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嘆

朝代:宋代

作者:蘇軾

諷諭

原文

十里一置飛塵灰,五里一堠兵火催。
顛坑仆谷相枕藉,知是荔枝龍眼來。
飛車跨山鶻橫海,風枝露葉如新采。
宮中美人一破顏,驚塵濺血流千載。
永元荔枝來交州,天寶歲貢取之涪。
至今欲食林甫肉,無人舉觴酹伯游。
我愿天公憐赤子,莫生尤物為瘡痏。
雨順風調百谷登,民不饑寒為上瑞。
君不見,武夷溪邊粟粒芽,前丁后蔡相寵加。
爭新買寵各出意,今年斗品充官茶。
吾君所乏豈此物,致養口體何陋耶?
洛陽相君忠孝家,可憐亦進姚黃花。

譯文

五里路、十里路設一驛站,運送荔枝的馬匹,揚起滿天灰塵,急如星火;
路旁坑谷中摔死的人交雜重疊,百姓都知道,這是荔枝龍眼經過。
飛快的車兒越過了重重高山,似隼鳥疾飛過海;到長安時,青枝綠葉,仿佛剛從樹上摘采。
宮中美人高興地咧嘴一笑,那揚起的塵土,那飛濺的鮮血,千載后仍令人難以忘懷。
永元年的荔枝來自交州,天寶年的荔枝來自涪州,人們到今天還恨不得生吃李林甫的肉,有誰把酒去祭奠唐伯游?
我只希望天公可憐可憐小百姓,不要生這樣的尤物,成為人民的禍害。
只愿風調雨順百谷豐收,人民免受饑寒就是最好的祥瑞。
你沒見到武夷溪邊名茶粟粒芽,前有丁謂,后有蔡襄,裝籠加封進貢給官家?
爭新買寵各出巧意,弄得今年斗品也成了貢茶。
我們的君主難道缺少這些東西?只知滿足皇上口體欲望,是多么卑鄙惡劣!
可惜洛陽留守錢惟演是忠孝世家,也為邀寵進貢牡丹花!

注釋
1.置:驛站。
2.堠(hòu):古代瞭望敵情的土堡。
3.枕藉:縱橫交錯地躺在一起。
4.鶻(hú):鷙鳥名。即隼(sǔn)。
5.破顏:變為笑臉。
6.永元:東漢和帝年號,《后漢書·和帝紀》載:“舊南海獻龍眼、荔枝,十里一置(驛站),五里一堠(瞭望堡),奔騰阻險,死者繼路。時臨武長(官)汝南(籍)唐羌,縣接南海,乃上書陳狀,帝下詔曰:‘遠國珍羞,本以薦奉宗廟。茍有傷害,豈愛民之本。其敕太官,勿復受獻。’由是遂省焉。”
7.交州:交州,古地名。東漢時期,交州包括今越南北部和中部、中國廣西和廣東。東漢時治所在番禺(今中國廣州)。
8.天寶歲貢取之涪:指唐代天寶年間歲貢涪陵荔枝之事。《新唐書》“玄宗貴妃楊氏。妃嗜荔枝,必欲生致之,乃置騎傳送,走數千里,味未變至京師”。歲貢,古代諸侯或屬國每年向朝廷進獻禮品。涪(fú),水名,在中國四川省中部,注入嘉陵江。
9.舉觴:舉杯飲酒。
10.酹(lèi):把酒澆在地上;表示祭奠。
11.伯游:唐羌,字伯游,辟公府,補臨武長。
12.赤子:人民。
13.尤物:珍貴的物品,指荔枝。
14.瘡痏(chuāngwěi):禍害。
15.上瑞:最大的吉兆。
16.粟粒芽:武夷茶的上品。
17.前丁后蔡:指宋朝丁清先生任福建漕使,隨后蔡囊繼任此職,督造貢茶。為了博得皇上的歡心,爭相斗品武夷茶,斗出最上等的茶葉,作為貢茶,獻給皇上。
18.致養口體:這里指滿足口和腹的欲望。致養,原意是得到養育。
19.洛陽相君:指錢惟演,他曾任西京留守。他的父親吳越王錢俶敘歸降宋朝,宋太宗稱之為“以忠孝而保社稷”,所以蘇軾說錢惟演是“忠孝家”。
20.姚黃花:是牡丹的名貴品種。洛陽進貢牡丹,是從錢惟演開始的。

參考資料:

1、 趙山林,潘裕民  .桃李春風一杯酒——宋詩經典解讀 :中西書局 ,2009-10-1 :第101-103頁 .

