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往事只堪哀

朝代:五代

作者:李煜

追懷帝王生活

原文

往事只堪哀,對景難排。秋風庭院蘚侵階。一任珠簾閑不卷,終日誰來。
金鎖已沉埋,壯氣蒿萊。晚涼天凈月華開。想得玉樓瑤殿影,空照秦淮。

譯文

往事回想起來,只令人徒增哀嘆;即便面對多么美好的景色,也終究難以排遣心中的愁苦。
秋風蕭瑟,冷落的庭院中,爬滿苔蘚的臺階,觸目可見。門前的珠簾,任憑它慵懶地垂著,從不卷起,反正整天也不會有人來探望。
橫江的鐵鎖鏈,已經深深地埋于江底;豪壯的氣概,也早已付與荒郊野草。
傍晚的天氣漸漸轉涼,這時的天空是那樣的明凈,月光毫無遮攔地灑滿秦淮河上。

注釋
①蘚侵階:苔蘚上階,表明很少有人來。
②一任:任憑。吳本、呂本、侯本《南唐二主詞》、《花草粹編》作“一行”。《續選草堂詩余》、《古今詞統》作“一片”。粟本《二主詞》、《歷代詩余》、《全唐詩》作“桁(héng)”。一桁:一列,一掛。如杜牧《十九兄郡樓有宴病不赴》:“燕子嗔重一桁簾。”
③終日誰來:整天沒有人來。
④金鎖:即鐵鎖,用三國時吳國用鐵鎖封江對抗晉軍事。或以為“金鎖”即“金瑣”,指南唐舊日宮殿。也有人把“金鎖”解為金線串制的鎧甲,代表南唐對宋兵的抵抗。眾說皆可通。鎖:蕭本、晨本《二主詞》作“瑣”。侯本《南唐二主詞》、《花草粹編》、《詞綜》、《歷代詩余》、《全唐詩》作“金劍”。《續選草堂詩余》、《古今詞統》作“金斂”。《古今詞統》并注:“斂,一作劍。”按:作斂不可解,蓋承“金劍”而誤。
⑤已:《草堂詩余續集》、《古今詞統》作“玉”。《古今詞統》并注:“玉,一作已。
⑥”蒿萊:蒿萊,借指野草、雜草,這里用作動詞,意為淹沒野草之中,以此象征消沉,衰落。
⑦凈:吳訥《百家詞》舊抄本、呂本、侯本、蕭本《南唐二主詞》、《花草粹編》、《詞綜》、《續集》、《詞綜》、《全唐詩》俱作“靜”。
⑧秦淮:即秦淮河。是長江下游流經今南京市區的一條支流。據說是秦始皇為疏通淮水而開鑿的,故名秦淮。秦淮一直是南京的勝地,南唐時期兩岸有舞館歌樓,河中有畫舫游船。

參考資料:

1、 張玖青 .《李煜全集 匯編匯評匯校》 :崇文書局 ,2011.12 :61頁 .
2、 檀作文,萬希 .《李煜》 :五洲傳播出版社 ,2006 :101 .

賞析

起句“往事只堪哀”,將全篇基調定出,并凝結到一個“哀”字上。這“哀”是如此深重,以至于“對景難排”。本來“對景難排”就在說無人可以傾訴,只好獨自面對景物,希望能作排遣,在訴說哀痛深重的同時,已有孤獨之意。由此拈出“難”,是說孤苦之深,面對景物也無法排遣。更接以“秋風庭院蘚侵階”,用苔蘚滿地寫無人造訪,用庭院秋風寫空曠凄涼,景色已然寂寞,孤苦唯見深重。這樣便將人的孤獨寫得很具體,很形象,那內心的哀傷,非但是“難排”,“對景”更是徒然增痛而已。時當秋天,是枯索蕭瑟之季;身在庭院,有高墻圍困之難。而在這小院中,秋風吹過,樹葉黃落,唯一的綠色就是蔓延生長的苔蘚,那層暗綠一直爬到了進入堂室的臺階上,看著令人心酸。劉禹錫的《陋室銘》有“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的名句,表現高逸脫俗的文人雅趣。這里寫苔蘚,是說生活的孤寂,在寒瑟的秋天雖然有這一點綠色,卻是長年沒有人行走的痕跡,尤增悲哀。于是作者“一任珠簾閑不卷”,既然“終日”都無人來。“一桁”寫索性,不是痛快的豪放,而是無奈的放棄。“閑”寫門簾長垂的狀態,實指自己百無聊賴的生活處境,既不是“一簾風月閑”(《長相思》)的悠閑,也不是“同醉與閑平,詩隨羯鼓成”(《菩薩蠻》)的閑散。上片就眼前景物而寫孤苦的凄涼心境。

下片轉折而起,以“金鎖已沉埋,壯氣蒿萊”悲悼國家破滅、身陷為虜的遭遇。想當年,身為君主,群臣俯首,宮娥簇擁,有過頤指氣使的威嚴,有過春花雪月的風流,而所有的繁華與富貴都一起隨著金陵的陷落而煙消云散,化為了烏有。此時徘徊庭院,往事無限,看秋夜天高,秋月澄明,那金陵城中,“雕欄玉砌應猶在”,卻不再是往日的氣象。南唐已破滅,君主成囚虜,秋月還是那輪秋月,只是“空照秦淮”而已。這里的“玉樓瑤殿影”,可以分作兩層理解。第一層是指秦淮河邊的舊時宮苑,映照在月光下,投影在河水中,卻是有樓影而無人影,重在一個“照”字。第二層是指神話傳說中的月宮,華麗壯觀卻虛無縹緲,就像此刻記憶中的故國宮苑,重在一個“空”。就第一層講,作者是憑著想象回到舊地,就第二層講,則作者是在當地望月而遙寄哀思。這兩層意思就將一人而兩地的情思通過一輪秋月糅合到一起,“空照”不僅在秦淮的樓閣,也在汴京的人一心。“空照”的感受中有無盡的心酸與哀苦。

這首詞寫當前的孤寂,與往日的繁華相對,不過不是直接道出,而是借景抒情。上片景色“秋風庭院蘚侵階”,寫得寒瑟凄慘;下片景色“晚涼天凈月華開”,雖然清冷,卻是一片澄明。這兩處景色,一明一暗,又一在白日,一在夜晚,就構成了雙重的聯系。在格調上是現在與過去的對比,在時間上則是日以繼夜的相承。因此,“對景難排”不僅是說眼前景,而且是指所有的景物,無論四季,無論日夜,都不能為孤苦的作者排遣悲哀,不說“往事只堪哀”,用其他的話也是無法表達出悲哀的。

參考資料:

1、 蔣方 .《李璟李煜集》 :鳳凰出版社 , 2009.01 :170-171 .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