酹江月·驛中言別

朝代:宋代

作者:鄧剡

愛國勵志

原文

水天空闊,恨東風不惜世間英物。蜀鳥吳花殘照里,忍見荒城頹壁。銅雀春情,金人秋淚,此恨憑誰雪?堂堂劍氣,斗牛空認奇杰。
那信江海余生,南行萬里,屬扁舟齊發。正為鷗盟留醉眼,細看濤生云滅。睨柱吞嬴,回旗走懿,千古沖冠發。伴人無寐,秦淮應是孤月。

譯文

面對水天相連的長江,我真恨老天不肯幫忙,竟讓元軍打敗了我們。春天來了,杜鵑鳥在哀啼,夕陽斜照著花朵,可是我怎么忍心去看被元軍摧毀了的南京城呵。想到我們的婦女和珍貴文物被敵人擄掠一空,連我自己也當了俘虜,真不知道靠誰才能報仇。我是多么的痛悔,可惜了我的那把寶劍,它還以為我是個豪杰呢。
回想不久以前,為了抗擊元軍,我曾經擺脫敵人嚴密的監視坐了小船,經過海路,到南方舉起抗元的大旗。雖然后來失敗被俘,但我決心要象藺相如痛斥秦王、諸葛亮嚇退司馬懿那樣,英勇頑強地同敵人斗爭到底,保持崇高的民族氣節。這樣想著,我再也難以入睡。周圍是那么寂靜,只有秦淮何上的孤月,在默默地陪伴著我啊。

注釋
①金人:謂魏明帝遷銅人、承露盤等漢時舊物,銅人潸然淚下之事。
②堂堂劍氣:指靈劍奇氣,上沖斗牛,得水化龍事。
③斗牛:二十八宿之斗、牛二宿也。斗音抖,南斗,非北斗七星之謂也。二十八宿,亦稱“二十八舍”、“二十八星”。古天象家以黃道帶與赤道帶兩側繞天一周,選二十八星為觀測所用標志,即“二十八宿”。二十八宿均分為四組,每組七宿,東西南北四方及蒼龍、白虎、朱雀、玄武四獸配之,謂“四象”。二十八宿自北斗斗柄所指之角宿始,自西向東分列如下,東方蒼龍者,角、亢、氏、房、心、尾、箕也;北方玄武者,斗、牛、女、虛、危、室、壁也;西方白虎者,奎、婁、胃、昴、畢、觜、參也;南方朱雀者,井、鬼、柳、星、張、翼、軫也。玄武,龜蛇也。
④睨柱吞嬴:謂戰國藺相如使秦完璧歸趙故事。
⑤回旗走懿:謂諸葛亮遺計嚇退司馬懿事。

賞析

(文天祥創作說)

這首詞在藝術表現上,為了把復雜的思想感情濃縮在精煉的語言之中,文天祥較多地借用了典故和前人詩歌的意境。

開頭三句回憶抗元斗爭的失敗。這里借用了三國周瑜在赤壁之戰中火燒曹操船隊的典故。據說那次正好碰上東南風,仿佛老天有意幫助周瑜成功一般。可是南宋軍隊憑借長江天險卻未能抵擋住元軍,又仿佛老天不肯幫忙似的。“水天空闊”寫長江水面寬闊,本來正是阻擋敵人的有利條件。“不借”,不肯幫助。“英物”,英雄人物,這里指抗元將士。

“蜀鳥吳花殘照里”到“此恨憑誰雪”,寫這次途經金陵時所見。“蜀鳥”指子規,也就是杜鵑鳥,相傳它是蜀國望帝死后變化成的,啼聲凄厲。“吳花”指吳地的花草,三國時金陵是吳的國都。“殘照”指夕陽的照射。“銅雀春情”是化用唐人杜牧的兩句詩:“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意思是赤壁之戰要不是東南風幫了周瑜的忙,那么曹操的軍隊早就打過了長江,把喬家兩姊妹(孫策及周瑜的妻子)擄去關在曹操造的有名的銅雀臺里了。杜牧的詩只是一種假設。但南宋滅亡時宮中嬪妃確實遭到元軍擄掠,所以文天祥用“銅雀春情”來指這件史實。“金人秋淚”,漢武帝曾在長安的宮中用銅鑄造了一個重千斤的仙人,也叫金人,漢亡以后魏明帝曾派人到長安去搬取這個銅人,據說銅人不愿離開故土,竟流下眼淚來。這里借指南宋滅亡后珍貴文物被元軍劫掠一空。總之,文天祥這次經過金陵,滿眼都是金人破壞后的殘破景象,使他心中充滿了仇恨。但他又痛苦地想到:自己已經被俘,很難再重整旗鼓,仇恨和恥辱無法被洗刷。

“堂堂劍氣”兩句是懊恨自己的失敗。古人傳說好的寶劍,有精氣上通于天。“斗牛”指北斗星和牽牛星。“空認奇杰”,白白地認我為英雄。這兩句是說自己所佩的寶劍倒是把好劍,劍氣上沖斗牛,可惜自己已經落入敵手,辜負了這口把自己當作英杰的好劍。

