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詩三十首·十九

朝代:金朝

作者:元好問

評論組詩

原文

萬古幽人在澗阿,百年孤憤竟如何?
無人說與天隨子,春草輸贏較幾多?

賞析

這首詩是批評晚唐詩人陸龜蒙。晚唐后期,唐帝國風雨飄搖,岌岌可危。不少文人在時代的衰颯氣氛中走向明哲保身的退隱之路,創作的詩句表現出一種僻世心態和淡泊情思。元好問借用陸龜蒙《自遣詩三十首》之二十四中“恐隨春草斗輸贏”來批評陸龜蒙等隱士生活在晚唐社會動蕩時代,不作憂國感憤之辭而徒興春草輸贏的嘆惜。這里也反映了元好問在強調真情實感時是注意到社會現實內容的。不過陸龜蒙象古代許多隱士一樣,并非真正忘懷世事,陸龜蒙也寫過諷刺現實的作品如《新沙》、《筑城池》、《記稻鼠》等。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