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詩三十首·二十一

朝代:金朝

作者:元好問

評論組詩

原文

窘步相仍死不前,唱醻無復見前賢。
縱橫正有凌云筆,俯仰隨人亦可憐。

賞析

窘步相仍:窘步,邁步迫促。相仍,相沿襲。這里指以詩唱和酬答時次韻詩受到別人詩韻腳的束縛,不能自由表抒己意。古人有用詩歌相互酬答唱和的傳統。起初,和詩時只要和意即可,和詩的體式、韻腳都不用顧慮。但是后來,卻發展為和詩必須用所和之詩的韻,這稱為和韻。和韻有同韻與次韻之分,同韻,是韻同而前后次序不同;次韻,是韻同且前后次序也相同。這種方法源于元白,皮日修、陸龜蒙也這樣寫,到了宋代蘇軾、黃庭堅后,和韻次韻盛行,成為詩的一種體式。

這首詩是批評詩歌酬唱中的和韻風氣。由于這種次韻酬唱的詩往往受到原詩韻腳的拘束和詞義的限制,使作者不能自由地抒發自己的心跡,反要俯仰隨人,窘步相仍,因此,元好問對這種詩風給予了辛辣諷刺,指出其“亦可憐”。要求詩人應該象庾信那樣“縱橫自有凌云筆”,大膽自由抒發自己地真性情,不要做隨在別人后面的亦步亦趨的可憐蟲。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