令人心舒神暢。
肌肉豐滿骨骼纖細,體態輕盈翩然來往。
魂魄歸來吧!
你愛怎么樣就怎么樣。
這里的房屋又寬又大,朱砂圖繪廳堂明秀清妍。
南面的廂房有小壇,樓觀高聳超越屋檐。
深邃的屋宇狹長的走廊,適合馴馬之地就在這邊。
或駕車或步行一起出游,射獵場在春天的郊原。
玉飾的車轂金錯的車衡,光彩奪目多么亮麗鮮艷。
一行行的茝蘭桂樹,濃郁的香氣在路上彌漫。
魂魄歸來吧!
怎樣游玩隨您的意愿。
羽毛鮮艷的孔雀滿園,還養著稀世的鳳凰青鸞。
鵾雞鴻雁在清晨啼叫,水鶩鸧鹒的鳴聲夾雜其間。
天鵝在池中輪番嬉游,鹔鷞戲水連綿不斷。
魂魄歸來吧!
看看鳳凰飛翔在天。
潤澤的臉上滿是笑容,血氣充盛十分康健。
身心一直調養適當,保證長命益壽延年。
家族中人充滿朝廷,享受爵位俸祿盛況空前。
魂魄歸來吧!
安居的宮室已確定不變。
這里的道路連接千里,人民出來多如浮云舒卷。
公侯伯子男諸位大臣,聽察精審有如天神明鑒。
體恤厚待夭亡疾病之人,慰問孤男寡女送溫暖。
魂魄歸來吧!
分清先后施政行善。
田地城邑阡陌縱橫,人口眾多繁榮昌盛。
教化普及廣大人民,德政恩澤昭彰輝映。
先施威嚴后行仁政,政治清廉既美好又光明。
魂魄歸來吧!
賞罰適當一一分清。
名聲就像輝煌的太陽,照耀四海光焰騰騰。
功德榮譽上能配天,妥善治理天下萬民。
北方到達幽陵之域。
南方直抵交趾之境。
西方接近羊腸之城,東方盡頭在大海之濱。
魂魄歸來吧!
這里尊重賢德之人。
發布政令進獻良策,禁止苛政暴虐百姓。
推舉俊杰坐鎮朝廷,罷免責罰庸劣之臣。
讓正直而有才者居于高位,使他們作輔弼在楚王近身。
豪杰賢能的臣子掌握權柄,德澤遍施百姓感恩。
魂魄歸來吧!
國家需要有作為之君。
楚國的威勢雄壯烜赫,上天的功德萬古彪炳。
三公和睦互相尊重,上上下下進出朝廷。
各地諸侯都已到達,輔佐君王再設立九卿。
箭靶已樹起目標鮮明,大幅的布侯也掛定。
射手們一個個持弓挾箭,相互揖讓謙遜恭敬。
魂魄歸來吧!
崇尚效法前代的三王明君。

