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鄉子·細雨濕流光

朝代:五代

作者:馮延巳

怨婦思歸

原文

細雨濕流光,芳草年年與恨長。煙鎖鳳樓無限事,茫茫。鸞鏡鴛衾兩斷腸。
魂夢任悠揚,睡起楊花滿繡床。薄悻不來門半掩,斜陽。負你殘春淚幾行。

譯文

細雨霏霏,浸濕了光陰,芳草萋萋,年復一年,與離恨一起生長。鳳樓深深,多少情事如煙,封存在記憶之中。恍如隔世呦,望著飾有鸞鳥圖案的銅鏡,繡著鴛鴦的錦被,思念往事,寸斷肝腸。
夢魂,信馬由韁,千里飄蕩,魂回夢覺,驀然見楊花點點,飄滿繡床。薄情負心的人呀,我半掩閨門,你卻遲遲不來,夕陽西下,眼看辜負了三春的良辰美景,灑下清淡的淚珠幾行。

注釋
①流光:流動,閃爍的光采。
②鳳樓:即鳳臺、秦樓,語本《列仙傳》秦穆公之女弄玉所 居之樓,嘗引來鳳凰。此處指妝樓。
③鸞鏡:妝鏡的美稱。
④薄悻:薄情郎。

參考資料:

1、 徐培均 .婉約詞萃 :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 ,2000年7月1日 :25-26 .

賞析

“細雨濕流光”,雖則五字,卻道盡了初春的無限風光。細雨蒙蒙,灑落在春草葉上,留下滴滴水珠,微風吹過,泛起流光。“濕流光”意指主人公所度過的隨春雨而流逝的歲月也是那樣的冷澀惱人,正是“梧桐更兼細雨”“怎一個愁字了得”。“流光”一詞還將冷凄擾人的靜態煩悶與時光流逝的動態懼憂結合起來,冷寂獨處的日子往往感覺太慢,本希望快點度過,可是女人出于青春容顏易老的心理卻又希望時間慢慢流逝。而“流光”一詞又給人快速流去的感覺,如此矛盾糾結的心理集于此短短五個字中。在表現愛情相思苦悶的同時,還滲透著一種人生苦短的生命憂患意識。“芳草年年與恨長”也是以具象表現抽象的妙句,將無形的離恨比托于年年生、年年長的芳草,可感可觸,極形象地道出抒情主人公忍受長久離別的痛苦。

“煙鎖鳳樓無限事,茫茫”。一方面,它確切地描繪出了春天細雨綿綿之時。煙霧繚繞,茫茫一片的景象;另一方面,霧籠鳳樓,人如同被困鎖在無人知曉的地方,無限心事,茫茫無以傾訴。兩相對照,景情交融,給讀者的感染力就非常之深。

“鸞鏡鴛衾兩斷腸”。鸞鳳成雙,鴛鴦成對,“鸞鏡鴛衾兩斷腸”中的這個“兩”字既有兩兩成偶之物與自身形單影只的對比,也包含著兩對成雙之物對自身孤獨情懷的連續刺激,語意雙關,極有意蘊。

“魂夢任悠揚,睡起楊花滿繡床”。“魂夢任悠揚” ,是對“煙鎖鳳樓”的反彈,禁錮在空閨中的少婦在夢中可以無拘無束,任情馳騁。可睡起所能看到的只是“楊花滿繡床”。“楊花滿繡床”與上句“魂夢任悠揚”相印相稱,一虛一實,互文見義。從這兩句所描述的情景看來,思婦魂牽夢縈的意中人杳不見蹤影。灑脫之余,更顯悲涼。

“薄悻不來門半掩,斜陽”。她半掩閨門,等待戀人的到來,可是從清晨等到紅日西斜,還未見蹤影,她忍不住罵了一聲“薄情郎”。愛之深,方恨之切。她口頭稱為“薄悻”,內心深處愛的深切。

“負你殘春淚幾行”。當無望中的盼望最終落空時,她便簌簌的落下淚來。詞人不說抒情主人公是為所思之人流淚,而說因辜負了三春的良辰美景而為春光灑淚。此為本詞又一出新的寫法,同時也是對抒情主人公心懷的一種委婉詩意的表達。

參考資料:

1、 桑紹龍 .唐宋名家詞選讀 :山東人民出版社 ,2011.09 :第19頁 .
2、 黃進德 .馮延巳詞新釋輯評 :中國書店出版社 , 2006/07/01 .
3、 錢仲聯 .愛情詞與散曲鑒賞辭典 :湖南教育出版社 ,1992.09 :第50頁 .
4、 唐圭璋,鐘振振 .唐宋詞鑒賞辭典 :安徽文藝出版社 ,2006.10 :第149頁 .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