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殘雪凝輝冷畫屏

朝代:清代

作者:納蘭性德

寫景抒情

原文

殘雪凝輝冷畫屏,落梅橫笛已三更,更無人處月朧明。
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斷腸聲里憶平生。

譯文

譯文
殘雪凝輝讓溫暖的畫屏變得冰冷。梅花隨涼風飄落,憂傷的笛聲傳來,已是寂寞黃昏。深夜想起了往事,月色于無人處也好象朦朧起來。
(世人皆醉我獨醒)我,世間哀愁的過客,身世凄涼。為何我在知道你的故事后淚流滿面?(你此指容若本人,自言自語)痛徹心扉地哭泣,在斷腸聲里,回憶自己凄涼的一生。

注釋
畫屏:繪有彩畫的屏風。
落梅:古代羌族樂曲名,又名《梅花落》,以橫笛吹奏。
月朧明:指月色朦朧,不甚分明。

賞析

本詞運用了老套的上闋寫景,下闋抒情的手法,但景清情切,頗令人動容。就如同面對同樣的材料,高明的廚師和平庸的廚師卻能做出天壤之別的兩種味道來。納蘭顯然是前者。

上闋通過 “殘雪”、“凝輝”、“落梅”、“三更”、“月朧明”等字句,營造出了一種既清且冷,既孤且單的意境,大有屈原“世人皆醉我獨醒”的孤獨感,而這種感覺大抵只能給人帶來痛苦和茫然。接著他便拋出“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的問句,這是容若因笛曲起意,自傷身世的哀嘆。由詞意看來,更應該是靈犀暗生的獨自感慨,而不是朋友間當面的對談傾訴。所以說,這個“君”指的是容若自己。當一個人倦了,累了,苦了,傷了的時候,便不禁會忍不住地自言自語,自怨自艾,自問自答,何況是納蘭這樣的至情至性之人呢?本來詞句至此,已令讀者唏噓不已,誰知下一句“斷腸聲里憶平生”更是點睛之筆,短短七字,不禁令人潸然淚下···見慣了哀而不傷,隱而不發,反而更容易被這樣痛徹心扉的凄絕之美打動。閉上眼睛仿佛依然能看到容若在那一片斷腸聲里,落淚傷神。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