注釋
⒈謝,離去。受謝,是說春天承接著冬天離去。
⒉遽:競爭。
⒊冥:幽暗。凌:冰。浹:周遍。
⒋溺水:謂水深易沉溺萬物。浟(yōu悠)浟:水流的樣子。
⒌并流:順流而行。
⒍皓膠:本指冰凍的樣子,這里指雨霧白茫茫,像凝固在天空一樣。
⒎湯谷:即"旸谷",傳說中的日出之處。
⒏炎火千里:據《玄中記》載,扶南國東有炎山,四月火生,十二月滅,余月俱出云氣。
⒐蜒:長而彎曲的樣子。
⒑蜿:行走的樣子。
⒒鰅鳙(yúyōnɡ于庸)短狐:都是善于害人的怪物。
⒓王虺(huǐ毀):大毒蛇。騫:虎視眈眈。
⒔蜮(yù玉):含沙射影的害人怪物。
⒕縱目:眼睛豎起。
⒖鬤(nánɡ囊):毛發散亂的樣子。
⒗踞牙:踞,當作"鋸";鋸牙,言其牙如鋸也。
⒘誒(xī嬉):同"嬉"。
⒙逴(chuò綽)龍:即"燭龍",神話傳說中人面蛇身的怪物。逴,古音同"燭"。赩(xì戲):赤色。
⒚代水:神話中的水名。
⒛顥顥:閃光的樣子,這里指冰雪照耀的樣子。
21.自恣:隨心所欲。
22.逞:施展。究:極盡。
23.窮身:終身。
24.六仞:謂五谷堆積有六仞高。仞,八尺。
25.設:陳列。菰(ɡū孤)粱:雕胡米,做飯香美。
26.臑(ér而):煮爛。盈望:滿目都是。
27.和致芳:調和使其芳香。
28.內:同"肭",肥的意思。鸧(cānɡ倉):鸧鹒,即黃鸝。
29.味:品味。
30.蠵(xī西):大龜。
31.酪:乳漿。
32.醢(hǎi海):肉醬。苦狗:加少許苦膽汁的狗肉。
33.膾:切細的肉,這里是切細的意思。苴莼(jūbó居勃):一種香萊。
34.蒿蔞:香蒿,可食用。
35.沾:濃。薄:淡。
36.鴰(ɡuā瓜):烏鴉。鳧:野鴨。
37.煔(qián潛):把食物放入沸湯中燙熟。
38.鰿(jí集):鯽魚。臛(huo4):肉羹。
39.遽(qú渠):通"渠",如此。爽存:爽口之氣存于此。
40.麗:附著、來到。
41.酎(zhòu晝):醇酒。四酎,四重釀之醇酒。孰:同"熟"。
42.歰嗌(sèyì澀益):澀口剌激咽喉。
43.不歠(chuò啜)役:不可以給仆役低賤之人喝。
44.醴:甜酒。白蘗(niè鎳):米曲。
45.瀝:清酒。
46.代秦鄭衛:指當時時髦的代、秦、鄭、衛四國樂舞。
47.伏戲:印伏羲,遠古帝王。駕辯:樂曲名。
48.勞商:曲名。
49.揚阿:歌名。
50.定:調定。空桑:瑟名。
51.二八:女樂兩列,每列八人。接:連。接舞,指舞蹈此起彼伏。
52.投詩賦:指舞步與詩歌的節奏相配合。投,合。
53.亂:這里指狂歡。
54.四上:指前文代、秦、鄭、衛四國之鳴竽。競氣:競賽音樂。
55.撰(zhuàn撰):具備。此句謂各種音樂都具備。
56.嫭(hù戶):美麗。姱(kuā夸):美麗。
57.比德:指眾女之品德相同。好閑:指性喜嫻靜。
58.習:嫻熟,指嫻熟禮儀。都:指儀態大度。
59.嫮(hù戶):同"嫭",美好的意思。
60.則:模樣。
61.滂浩:廣大的樣子,這里指身體健美壯實。
62.曾頰:指面部豐滿。曾,重。倚耳:指兩耳貼后,生得很勻稱。
63.規:圓規。
64.滂心:心意廣大,指能經得起調笑嬉戲。
65.鮮卑:王逸注:"袞帶頭也。言好女之狀,腰支細少,頸銳秀長,靖然而特異,若以鮮卑之帶約而束之也。"
66.易中利心:心中正直溫和。易,直;利,和。
67.澤:膏脂。
68.昔:晚上。
69.青色:指用黛青描畫的眉毛。直眉:雙眉相連。直,同"值"。
70.媔(mián棉):眼睛美好的樣子。
71.靨輔:臉頰上的酒渦。奇牙:門齒。
72.嘕(yān嫣):同"嫣",笑得好看。
73.便娟:輕盈美好的樣子。
74.恣所便:隨您的便,任你所為。
75.夏屋:大屋。夏,同"廈"。
76.沙堂:用朱砂圖繪的廳堂。
77.房:堂左右側室。
78.觀(ɡuàn灌):樓房。溜(lìu六):指屋檐。絕溜,超過屋檐,形容樓高。
79.曲屋:深邃幽隱的屋室。步壛(yán閻):長廊。壛同"檐"。
80.擾畜:馴養馬畜。
81.騰駕:駕車而行。
82.瓊轂(ɡǔ古):以玉飾轂。錯衡:以金錯飾衡。衡,車上橫木。
83.假:大。
84.鹙(qīu秋):水鳥名,據傳似鶴而大,青蒼色。
85.代游:一個接一個地游戲。
86.曼:連續不斷。鹔鷞(sùshuānɡ肅雙):水鳥名,一種雁。
87.曼澤:細膩潤澤。
88.室家:指宗族。盈廷:充滿朝廷。
89.接徑:道路相連。
90.出若云:言人民眾多,出則如云。
91.三圭:古代公執桓圭,侯執信圭,伯執躬圭,故曰三圭,這里指公、侯、伯。重侯:謂子、男,子男為一爵,故言重侯。三圭重侯,指國家的重臣
92.聽類神:聽察精審,有如神明。
93.察篤:明寨、優待。夭:未成年而死。隱:疾痛,指病人。
94.存:慰問。
95.正始昆:定仁政之先后。正,定。昆,后。
96.畛(診):田上道。
97.阜昌:眾多昌盛。
98.美:指美善的教化。冒:覆蓋、遍及。眾流:指廣大人民。
99.先威后文:先以威力后用文治。
100.幽陵、交址、羊腸:皆為地名,幽陵在今遼寧南部一帶,交址在今兩廣一帶,羊腸在今山西西北部一帶。
101.獻行:進獻治世良策。
102.舉杰壓陛:推舉俊杰,使其立于高位。壓:立。
103.誅譏:懲罰、責退。羆(pí皮):同"疲",疲軟,指不能勝任工作的人。
104.直贏:正直而才有余者。
105.禹麾:蔣驥《山帶閣注楚辭》說:"疑楚王車旗之名,禹或羽字誤也。"
106.雄雄赫赫:指國家成勢強盛。
107.穆穆:此指和睦互相尊重的樣子。
108.登降:上下,此指出入。堂:指朝廷。
109.畢極:全都到達。
110.昭質:顯眼的箭靶。
111.大侯:大幅的布制箭靶。
112.揖辭讓:古代射禮,射者執弓挾矢以相揖,又相辭讓,而后升射。
113.三王:楚三王,即《離騷》中的"三后",指句亶王、鄂王、越章王。

