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記

朝代:唐代

作者:閻伯理

景點游記

原文

州城西南隅,有黃鶴樓者。《圖經》云:“費祎登仙,嘗駕黃鶴返憩于此,遂以名樓。”事列《神仙》之傳,跡存《述異》之志。觀其聳構巍峨,高標巃嵸,上倚河漢,下臨江流;重檐翼館,四闥霞敞;坐窺井邑,俯拍云煙:亦荊吳形勝之最也。何必瀨鄉九柱、東陽八詠,乃可賞觀時物、會集靈仙者哉。

刺使兼侍御史、淮西租庸使、荊岳沔等州都團練使,河南穆公名寧,下車而亂繩皆理,發號而庶政其凝。或逶迤退公,或登車送遠,游必于是,宴必于是。極長川之浩浩,見眾山之累累。王室載懷,思仲宣之能賦;仙蹤可揖,嘉叔偉之芳塵。乃喟然曰:“黃鶴來時,歌城郭之并是;浮云一去,惜人世之俱非。”有命抽毫,紀茲貞石。

時皇唐永泰元年,歲次大荒落,月孟夏,日庚寅也。

譯文

  在鄂州城的西南角,有一座樓叫黃鶴樓。《圖經》上說:“費祎成仙,曾經騎著黃鶴返回在這里休息,于是就用“黃鶴”命名這座樓。事情記載在《神仙傳》上,事跡保存在《述異記》上。觀看黃鶴樓這座矗立著的樓宇,高大雄偉,高高聳立。它頂端靠著銀河,底部臨近大江。兩層屋檐,飛檐像鳥的翅膀一樣高高翹在房舍之上。四面的大門高大寬敞,坐在黃鶴樓上可以遠眺城鄉景色,低頭可以拍擊云氣和煙霧:這里也是楚地和吳地山川勝跡最美的地方。沒有必要去瀨鄉的老子祠,去東陽的八詠樓,這里就可以觀賞景色、會集神仙了。

  刺史兼侍御史、淮西租庸使、荊岳沔等州都團練使、是河南的穆寧,他一上任就把政事治理得很好,一發出號召老百姓就十分擁護。有時在公務之余他來此小憩,有時他登車在此把客人送到很遠的地方,他游覽一定來這里,設宴也一定在這里。從黃鶴樓上可以極目遙望浩浩的長江,可以看見眾多的高山。朝中的文人想抒發感懷的時候,可以來此讀到王粲的《登樓賦》,如果想尋找仙人的蹤跡,來此可以找到荀叔偉駕鶴來臨的地方。于是人們常常感嘆說:“在榮華富貴之時,人們常常一起歌詠這雄偉的黃鶴樓,等到衰敗的時候,看到黃鶴樓就常常感到物是人已非。”我奉命執筆,在這堅硬的石頭上寫下了這段文字。

  時間是皇唐永泰元年,太歲紀年為大荒落,四月二十七日。

注釋
州:指鄂州,治所在今湖北武漢市武昌。
隅:角落。
《圖經》:記載某地風俗,物產,附有地圖的書籍。
費祎:字文偉,三國時蜀漢大將軍。
登仙:成仙。
嘗: 曾經。
駕:騎。
憩:休息。
遂:于是,就。
以:用。
列:記載。
《神仙》:即《神仙傳》,晉代葛洪著,專記神仙故事。
《述異》之志:是《述異記》,南朝梁任昉著,多載志怪故事。
其:代詞,指黃鶴樓。
巍峨:高大雄偉的樣子
巃嵸:高聳的樣子。
河漢:銀河。
翼:古代建筑的飛檐。
闥:門。
霞敞:高大寬敞。
井邑:城鄉。
荊吳:楚國和吳國,這里泛指長江中下游地區。
之:的。
最:最美的地方。
瀨鄉九柱:指位于瀨鄉的老子祠,故址在今河南鹿邑。柱,屋柱,代指屋宇。九,泛指多數。
東陽八詠:指南齊文學家沈約任東陽太守時所建八詠樓。樓原名元暢樓,沈約有《登臺望秋月》等詩八首,稱八詠詩,故稱。
仲宣:漢文學家王粲(177—217年),善詩賦。所作《登樓賦》頗有名。
叔偉:荀叔偉,曾于黃鶴樓上見到仙人駕鶴而至。事見《述異記》。
“乃喟然曰”五句:傳說漢遼東人丁令威學道成仙,化鶴歸來,落城門華表柱上。有少年欲射之,鶴乃飛鳴作人言:“有鳥有鳥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歸,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學仙冢累累。”事見晉陶潛《搜神后記》。
永泰元年:即公元765年。永泰為唐代宗的年號。
大荒落:《爾雅》紀年,太歲運行到地支“巳”的方位。
孟夏:四月。
庚寅:二十七日。

參考資料:

