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得西山宴游記

朝代:唐代

作者:柳宗元

初中文言文游記寫景抒懷懷才不遇

原文

自余為僇人,居是州,恒惴栗。其隟也,則施施而行,漫漫而游。日與其徒上高山,入深林,窮回溪,幽泉怪石,無遠不到。到則披草而坐,傾壺而醉。醉則更相枕以臥,臥而夢。意有所極,夢亦同趣。覺而起,起而歸;以為凡是州之山水有異態者,皆我有也,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因坐法華西亭,望西山,始指異之。遂命仆人過湘江,緣染溪,斫榛莽,焚茅茷,窮山之高而止。攀援而登,箕踞而遨,則凡數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其高下之勢,岈然洼然,若垤若穴,尺寸千里,攢蹙累積,莫得遁隱。縈青繚白,外與天際,四望如一。然后知是山之特立,不與培塿為類。悠悠乎與顥氣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與造物者游,而不知其所窮。引觴滿酌,頹然就醉,不知日之入。蒼然暮色,自遠而至,至無所見,而猶不欲歸。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然后知吾向之未始游,游于是乎始。故為之文以志。是歲,元和四年也。

譯文

  我自從成為有罪的人,住在這個州里,就常常恐懼不安。如有空閑時間,就慢慢地行走,無拘束地游玩。每日和那些同伴,上高山,入深林,走到曲折溪流的盡頭。幽僻的泉水,奇異的山石,沒有一處僻遠的地方不曾到過。到了目的地就分開草而坐下,倒盡壺中酒,一醉方休。醉了就互相枕著睡覺,睡覺了就做夢。心里有向往的好境界,夢里也就有(在這種境界中獲得的)相同的樂趣。睡醒了就起來,起來了就回家。我以為凡是這個州的山有奇特形狀的,我都游過了;可是我還未曾知道西山的奇異特別。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我因坐在法華寺西亭,眺望西山,才指點著覺得它奇特。于是命令仆人渡過湘江,沿著染溪,砍伐荊棘,焚燒亂草,一直到山頂才停下。(我們隨后)攀援登上山頂,隨意坐下觀賞,附近幾個州的土地,就全在我們的坐席之下了。這幾州的地勢高低不平,高處是深山,低處是洼地,像蟻封,像洞穴,(看上去)只有尺寸之遠,實際上有千里之遙。(這為千里之內的景物)聚集、緊縮、累積在眼下,沒有什么能夠隱藏。青山縈回,白水繚繞,外與天邊相接。向四面望去都是一樣的景象。(登上山頂)然后才知這座山的特別突出,與小土丘不一樣。遼闊浩渺啊與天地間的大氣合一而不能得到它的邊際,悠然自得啊和大自然交游而不知它的盡期。(于是我們)拿起酒杯斟滿酒,喝得東倒西歪地進入醉態,不知太陽下了山。灰暗的暮色,由遠而至,直到看不見什么了還不想返回。(我只覺得)思想停止了,形體消散了,與自然界萬物不知不覺地融為一體了。(游過西山)然后才知我以前不曾真正游賞過,真正的游賞是從這里開始的。所以我把這次西山之游寫成文章以記載下來。這一年是元和四年。