賞析

王逸說:“《大招》者,屈原之所作也。或曰景差,疑不能明也。”漢代既已不能明,則后世更是聚訟紛紛。洪興祖認為“《大招》恐非屈原作”,朱熹則斬釘截鐵地說:“《大招》決為(景)差作無疑也。”黃文煥、林云銘、蔣驥、牟廷相等皆主屈原作。梁啟超以其中有“小腰秀頸,若鮮卑只”一語,定為漢人作,劉永濟、游國恩從之,朱季海則更具體地說是淮南王或其門客所作。我們認為,《大招》是屈原所作是可信的,但它不應當是王逸所說屈原放逐九年,精神煩亂,恐命將終,故自招其魂;也不是林云銘、蔣驥所肯定的“原招懷王之詞”。這篇作品語言古奧,形式上不及《招魂》有創造性,應當是反映了較早的楚宮招魂詞形式。所以,不當產生在《招魂》之后,而只能在它之前。公元前329年,楚威王卒,《大招》應是招威王之魂而作。其時屈25歲(胡念貽)班究認為屈原生于前353年,在諸家推算屈原生年中最為可信)。以“大招”名篇是相對于《招魂》而言,《招魂》是屈原招懷王之魂所作,《大招》是招懷王之父威王之魂所作,故按君王之輩份,名曰“大招”。

本篇開始按招魂詞的固定格式陳述四方險惡,呼喚魂不要向東、向南、向西、向北,然后即寫楚國宮廷的美味佳肴,音樂舞蹈美女之盛,宮室之富麗堂皇,苑圃禽鳥之珍異,最后夸飾楚國之地域遼闊、人民富庶、政治清明。其中對楚國遵法守道、舉賢授能、步武三王一段的描寫,實際上是屈原理想化了的美政。《離騷》中回顧年青時的政治理想,正由此而來,且一脈相承。全篇末尾云:“魂乎來歸,尚三王只。”這同《離騷》中稱述“三后之純粹”,《抽思》中“望三王(原誤作“五”)以為像”的情形一樣,都反映出屈原作為楚三王的后代,追念楚國最強盛的時代,既要尊稱國君先祖,又要光耀自己始祖的心情。因此,《大招》已不是單一的招魂祝辭,而是于其中蘊含了一定的思想。一方面,通過極言東南西北四方環境的險惡,極力鋪陳楚國飲食、樂舞、宮室的豐富多彩、壯偉華麗,來招喚楚威王的亡魂,表達了對楚君的無限忠心和眷戀之情;“自曼澤怡面以下,皆帝王致治之事。永宜厥身,則本身之治也。室家盈庭(廷),則勸親之經也。正始必自孤寡,文王治岐之所先也。阜民必本田邑,周公《七月》之所詠也。發政而禁苛暴,省刑薄斂之功。舉杰而誅譏罷(疲),舉直錯枉之效也。直贏者使近禹麾,所以承弼厥辟。豪杰者使流澤施,所以阜成兆民也。末章歸之射禮,則深厭兵爭之禍,而武王散軍郊射之遺意也。于此可以見原志意之遠,學術之醇,迥非管韓孫吳及蘇張莊惠游談雜霸之士之所能及。”(蔣驥《楚辭余論》)這樣,作品的現實意義和戰斗性便大大加強了。

本篇在結構上也具有特點。采用開門見山的手法,直接點題,一氣而下。環環相扣,所以諸家分章頗分歧。由“青春受獻”而時光飛逝,春色盎然而萬物競相展現自己的生命力,點出招魂的具體時節。下文“魂乎歸來,無東無西,無南無北”的呼喚,入題自然,干凈利索。在對四方險惡環境的夸張描述之后,以“魂魄歸徠,閑以靜只。自恣荊楚,安以定只”轉入到對楚國故地的環境描寫,闡聯順當,一點也不顯得突兀。并以“閑以靜只”、“安以定只”、“逞志究欲,心意安只”、“年壽延只”作為主題,給下文的大肆鋪敘作綱領。在對楚國飲食、樂舞、美人、宮室等的鋪排和炫耀中,以“定空桑只”、“安以舒只”、“靜以安只”、“恣所便只”等與它們相呼應,前后照應,相互關聯。下一層緊承“居室定只”,由室內而擴展到室外的“接徑千里”,由此聯想到“出若云只”的楚國人民,以此為出發點,很自然地引出作者對治理國家、造福人民的清明政治的向往,使文章在結構上渾然一體。

《大招》在語言描寫上雖然比不上《招魂》的浪漫奇詭,但仍以其華麗多采的語言,給我們展現出一幅幅奇譎詭異、絢麗多姿的畫面。尤其是描寫美人的一段,不僅描繪她們的容貌、姿態、裝飾,而且深入展現其心靈性情,不同氣質、不同狀貌的美人紛紛登場亮相,具有濃郁的楚民族風范。全詩幾乎都用四言句,顯得簡潔整齊、古樸典雅,反映了屈原早年的創作風格。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