賞析

詩分三段,每段八句。第一段寫古時進貢荔枝事。歷史上把荔枝作為貢品,最著名的是漢和帝永元年間及唐玄宗天寶年間。“十里”四句,寫漢和帝時,朝廷令交州進獻荔枝,在短途內置驛站以便飛快地運送,使送荔枝的人累死摔死在路上的不計其數。“飛車”四句,寫唐玄宗時令四川進獻荔枝,派飛騎送來,到長安時,還是新鮮得如剛采下來一樣,朝廷為了博楊貴妃開口一笑,不顧為此而死去多少人。這一段,抓住荔枝一日色變,二日香變,三日味變的特點,在運輸要求快捷上做文章,指出朝廷為飽口福而草菅人命。這一點,杜牧《過華清宮絕句》“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已作了描寫,蘇詩中“知是荔支龍眼來”、“宮中美人一破顏”句就是從杜牧詩中化出。但杜牧詩精警,蘇詩用賦體,坐實了說,博大雄深,二者各有不同。

“永元”起八句是第二段,轉入議論感慨。詩人以無比憤慨的心情,批判統治者的荒淫無恥,誅伐李林甫之類,媚上取寵,百姓恨之入骨,愿生吃其肉;感嘆朝廷中少了像唐羌那樣敢于直諫的名臣。于是,他想到,寧愿上天不要生出這類可口的珍品,使得百姓不堪負擔,只要風調雨順,人們能吃飽穿暖就行了。這段布局很巧,“永元”句總結第一段前四句漢貢荔枝事,“天寶”句總結后四句唐貢荔枝事,“至今”句就唐事發議論,“無人”句就漢事發議論,互為交叉,錯合參差,然后用“我愿”四句作總束,承前啟后。

“君不見”起八句是第三段,寫近時事。由古時的奸臣,詩人想到了近時的奸臣;由古時戕害百姓的荔枝,詩人想到了近時戕害百姓的各種貢品。詩便進一步引申上述的感嘆,舉現實來證明,先說了武夷茶,又說了洛陽牡丹花。這段對統治者的鞭撻與第一、二段意旨相同,但由于說的是眼前事,所以批判得很有分寸。詩指責奸臣而不指責皇帝,是詩家為尊者諱的傳統。就像杜甫《北征》“不聞夏殷衰,中自誅褒妲”,寫安史之亂而為玄宗開釋;李白《巴陵送賈舍人》“圣主恩深漢文帝,憐君不遣到長沙”,寫才士被貶,反說皇帝大度。蘇軾在這里用的也是這種“春秋筆法”,很顯然,他不僅反對佞臣媚上,對皇帝接受佞臣的進貢,開上行下效之風,使百姓蒙受苦難,他也是十分不滿的。這一段,如奇軍突起,忽然完全撇開詩所吟詠的荔枝,雜取眼前事,隨手揮灑,開拓廣泛,且寫得波折分明,令人應接不暇。而詩人胸中郁勃之氣,一瀉而出,出沒開闔,極似杜詩。

全詩有敘有議,不為題囿,帶有詩史的性質,因此清方東樹等的贊譽。

參考資料:

1、 繆鉞等 .宋詩鑒賞辭典 .上海 :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7.12(2012.7重印) : 第458-458頁 .
2、 趙山林,潘裕民  .桃李春風一杯酒——宋詩經典解讀 :中西書局 ,2009-10-1 :第101-103頁 .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