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傾國傾城恨有馀

朝代:五代

作者:薛昭蘊

寫人詠史傷懷

原文

傾國傾城恨有馀,幾多紅淚泣姑蘇,倚風凝睇雪肌膚。
吳主山河空落日,越王宮殿半平蕪,藕花菱蔓滿重湖。

譯文

⑴姑蘇:山名,今蘇州市西南,古姑蘇臺于其上。亦作蘇州之別稱。據《吳越春秋》載:越進西施于吳,請退師,吳王得之,筑姑蘇臺,游宴其上。
⑵凝睇:凝聚目光而視。這里是微微斜視而又含情的意思。雪肌膚:肌膚白嫩、細膩而潤滑。《莊子》:“肌膚若冰雪。”郭象注:“冰,古凝字,肌膚若冰雪,即詩所謂膚如凝脂也。”《詩經·衛風·碩人》:“手如柔荑,膚如凝脂。”所以說“雪”在這里是與“凝脂”同義。
⑶“吳主”句:吳王夫差的江山已覆沒。落日:喻亡國。又解:“空落日”,在落日照耀下顯得更空曠,意思是吳王的江山已不復見,只有夕陽西照。
⑷“越王”句:越王勾踐的宮殿,也大半為荒草所掩。蕪:音無,田野荒廢,叢生野草。亂草。
⑸菱蔓(wàn萬):菱角的藤子。重湖:湖泊相連,一個挨著一個。

賞析

這首詞是詠史詞,借越國美女西施的故事,抒發歷史興亡之感慨,充滿悲涼、凄婉的憑吊氣氛。

詞的上片寫西施。“傾國傾城”是用來形容女子的姿色艷美絕倫的詞語,始 見于《漢書·外戚傳》:李延年知音律、善歌舞,嘗在漢武帝前起舞作歌曰:“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此詞首句“傾國傾城恨有馀”引出的是春秋時越王勾踐滅吳的一段動人的故事,“傾國傾城”四字系指代越國浣紗美女西施,她在吳越之爭中,被越王勾踐當作禍國工具獻于吳王夫差,以惑亂吳國之政;“恨有余”,是說西施之恨無盡無窮。“幾多紅淚泣姑蘇,倚風凝睇雪肌膚”兩句似乎是對西施之恨是什么的問題作出了解答:在姑蘇臺上春霄宮中,西施內心凄苦,她多少次在妝成侍宴之前還忍不住淚水暗流,她倚立風前深情遠望,凝視著自己那南方白云深處的故鄉。“姑蘇”,地名,即今之蘇州,昔春秋時吳國的故都,此處概指當年吳王夫差在姑蘇臺上所建的、專供歡飲行樂用的春霄宮;“雪肌膚”在此形容西施膚色之美,晶瑩潔白如雪。詞的上片通過人物的肖像動作描寫,刻畫其內心的矛盾與痛苦。越王勾踐巧使美人計,利用西施達到了滅吳復仇的愿望,但就西施個人的幸福來說,她遠離故土,向一個自己并不喜愛的暴君獻媚邀寵,卻不能不是一出令人同情的千古悲劇。

下片轉寫吳、越。“吳主山河空落日,越王宮殿半平蕪,藕花菱蔓滿重湖”三句,是作者就眼前景色抒發感慨。當年吳王所占領的遼闊土地,空自日出日落,早已多次變易主人。越王的雄偉宮殿也已經大都變得壁斷垣頹,遍地荒草,一片陳跡。興衰成敗都化作過去,只有那紅荷綠菱仍然密密地覆蓋著湖面,年復一年地宣告著春去夏來。寥寥三句,寫盡了胸中的蒼涼和惆悵。

此詞正如李冰若說:“伯主雄圖,美人韻事,世異時移,都成陳跡。三句寫盡無限蒼涼感喟。此種深厚之筆,非飛卿輩所企及者。”(《栩莊漫記》)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