注釋
僇人:同“戮人”,受過刑辱的人,罪人。作者因永貞革新失敗,被貶為永州司馬,故自稱僇人。僇,通“戮”,恥辱。
是州:這個州,指永州。
恒:常常。
惴栗:恐懼不安。惴,恐懼。栗,發抖。此意為害怕政敵落井下石。
其:如果,連詞。
隟:指空閑時間。
施施而行:慢慢地行走。施施,慢步緩行的樣子。
漫漫而游:無拘無束地游。漫漫,不受拘束的樣子。
日:每日,時間名詞作狀語。
其徒:那些同伴。徒,同一類的人,指愛好游覽的人。
窮:走到盡頭。
回溪:曲折溪流。
幽泉:深僻的泉水。
無遠不到:沒有一處僻遠的地方不曾到過。
披草:分開草。披,用手分開。
傾壺:倒盡壺里的酒。傾,倒出來。
更相:互相。
意有所極,夢亦同趣:心里有向往的好境界,夢里也就有相同的樂趣。所極,所向往的境界。極,至,向往。
覺:睡醒。
以為:認為。
異態:奇特的形狀。
未始:未曾。
怪特:奇異特別。
今年:指元和四年(809年)。
法華:指法華寺,在原零陵縣城東山之上。
西亭:在法華寺內,為柳宗元所建,他經常在這里游賞山景,飲酒賦詩。
始:才。
指異之:指著它覺得它奇特。指,指點。異,覺得······奇特。
湘江:應為瀟水。瀟水流經永州城西,至萍州才與湘江匯合。
緣:沿著。
染溪:又作“冉溪”,柳宗元又稱為“愚溪”,是瀟水的一條小支流。
斫:砍伐。
榛莽:指雜亂叢生的荊棘灌木。
茅茷:指長得繁密雜亂的野草。茷,草葉茂盛。
窮山之高而止:一直砍除、焚燒到山的最高處才停止。窮,盡,指把榛莽、茅茷砍除、焚燒盡。
箕踞:像簸箕一樣地蹲坐著。指坐時隨意伸開兩腿,像個簸箕,是一種不拘禮節的坐法。正規坐法,屁股要壓在腳后跟上,兩腿不能伸直。箕,簸箕。踞,蹲坐。
遨:游賞。
土壤:土地,指地域。
衽席:坐墊、席子。
其:代詞,指上句“數州之土壤”。
岈然:高山深邃的樣子。岈,《廣韻》:“岈,蛤岈,山深之狀。”
洼然:深谷低洼的樣子。“岈然”承“高”,“洼然"承“下”。
垤:蟻封,即螞蟻洞邊的小土堆。“若垤”承“岈然”,“若穴”承“洼然”。
尺寸千里:(從西山頂上望去)只有尺寸之遠,實際上有千里之遙。
攢:聚集在一起。
蹙:緊縮在一起。
累積:堆積。
莫得:沒有什么能夠。莫,沒有什么,代詞。得,能。
遁隱:隱藏。
縈青繚白:青山縈回,白水繚繞。作者為了突出“縈”“繚”景象,有意把主謂式變成動賓式。白,指山頂所見瀟、湘二水。
際:接近。
四望如一:向四面望去都像一樣的。
是山:這座山,指西山。
特立:特別突出。
培塿:小土堆。
悠悠乎:遼闊浩渺啊。
灝氣:同“浩氣”,指天地間的大氣。
俱:在一起。
涯:邊際。
洋洋乎:悠然自得啊。
造物者:創造萬物的天地,指大自然。
引觴:拿起酒杯。
滿酌:斟滿酒。
頹然:東倒西歪地。頹,跌倒。
就:接近,進入。
蒼然:灰暗的樣子,這里是形容傍晚的天色。
猶:還,仍然。
心凝:思想停止了(不再想任何事情)。
形釋:形體消散了(忘掉了自己的存在)。
萬化:萬物變化,指自然界萬物。
冥合:不知不覺地融合為一體。
向:以前。
未始游:不曾(真正)游賞過。
于是:從這里。
為之文:把這次西山之游寫成文章。之,代指西山之游,是動詞“為”的間接賓語。
志:記載下來。
是歲:這一年。
元和:唐憲宗李純年號。

參考資料:

1、 宋緒連 .唐宋八大家散文 廣選 新注 集評 柳宗元卷 :遼寧人民出版社 ,1996 :142-146 .
2、 呂晴飛 .唐宋八大家散文鑒賞辭典 :中國婦女出版社 ,2001 :259 .

賞析

這篇文章它的立意也好,布局也好,都和題目“始得”二字有密切關系。全文五次或明或暗點出“始得”之意。文章內容是寫發現并且宴游的經過,以及由此而產生的感受。具體安排是,先寫游西山的情形,再寫游西山的經過和感受。這樣文章自然而成兩段。

