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詩三十首·二十七

朝代:金朝

作者:元好問

評論組詩

原文

百年才覺古風回,元祐諸人次第來。
諱學金陵猶有說,竟將何罪廢歐梅?

賞析

這首詩回顧了宋詩的發展,批評蘇黃后學拋棄歐、梅關注現實、平易自然的詩風。宋太祖到仁宗(960-1063)約100年時間里,文壇上總的傾向是承襲晚唐余風,內容單薄,文風華靡。尤以取法李商隱的西昆體缺乏李詩的真摯情感和深沉感慨,專門模仿李詩的藝術外貌,只注重音節鏗鏘,辭采精麗,又喜用典故,力圖表現才學工力。這種詩風一直到北宋中的歐陽修、梅堯臣、蘇舜欽等人從理論到實踐上繼韓柳提倡古文進行詩文革新才得以扭轉。因此元好問稱“百年才覺古風回”。“元祐諸人”指蘇軾、黃庭堅、陳師道等詩人(其詩歌成就及流弊參看第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六首)。“金陵”是指王安石,王安石也是北宋大文學家,政治家。王辟之《澠水燕談錄》:“公之治經尤尚解字,末流務為新奇,浸成穿鑿。朝廷患之。詔學者兼用舊傳注,·····于是學者皆變所學,至于著書以詆公之學者,且諱稱公門人。”王安石變法失敗后,王安石的一些著作被朝廷禁止,不少門人亦諱言是其門人,所以元好問說“諱學金陵猶有說”。但是蘇黃后學、江西詩派不注重思想內容,一味求奇求變,連歐陽修、梅堯臣都廢而不學,元好問責問批評了這種風氣。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