1、 陳振鵬 張培恒 .古文鑒賞辭典 :上海辭書出版社 ,2001年 :1094-1097 .
2、 江蘇鳳凰教育出版社語文編寫組 .九年義務教育標準實驗教科書·語文·七年級·下冊 :江蘇鳳凰教育出版 ,2011 .
3、 李朝東 .初中文言文詳解一本全 :河海大學出版社 ,2011年 :44 .
4、 夏淳儗·《黃鶴樓記》論·蘇州大學學報·2009年

賞析

此文不到三百字,卻包含了豐富的內容,而且極具文采。文章的開頭兩句,就點出黃鶴樓所在的地方,在武昌城西南角,使人一開始就對黃鶴樓有了明確的印象。“圖經”以下五句,闡明黃鶴樓取名的由來。據《圖經》載,黃鶴樓是因費祎登仙后,曾駕黃鶴回來在此處休息,于是定名的。后兩句更旁征博弓卜提出晉代葛洪的《神仙傳》和南朝梁代任昉的《述異記》都記載了關于黃鶴的故事,以證明事實不虛,以增強黃鶴樓命名由來的說服力。仙人乘鶴,本屬虛無,而作者卻以無作有。這樣就給這座樓涂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作者之所以采用神話傳說,是為了突出這座樓不同尋常之處,它曾是神仙到過的地方,這樣寫也是為本文主旨服務,為下文伏筆。接下來幾句寫樓的外貌:“聳構巍峨,高標巃嵸”一組對偶,刻畫樓的整體形象。句中的“聳”和“高”、“巍峨”和“巃嵸”都是高的意思,重疊使用,鋪陳樓的高大。“上倚河漢”寫樓的頂端,用夸張的手法,極言其高:“下臨江流”寫樓的底部,進一步交代樓的地理位置,寫出樓在江邊,“重檐翼館,四闥霞敞”這一組對偶句是對樓的建筑結構的具體描寫。至此,作者對樓的外貌刻畫,氣勢雄偉。“坐窺井邑,俯拍云煙”一組對偶句寫登樓的感觸,正因為黃鶴樓高入云天,又臨大江,所以登樓可以遠眺周圍城市鄉村,彎下腰可以拍擊縈繞大樓的云氣和煙霧。一個“坐”字,說明無意觀景而周圍景物盡收眼底“俯拍”二字,構思別致,而“云煙”既能“俯拍”,其身在高處可知:這兩句雖未直言樓高,而一座直凌霄漢的高樓已歷歷如繪,登黃鶴樓如臨仙境,于是作者發出“亦荊吳形勝之最也”的感嘆。“荊吳形勝之最”這一句,是對樓的重要性作了扼要而有分量的概括。

以上幾句對黃鶴樓景物的描寫,有上有下,有遠有近,有內有外,也有實有虛,行文變化多端,情趣盎然。作者對黃鶴樓的形態己經刻畫盡致了,本可以收住,但他意猶未盡,為了確立這座名樓的特殊地位,他又列出“荊吳”以外的東陽的八詠樓和鄉的老子祠來作陪襯,說明黃鶴樓能夠代替這些樓觀以“賞觀時物”,“會集靈仙”,突出黃鶴樓的存在價值。

第二段,作者在介紹了這篇文章的促成者穆名寧的本兼各職和籍里之后,接著“下車”二句是頌揚他的政績,雖是諛詞,但乃行文必不可免。以下“道迄”四句,指出黃鶴樓在當地所起的作用,是公余游覽或舉行宴會的好所在。其中“透迄退公”句與隔句“游必于是”相照應,“登車送遠”句又照應隔句“宴必于是”(《文苑英華》本無此四字)。緊接“極長川”兩句,是以穆名寧的身分遠望河山,觸景生情,不免追念東漢末年因見王室衰微,登樓興感而作《登樓賦》的王架;又因穆名寧身在黃鶴樓,就很自然地想到當年曾在黃鶴樓上見到仙人駕鶴而至,進而賓主暢敘的荀叔偉。這兩句是交代穆刺史興感之曲,因而才有囑咐閻泊理撰寫這篇《黃鶴樓記》付刻碑石的行動,順理成章,組合嚴密。這里,作者對穆名寧思想活動的刻畫也是真實的。穆名寧作為一個高級地方長官和封建文人,在特定環境里有那么一些想法,是符合人物性格的。而后面四句發出有如當年丁令威化鶴歸來的感嘆,也就更合乎情理了。

這篇《黃鶴樓記》文章雖短,卻取材得當,層次分明,用精練的語言高度概括,把黃鶴樓的概況包攬無遺,其中有掌故,有景物,有事實,有議論,也有感慨。用這么短的篇幅包括豐富的內容,不失為一篇情辭并茂的好文章。

參考資料:

1、 陳振鵬 張培恒 .古文鑒賞辭典 :上海辭書出版社 ,2001年 :1094-1097 .
2、 唐孝麟 .中國古代散文選 :高等教育出版社 ,1995年 :350-351 .
3、 夏淳儗·《黃鶴樓記》論·蘇州大學學報·2009年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