詞的下片回顧抗元斗爭的艱苦經歷并向友人表示誓不屈服的決心。

“那信江海余生”以下三句,是記一二七六年他從鎮江擺脫元兵監視,經海路南逃的事。“江海余生,南行萬里”,是說他那次先逃到通州(今江蘇南通市),然后乘小船(扁舟)出海繼續南行。“余生”等于說幸存的生命。“鷗盟”原指與海鷗交朋友,這里借指抗元戰友。“醉眼”原指喝醉酒看東西,“留醉眼”是深情地看的意思。“濤生云滅”指戰局的風云變幻。這兩句說明他之所以南行萬里是為了尋找戰友共舉抗元大業。“睨柱吞嬴”以下三句用了兩個典故。“睨柱吞嬴”用藺相如的故事。戰國時代,秦王提出用十五個城池換取趙國的美玉和氏璧,藺相如奉趙王之命送璧到秦國,看到秦王沒有用十五城來換璧的誠意,就拿著和氏璧怒發沖冠地倚柱而立,警告秦王說:如要奪璧,寧可將璧在柱子上擊碎!秦王不敢強奪。“睨柱”就是眼睛斜盯住柱子看的意思。“吞嬴”是說藺相如怒氣沖天象要吞掉秦王似的。“回旗走懿”,是用三國有關諸葛亮的故事。諸葛亮死于軍中,司馬懿領軍來追,蜀軍突然回師(回旗),竟把司馬懿嚇退。文天祥用這兩個典故表示自己大義凜然,不畏強敵,就是死了也決不放過敵人。“千古沖冠發”,是講千百年前,藺相如怒發沖冠警告秦王的事。

最后兩句回到現實,意思是說上面講的那一切都已成為過去,眼前他被拘留在金陵的驛館,只有秦淮河上的孤月伴著他這個無法入眠的人。秦淮河,是流經金陵的一條河。這兩句表明,現實雖然是如此殘酷,但頑強的斗爭的精神卻仍使作者激動不已。


  (鄧剡創作說)

亡國之痛是此詞上片的主旋律,“水天空闊,恨東風不惜世間英物”,感嘆金陵的水闊天空。“世間英物”,指的是文天祥。面對長江,不禁令人心思神往:長江險阻,能拒曹兵,為何不能拒元兵。英雄沒有天的幫助,只能遭人憐惜。“東風”如此不公平,可恨之極。這兩句,凌空而來,磅礴的氣勢之中,蘊含著無限悲痛。隨即引出許多感嘆。“蜀鳥吳花殘照里,忍見荒城頹壁”,寫金陵城中殘垣斷壁的慘象。“蜀鳥”,指產于四川的杜鵑鳥,相傳為蜀亡國之君杜宇的靈魂托身。在殘陽夕照中聽到這種鳥的叫聲,令人頓覺特別感到凄切。“吳花”,即曾生長在吳國宮中的花,現在在殘陽中開放,有過亡國之苦,好像也蒙上了一層慘淡的色彩。凄慘的景象,使人不忍目睹;蜀鳥的叫聲,更叫人耳不忍聞。

“銅雀春情,金人秋淚,此恨憑誰雪?”,杜牧曾寫有“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的詩句,這本是一個大膽的歷史的假設,現在居然成了現實。借歷史故事,描寫江山易主的悲哀。三年前元軍已把謝、全二太后擄去。“金人秋淚”典出自魏明帝時,曾派人到長安把漢朝建章宮前的銅人搬至洛陽,傳說銅人在被拆卸時流下了眼淚。但宋朝亡國,國亡數被遷移,此恨難消。“堂堂劍氣,斗牛空認奇杰”,寶劍是力量的象征,奇杰是膽略的化身,所向披靡。可如今,卻空有精氣上沖斗牛的寶劍和文天祥這樣的人物。對文天祥的失敗,惋惜之情,溢于言表。

詞的上片情景交融。金陵風物是歷代詞人詠嘆頗多的。但此詞把其作為感情的附著物融入感情之中,別有一番風韻。蜀鳥、吳花、殘垣斷壁,是一種慘象,但表現了作者復雜的情感。

下片主要寫情,表達對文天祥的傾慕、期望和惜別之情。“那信江海余生,南行萬里,屬扁舟齊發。”頌揚文天祥與元人作斗爭的膽略與勇氣。幾年前文天祥被元軍扣留,乘機逃脫,繞道海上,歷盡千辛萬苦回到南方。正為“鷗盟留醉眼,細看濤生云滅”。

鄧剡前面跳海未死,這次又病而求醫,為的是“留醉眼”,等文天祥東山再起,再起復宋大業。“睨柱吞嬴,回旗走懿,千古沖冠發”,“睨柱吞嬴”,趙國丞相藺相如身立秦庭,持璧睨柱,氣吞秦王的那種氣魄:“回旗走懿”指的是蜀國丞相諸葛亮死了以后還能把司馬懿嚇退的那種威嚴。用典故寫出對文天祥的期望之情。這自然是贊許,也是期望。“伴人無寐,秦淮應是孤月。”最后再轉到惜別上來,孤月意喻好友的分離、各人將形單影只了。作者雖然因病不能隨之北上,但將在一個又一個的不眠之夜中為友人祈盼。這句話雖然普遍,但朋友之情,家國之悲深蘊其中。

這詞在藝術上的特色除了寫情寫景較為融洽之外,還用典頗多。借歷史人物,抒發自己胸臆。各種歷史人物都已出現,較好地完成了形象塑造。這闋詞用東坡居士詞原韻,難度極大,但仍寫得氣沖斗牛,感人肺腑,是因為這其中蘊含著真情。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