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好·天初暖

朝代:五代

作者:和凝

春游

原文

蘋葉軟,杏花明,畫船輕。雙浴鴛鴦出綠汀,棹歌聲。
春水無風無浪,春天半雨半晴。紅粉相隨南浦晚,幾含情。

譯文

水上柔嫩的蘋葉,襯著岸邊潔的杏花;翠紅美麗的鴛鴦,拖著長長的綠漪浮漾。一葉輕盈的畫搖出船,添幾闋情韻裊裊的“棹歌”。
春光,輕靈搖蕩,明媚可人!水,好在無風無浪;天,好在半雨半晴。在疏淡的暮靄中,伴一二紅粉知已泛舟南浦,更多了幾分含蘊不露的情意!

注釋
1.軟:一作“嫩”。
2.明:鮮艷。
3.綠汀(tīng):芳草叢生的水邊平地。
4.棹歌:船歌。
5.紅粉:借代為女子。
6.幾含情:屢次含著深情。李頎《采蓮曲》:“時逢島嶼泊,幾伴鴛鴦眠。”白居易《東南行一百韻》:“幾見林抽筍,頻驚燕引雛。”

參考資料:

1、 趙崇祚編 徐國良注.花間集.武漢:武漢出版社,1995:107-108

賞析

此詞作于《花間集》結集之后,所以不見于《花間集》。作品描繪的是成都的的風光和生活。詞中突出了春天日光和煦、萬物欣欣向榮的特點,并使描寫的物象有機地組合為一體,構成一幅明麗和諧的春色圖。

此詞發端以淡淡的筆墨點明時令:“天初暖,日初長。”成都四季分明,冬盡春始,景象不同。這兩句寫春天來了,用兩“初”字,而且都是就感受著筆的。天初暖,寫氣候特征;日初長,寫晝夜特征。兩句看似平易,卻是詠早春的不可移易之語。大地經過沉睡的冬季之后蘇醒了。無邊的春色使詞人情不自禁地叫出一聲“好春光”。緊接著以“萬匯此時皆得意,競芬芳”來補充“好”字的內容。萬匯,包括各種竹木花樹。它們新葉不同,顏色不同,花兒不同,在春風的吹拂下爭奇斗艷,處處給人以競相比美之感。詞人先用一個“得意”,再用一個“競”字,像以濃墨重彩在表現熱鬧的春意。

下片寫園林春色,是特寫,是近景。一場春雨,竹林中新筍從點點如錢的綠苔地里迸發出來,第二句“花偎雪塢濃香”與首句“筍迸苔錢嫩綠”對仗,景致互相映襯,香色紛陳,更為突出。繁花,花團錦簇,如綽約少女依偎著雪塢,濃香四溢。詞人在迷人的春色中流連忘返,不覺到了黃昏。天空泛出彩霞,他舉目望去,柳絲夕陽,構成了天然圖畫,詞人忽發奇想問道:“誰把金絲裁剪卻,掛斜陽?”春柳嫩葉初萌,色如金線,故白居易《楊柳枝》說:“一樹春風千萬枝,嫩于金色軟于絲。”均勻的柳絲,兩兩相對的柳葉,像天工剪裁而成。賀知章《詠柳》說:“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絳。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后二句人稱神來之筆,歐陽炯化用其意以寫早春園林夕照,創造了新的意境,余味無窮。

參考資料:

1、 《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8年4月版,第251-252頁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