薤露

朝代:魏晉

作者:曹植

樂府人生理想

原文

天地無窮極,陰陽轉相因。
人居一世間,忽若風吹塵。
愿得展功勤,輸力于明君。
懷此王佐才,慷慨獨不群。
鱗介尊神龍,走獸宗麒麟。
蟲獸猶知德,何況于士人。
孔氏刪詩書,王業粲已分。
騁我徑寸翰,流藻垂華芬。

譯文

  天地永恒存在沒有終極,寒暑陰陽相互更迭。人生在人世間,生命極其短促,就好比風吹起塵土。愿能發揮自己的才能,盡力為賢明的君主效力。懷著這樣為帝王輔助的才能,卓越不凡,不同流俗。鱗介以神龍為尊,走獸以麒麟為宗,自己猶如神龍和麒麟一樣,十分杰出。孔子刪定《詩》、《書》后,王者的事業已經很分明。我用自己的文藻馳騁,以文章垂范后世,千古留名。

注釋
①天地無窮極:指天地永恒存在,沒有終極的時候。
②陰陽轉相因:寒暑陰陽相互更迭。
③忽若風吹塵:這里指人生短促,好像風吹起塵土。
④展:舒展,發揮。
⑤輸力:盡力。
⑥王佐才:足夠輔佐帝王的才能。
⑦慷慨獨不群:指卓越不凡,不同流俗。
⑧鱗介:指長有鱗甲的魚和蟲。這兩句是以龍和麒麟的不凡,來比喻人的杰出。
⑨粲(càn):鮮明。
⑩騁:發揮才能。徑寸翰:形容大手筆。

賞析

這首詩主要寫人生短促,應該及時建功立業,傳名后世。在詩中曹植不但對自己的政治才能很自信,也頗想在文學上一展自己的才華。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