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美吟·綠珠

朝代:清代

作者:曹雪芹

寫人

原文

瓦礫明珠一例拋,何曾石尉重嬌嬈?
都緣頑福前生造,更有同歸慰寂寥。

譯文

(1)綠珠:晉代石崇的侍妾。《晉書·石崇傳》:“崇有妓曰綠珠,美而艷,善吹笛。孫秀使人求之,崇勃然曰:‘綠珠吾所愛,不可得也!’秀怒,矯詔(詐稱皇帝的命令)收(捕)崇。崇正宴于樓上,介士(武士)到門,崇謂綠珠曰:‘我今為爾得罪!’綠珠泣曰:‘當效死于君前。’因自投于樓下而死。”
(2)“瓦礫”句:把明珠(喻綠珠)當作瓦礫一樣地拋棄。石崇曾與王愷斗富,隨手用鐵如意擊碎王愷的二尺多高的珊瑚寶樹,而把他自己的三四尺高的賠他。所以這樣設喻。
(3)石尉:即石崇,他曾任散騎常侍、侍中,出領南蠻校尉,故稱石尉。嬌嬈,美麗的女子,指綠珠。
(4)“都緣”二句:綠珠跳樓死去后,石崇也一家被殺。詩中說他還是有前生注定的厚福的,因為尚有綠珠與他同歸地府,可以慰其寂寞。以悲劇為有福,即書中所謂“命意新奇,別開生面”。

賞析

這首詩是《紅樓夢》中林黛玉惜“古史中有才色的女子”的寄慨之作。林黛玉自謂:“曾見古史中有才色的女子,終身遭際令人可欣、可羨、可悲、可嘆者甚多,……胡亂湊幾首詩,以寄感慨。”恰好被賈寶玉翻見,將這組詩題為《五美吟》。《五美吟·綠珠》就是其中之一。

組詩中所寫的人事其實并非都據史實。如東施效顰出自《莊子》,帶有寓言性質;《西京雜記》中所寫王昭君不肯賄賂畫工以致不為漢元帝所知而被詔使出塞的情節只是傳說;至于出自《虬髯客傳》的紅拂形象則更經傳奇作者的藝術加工。

這首詩中的議論原本是借古諷今,為現實感受而發。林黛玉惋惜綠珠而對石崇有微詞,以為石崇生前的珠玉綺羅之寵,抵不得綠珠臨危以死相報,又可見其在愛情上重在意氣相感,精神上有默契。

詩中所詠與小說情節的某種照應關系,這是可以研究的問題。《五美吟》寫的都是關于死亡或別離的內容,有的還涉及事敗或者獲罪被拘系,這就不是偶然的了。在現存材料很少的條件下,要確切地闡明作者的意圖還是不容易的。在《紅樓夢》戚序本與甲辰本上有一條早期批語說:“《五美吟》與后《十獨吟》對照。”《十獨吟》在后四十回續書中沒有,當是已散失的后半部原稿中薛寶釵或史湘云所寫的詩。從詩題看,大概是借古史上十個獨處的女子如寡婦、棄婦、尼姑和離別丈夫的婦女等的愁怨,來寫書中人物的現實感觸的。所謂“對照”當也不僅僅限指詩題。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