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亭

朝代:宋代

作者:林景熙

秋日散心

原文

清秋有馀思,日暮尚溪亭。
高樹月初白,微風酒半醒。
獨行穿落葉,閑坐數流螢。
何處漁歌起?孤燈隔遠汀。

譯文

在秋天清冷之時,我更覺愁思郁結,到溪亭觀覽景色,到黃昏還徘徊著不想離去。
翹首遐觀,我只見初月掛在高高的樹上;微風吹過,好似覺得酣酒已經醒了一半。
林中落葉飄零,野地空曠寂寥,獨行無緒,唯有閑坐,細數著那空中的點點螢光。
忽聞漁歌唱晚,不知起于何處,放眼遙望,遠汀之外孤燈隱現,想必是漁歌放處。

注釋
①溪亭:臨溪水的亭子。張祜《題上饒亭》:“溪亭拂一琴,促軫坐披衿。”
②汀:水邊平地,小洲。屈原《九歌·湘夫人》:“搴汀洲兮杜若。”

賞析

在詩歌中,如果能在真實描摹客觀景物的同時,又把詩人的某種獨特感受傾注在景物描寫之中,使讀者從思想上受到感染,藝術上得到享受,這就需要詩人在思想深度和藝術造詣兩個方面下功夫。林景熙的《溪亭》詩正是借景抒情,達到情景交融的藝術境界的佳作。

溪亭,指臨溪水的亭子。唐張祜《題上饒亭》詩:“溪亭拂一琴,促軫坐披衿。” 宋李清照《如夢令》詞:“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首聯破題。“清秋有馀思,日暮尚溪亭”,表明全詩以溪亭為中心,逐一描繪周圍的清秋初月的景色。乍讀起來,似有恬靜閑適的印象,細細品味,又覺不然。詩人徙倚溪亭,觀覽景色,思緒紛披,直至日暮,尚徘徊不下。“馀思”,是指詩人在南宋滅亡之后,時時所懷有的舊君故國之思,同那種多愁善感的“悲秋”有著本質的區別。不了解首句所要表達的意圖,就會把全篇看成單純寫景之作。只有真正領悟到詩人在特定的歷史環境下的心理狀態,才能透過迷蒙的景色去探索詩人的悠悠孤憤和高潔品格。這種破題法,既無“突兀高遠,如狂風卷浪,勢欲滔天”(《詩家法數·律詩要法》)的氣派,也沒有運用比興的表現手法,而是語淡辭婉,直敘其事,于平淡之中留下意馀象外的情韻。

頷聯緊承一二句。“高樹月初白”,是說高高樹巔掛著一彎潔白的初月,切上聯“日暮”。“微風酒半醒”,在微風吹拂之下,詩人酒意初醒,與上聯“馀思”呼應。月上高樹,周圍一片冷清幽寂。當此之時,詩人心緒不寧,“馀思”縈繞,難以去懷,從其半醉半醒的精神狀態,正說明他感慨至深。

頸聯寫詩人舉止。“獨行穿落葉”,踽踽獨行之狀如見,“穿”字尤妙。“閑坐數流螢”,獨坐百無聊賴,只得藉數流螢以遣悶,其侘傺不平的心情可以想見,用一“數”字,更見生動。這兩句詩把其復雜的矛盾心情注入形象鮮明的畫面,不難看出,其中隱現著詩人對生活的感受和時代亂離的影子。注家評曰:“此聯本平,然用‘穿’、‘數’二字,便覺精神振竦,所謂五言詩以第三字為眼,是也。”足見詩人用字之工。

末聯寫景。“何處漁歌起,孤燈隔遠汀。”一聲聲悠長的漁歌,打亂了詩人的冥思遐想,舉目四顧,只有遠處水面上飄動著一點若明若暗的燈火,此情此景,倍添凄涼孤寂,蘊含著國破家亡、飄泊無依之感。

通觀全詩,以景傳情,用富有象征意義的景物描寫,寄寓詩人的感慨馀思,情韻深長,頗具特色。

參考資料:

1、 《宋詩鑒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87年12月版,第1449-1450頁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