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蠻·玉爐冰簟鴛鴦錦

朝代:五代

作者:牛嶠

艷情

原文

玉爐冰簟鴛鴦錦,粉融香汗流山枕。簾外轆轤聲,斂眉含笑驚。
柳陰輕漠漠,低鬢蟬釵落。須作一生拚,盡君今日歡。

譯文

華貴的香爐旁,清涼的竹席上,鴛鴦錦被下蓋著一對情侶,像并枝的連理同眠共枕,脂粉和著香汗在枕上流淌。窗外響起轆轤的聲音,驚醒了溫柔鄉里的春夢一場,微整的眉間有幾分驚怨,含笑的相視里羞見晨光。
濃濃的柳蔭里,淡淡的晨霧迷迷茫茫,殘亂的縷縷鬢發,好似青云飛掠過臉龐。蟬釵已簪不住飛亂的流云,三三兩兩地散落在枕上。她定是拼了一生的激情,才搏得郎君一宵歡暢。

注釋
⑴菩薩蠻:原為唐教坊曲名,《宋史·樂志》、《尊前集》、《金奩集》并入“中呂宮”,《張子野詞》作“中呂調”。其調原出外來舞曲,輸入在唐宣宗大中元年(847)以后。但開元時人崔令欽所著《教坊記》中已有此曲名,為詞調中之最古者,屬小令,共四十四字,以五七言組成;通篇兩句一韻,凡四易韻,前后片各兩仄韻,兩平韻,平仄遞轉。
⑵玉爐:香爐的美稱,一作“玉樓”。冰簟:竹涼席。鴛鴦錦:織有鴛鴦圖案的錦被。
⑶山枕:指兩端突起似山的凹形枕頭。
⑷轆轤:井上汲水所用滑車的聲音。
⑸漠漠:彌漫的樣子。
⑹蟬釵:蟬形的金釵。
⑺一生拚:舍棄一生。拚,舍棄,不顧惜,一作“拌”。

參考資料:

1、 陳如江 .花間詞 :浙江教育出版社 ,2007 :99-100 .
2、 錢國蓮 等 .花間詞全集 :當代世界出版社 ,2002 :85 .
3、 房開江 崔黎民 .花間集全譯 :貴州人民出版社 ,1990 :257-258 .
4、 唐圭璋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南宋·遼·金)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 :2637 .

賞析

此詞寫艷情。它以秾麗的語言描繪艷情,沒有絲毫的隱晦,冶雅俗于一爐可謂極小詞之能事。這一點,也可算是牛嶠自己的風格。

詞中以男女幽會為主要內容,側重寫幽歡過程中的情景和女主人公的心理狀態,詞風大膽潑辣,淋漓盡致。首句寫室內陳設的華麗:玉爐,狀香爐之華貴;冰簟,狀竹席之晶瑩涼爽;鴛鴦錦,狀錦被之華美。此詞通過首句景物的描寫,為一對情人的幽會安排了特定的環境,而且第二句緊接著寫幽會,詞意徑露,不避淺宿,在《花間集》中也是罕見的。然而寫歡情也只是到此為止,詞人在筆下還是注意分寸的。一下二句。他便宕開一筆寫外在因素的侵擾和女主人公細微的心理變化。當他們歡情正恰時,簾外傳來一陣轆轤聲,劃破了長夜的寧靜,報道了拂曉的來臨。這好像一塊石頭投入平靜的池塘里,立即引起強烈的反應。“斂眉含笑驚”,就是轆轤聲在女主人在感情上激起的波紋。“斂眉含笑”,正爾歡濃,早汲水聲傳,頓驚曉色,所謂“歡娛嫌夜短”也。簡單五個字,概括了女主人公剎那間復雜的感情變化,用筆何其精煉而準確。

換頭一句,從室內寫到室外,化濃艷為疏淡。細玩此篇詞意,“柳陰輕漠漠”一句并非寫一對戀人在柳蔭下相會。蓋由夜至曉,初日斜照,窗外的楊柳已投下一片陰影。柳陰非但表現了時間的轉移,且與起句的“冰簟”相呼應,說明季節已屆夏天。何以得知并非寫柳蔭相會,下面一句可以為證。“低鬢蟬釵落”,語本李商隱《偶題二首》之一:“水文簟上琥珀枕,傍有墮釵雙翠翹。”可見仍寫枕邊情事。

由于下闋仍寫室內,故結尾二句便有了著落。一般小詞均以景語作結,給讀者留下想象余地,此詞卻以情語取勝。其實如果從嚴要求的話,這兩句不免過于狎昵,作艷語者無以復加,卻能備受前人稱道,主要是因為它大膽地描寫了女子感情生活的熱烈追求,直抒胸臆,毫無掩飾,也毫無假借,更沒有其他小詞中那種欲吐還吝、扭捏作態樣子。用今天的話來講,它還打破了幾千年來溫柔敦厚的詩教,表現了女主人公愛好個性自由、反抗封建禮教的精神。一句話,它塑造一個生活中真實、人性未被扭曲的人,一個有血有肉、有性格特點的人。就詞風而言,則于婉約中具豪放之筆,在唐五代詞中極為少見。

參考資料:

1、 唐圭璋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 :199-200 .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