第一段寫始游西山時的心情及對西山景色總的評價:怪特。作者自稱為“僇人”,即有罪之人。用“恒惴僳”(常常驚恐不安)三字概括自己被貶后的心情。這三個字既是作者當時心境的真實寫照,又同下文游西山時陶醉一于自然美的欣喜形成鮮明的對比。這個開頭,包含了許許多多長久積壓在內心的悲憤心情,當然其中就有一種無聲的抗議。自己是這樣一種罪人的特殊身份,柳氏自被貶永州,時時感到屈辱、壓抑,政治上失敗,才華得不到施展,平生的抱負無法實現,于郁悶痛苦之中,處在這樣一種特殊的處境里,懷有這樣的心情,因此當他游山玩水的時候,那種感受自然同那些風流閑雅的士大夫很不相同。他是要在游覽中,排解內心的憂憤,在游覽中忘卻現實處境,想在精神上尋找某種寄托。因此,這個開頭也是他游山玩水的緣由。首先寫行動,在“行”“游”兩個動詞前面,作者故意用了“施施”“慢慢”兩個重疊的形容詞。“施施”“慢慢”,是漫步走著的樣子,漫不經心的外在動作。通過外在動作的描寫,實際上表現了作者在游覽的時候,一種寂寞、愁悶的、無可無不可的精神狀態。“日與其徒······無遠不到”寫始游西山前之所見,“到則披草而坐······起而歸”寫當時之所為和所感。“意有所極,夢亦同趣”—意想中所到的境界,做夢也走到這種境界,這句話透露了作者表面上似乎沉醉于山林美酒之中,實際上內心深處的郁悶并未得到排解。哲時得不到施展的抱負仍然是夢寐以求,他希圖借游樂飲酒以求忘優的目的沒有達到。

“以為凡是州之山水有異態者,皆我有也,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這幾句說,我自以為永州的山水凡有點特別形態的,都被我游遍了,卻從來不知道西山的奇特和怪異。而且這里“怪特”二字,又概括了西山的情態。作者之前沒有看到西山、游覽西山,所以說“未始知西山怪特”。這是從反面來扣住題目里“始得”二字。簡潔的幾筆,小結了作者游西山前的感受,以及發現西山景色怪特時的欣喜,承上啟下,自然地引出下文。

第二段正面寫游西山的情景,這段文字緊緊圍繞著“始”字展開。九月的一天,他坐在法華寺西亭上,遠望西山,“始指異之”。西山之“異”吸引著他,于是命仆人帶路,渡過湘江,沿著染澳,砍伐灌木雜草,焚燒枯落草葉,披荊斬棘,一直攀登到西山的最高處。居高臨下,放眼遠望,‘數州之土壤皆在衽之下”。下面一段用反襯的方法描寫西山之高:“岈然洼然”,是頗為形象的摹狀;“若垤若穴”,是十分貼切的比喻。用“尺寸”和“千里”構成強烈對照,干里以內的景物,仿佛容納于尺寸之幅內,都聚攏在眼底。再向四周望去,“縈青繚白,外與天際,四望如一”身邊青煙白云繚繞,仿佛同天空連為一體,無論朝哪個方向望去,景色都是這徉。這繪聲繪色的描寫使讀者也好像身臨其境。有了這種親身的體驗,然后始知“是山之特立”,和那些小土山不能同日而語。

面對眼前奇異的景觀,作者胸懷頓覺開闊。一種從未有過的感受油然而生:廣大得如同浩氣看不到它的邊際。欣喜滿意地同天地交游而設有盡期。于是“引筋滿酌,頹然就醉”,以至于暮色降臨也渾然不覺,仍不愿歸去。此時作者覺得自己的心似乎己凝結,形體似乎已消散,他整個兒地同不停地運動變化著的萬物融合在一起,達到了物我合而為一的忘我境界。然后才明白以前自以為“無遠不到”“皆我有也”,其實并未真正游過,而真正的游賞應視作現存“始得西山”才開始。作者這個體驗十分寶貴,是他精神上升華到一個新的境界的表現,他從政治,七的失敗、被貶滴的一度消沉,開始解脫出來,看到了希望,找到了出路。這是他始游西山的最大收獲。因此他寫了這篇游記。最后說明游覽時間。

這篇游記語言清麗,結構完整,景和情完全融為一體,寫景重在寫意抒情深沉而含蓄。

參考資料:

1、 宋緒連 .唐宋八大家散文 廣選 新注 集評 柳宗元卷 :遼寧人民出版社 ,1996 :142-146 .
2、 呂晴飛 .唐宋八大家散文鑒賞辭典 :中國婦女出版社 ,2001 :259 .
3、 陳振鵬 張培恒 .古文鑒賞辭典 :上海辭書出版社 ,2001 :1053-1057 .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