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美吟·西施

朝代:清代

作者:曹雪芹

寫人

原文

一代傾城逐浪花,吳宮空自憶兒家。
效顰莫笑東村女,頭白西邊上浣紗。(上浣紗 一作:尚浣紗)

譯文

(1)“一代”二句:意思是,一代絕色的美女終于如浪花般消失,她在吳宮里白白地想念兒時的家鄉了。越國滅吳國后,西施的命運有二說:一說重歸范蠡,跟著他游江海去了;一說吳亡,沉西施于江,以報答被夫差沉尸于江中的伍子胥。詩中只是泛說逝去。傾城,絕色美女的代稱,也叫“傾國”。語本漢代李延年的詩歌。見《漢書·外戚傳》。憶兒家,明代梁辰魚據西施傳說所編的《浣紗記》中有“思憶”一折,只寫她在吳宮時回憶在浣紗溪與范蠡戀愛的事。
(2)效顰:相傳西施家鄉東村有女子,貌丑,人稱東施,因見西施“捧心而顰(皺眉)”的樣子很美,也學著捧心而顰,結果反而更丑。出自《莊子·天運》。浣紗,西施和她家鄉的女子曾在若耶溪邊漂洗過棉紗。唐代王維《西施詠》:“當時浣紗伴,莫得同車歸。持謝鄰家子,效顰安可希!”又《洛陽女兒行》:“誰憐越女顏如玉,貧賤江頭自浣紗。”《五美吟·西施》的后兩句即取此二首詩意。但王維的詩說西施已享盡榮華,而舊伴卻仍須辛苦浣紗;此詩卻說西施雖美,已如流水逝去,而東村女雖丑尚能活到白頭。

賞析

這首詩是《紅樓夢》中林黛玉惜“古史中有才色的女子”的寄慨之作。林黛玉自謂:“曾見古史中有才色的女子,終身遭際令人可欣、可羨、可悲、可嘆者甚多,……胡亂湊幾首詩,以寄感慨。”恰好被賈寶玉翻見,將這組詩題為《五美吟》。《五美吟·西施》就是其中之一。

組詩中所寫的人事其實并非都據史實。如東施效顰出自《莊子》,帶有寓言性質;《西京雜記》中所寫王昭君不肯賄賂畫工以致不為漢元帝所知而被詔使出塞的情節只是傳說;至于出自《虬髯客傳》的紅拂形象則更經傳奇作者的藝術加工。

這首詩中的議論原本是借古諷今,為現實感受而發。林黛玉嗟嘆“一代傾城”的西施如江水東流,浪花消逝,空憶家鄉不得歸,其命運之不幸遠在白頭浣紗的“東村女”之上,這是寫她自己寄身于四顧無親的賈府,預感病體難久的悲哀。

詩中所詠與小說情節的某種照應關系,這是可以研究的問題。《五美吟》寫的都是關于死亡或別離的內容,有的還涉及事敗或者獲罪被拘系,這就不是偶然的了。在現存材料很少的條件下,要確切地闡明作者的意圖還是不容易的。在《紅樓夢》戚序本與甲辰本上有一條早期批語說:“《五美吟》與后《十獨吟》對照。”《十獨吟》在后四十回續書中沒有,當是已散失的后半部原稿中薛寶釵或史湘云所寫的詩。從詩題看,大概是借古史上十個獨處的女子如寡婦、棄婦、尼姑和離別丈夫的婦女等的愁怨,來寫書中人物的現實感觸的。所謂“對照”當也不僅僅限指詩題。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