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傳·湖上

朝代:唐代

作者:溫庭筠

思婦憶人

原文

湖上。閑望。雨蕭蕭。煙浦花橋路遙。謝娘翠蛾愁不銷。終朝。夢魂迷晚潮。
蕩子天涯歸棹遠。春已晚。鶯語空腸斷。若耶溪,溪水西。柳堤。不聞郎馬嘶。

譯文

閑望湖上,雨絲凄凄迷迷。那長堤花橋,遠遠地隱入煙浦霧里。美人相思生愁怨,愁思在翠眉間凝聚。終日盼著愛人歸來,夢里還聽那雨中晚潮陣陣,似乎在傳遞他的消息。
浪子的歸舟遙遙萬千里,春光卻又將逝去。聽鶯語聲聲,唱不盡斷腸的心曲。若耶溪啊相思的溪,溪水西岸那洗紗女,天天看溪水空流,日日在柳堤尋覓,總不見郎君歸來的蹤跡。

注釋
⑴蕭蕭:或寫作“瀟瀟”,形容刮風下雨的狀態。
⑵煙浦:云煙籠罩的水濱。
⑶謝娘:此指游春女。《唐音癸簽》:“李太尉德裕有美妾謝秋娘,太尉以華屋貯之,眷之甚隆;德裕后鎮浙江,為悼亡妓謝秋娘,用煬帝所作《望江南》詞,撰《謝秋娘曲》。”翠蛾:翠眉。蛾:一作“娥”。
⑷終朝:一整天。
⑸晚:一作“曉”。
⑹蕩子:古代女子稱自己遠行不歸或流蕩忘返的丈夫。《古詩十九首》:“蕩子行不歸,空房難獨守。”歸棹:歸舟,以棹代船。
⑺空腸斷:一本作“腸空斷”。
⑻若耶溪:水名,今浙江紹興市若耶山下,傳說西施曾在此處浣紗。此借指思婦住所。

參考資料:

1、 彭定求 .全唐詩(下)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 :2167 .
2、 房開江 崔黎民 .花間集全譯 :貴州人民出版社 ,1990 :88-90 .
3、 陳如江 .花間詞 :浙江教育出版社 ,2007 :33-34 .
4、 錢國蓮 等 .花間詞全集 :當代世界出版社 ,2002 :30 .

賞析

此詞以湖上迷離雨景為背景,寫蕩子春晚不歸、思婦惆悵之情。

上片一開始就指明地點,是在湖上;“閑望”是一篇之主。關于“閑望”的內容,預先并未說破,而是逐步透露。她極目遠眺,但見春雨瀟瀟,煙浦花橋隱約可見,那兒曾是兩人游宴之處。如今遠遠望去,卻是濛濛一片,什么都望不見,看不清,這些就是“閑望”時所見的景色。“翠蛾”句描繪思婦愁眉不展,相思難解,這是她“閑望”時所懷的愁情;這種愁情使她從早到晚心事重重,夢魂猶牽系于水上,盼行人客舟歸來。一“迷”字很形象地描繪出這種心情。潮聲本易使人聯想起客舟和舟中之人,由潮及人,又直接勾起下片首句。

下片敘述思婦閨怨。蕩子漂泊天涯,歸棹杳無音訊,思婦在湖上望斷云山,也盼不到歸舟遠客,這里方始點出“閑望”的用意所在。春意闌珊,鶯語如簧,只令人愁腸欲斷,此是念及客舟去遠時的失望之情。“若耶溪”本是西施浣紗之處,用來借指思婦住所;那兒長堤垂柳,依依拂水,昔日郎騎馬來訪,如今柳色依舊,佇立長堤,卻聽不到舊侶重來的馬嘶之聲。雖然內容已從湖上轉到柳堤,但仍然歸結到蕩子遲遲未回。而且又與上面的“閑望”相互關聯。湖、堤兩處都無蹤影,其失望為何如。

此詞情致纏綿,含意婉轉,極盡低佪留連之致,思婦的身份、所處的環境以及盼望之心、失望之情,融合在景物描繪之中,通過逐步透露,間接道出,亦即以“含蓄”、“暗示”的方式來反映。

在音律方面,此詞也很有特色,可以說促節繁音,變化多端,與內容起伏很為一致,句法也隨之長短參差不齊,有二、三、四、五、七字句,錯雜用之,并且換韻頻繁,曲折盡情,顯得結構復雜而富于變化,想來演奏時悲管清瑟,抑揚婉轉,必能絲絲入扣地表達出思婦內心的無限哀怨。

參考資料:

1、 唐圭璋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 :63-64 .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