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蠻·玉樓明月長相憶

朝代:唐代

作者:溫庭筠

思戀親人

原文

玉樓明月長相憶,柳絲裊娜春無力。門外草萋萋,送君聞馬嘶。畫羅金翡翠,香燭銷成淚。花落子規啼,綠窗殘夢迷。

譯文

樓如白玉,樓外垂柳搖曳,正是暮春時節。夢中,萋萋的芳草、蕭蕭的馬鳴,閨樓中的思婦,在明月之夜,正在苦苦地思憶著遠方的離人。
羅帳上繡有一雙金色的翡翠鳥,芳香的蠟燭融為滴滴的蠟淚。窗外殘紅飄落、子規啼血,窗內殘夢凄迷、哀思綿綿。空樓相憶,思婦徒盼離人歸來。

注釋
①玉樓:樓的美稱。
②裊娜:細長柔美貌。春無力:即春風無力,用以形容春風柔軟。
③萋萋:草茂盛貌。
④畫羅:有圖案的絲織品,或指燈罩。金翡翠:即畫羅上金色的翡翠鳥。
⑤香燭:加有香料的燭,亦是對燭的美稱。銷成淚:蠟燭燃燒后垂下的蠟滴比作眼淚。
⑥子規:即杜鵑鳥,常夜鳴,聲音似“不如歸去”。

參考資料:

1、 徐慶宜選析 .唐宋詞三百首 :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4 :24頁 .
2、 袁行霈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 :46-47 .
3、 錢仲聯 .愛情詞與散曲鑒賞辭典 :湖南教育出版社 ,1992.09 :22-23 .

賞析

這是溫庭筠組詞《菩薩蠻》十四首的第六首,表現思婦在玉樓苦于思憶而夢魂顛倒的情景。綜觀全詞,起兩句為入夢,結兩句為夢醒,“門外”兩句為夢中幻景,“畫羅”兩句為夢時襯景,從室外寫到室內,由夢前寫到夢后,層次分明,脈絡清晰,兼有幽深、精絕之美。

“玉樓明月長相憶,柳絲裊娜春無力。”首兩句點明時間、地點和詩歌主人公的身份。一句“玉樓明月長相憶”,即將全詞籠罩在一片離情別緒的氛圍之中。柳絲裊娜,正是暮春時節,閨樓中的思婦,在明月之夜,正在苦苦地思憶著遠方的離人。樓如白玉,樓外垂柳搖曳,并且在明月朗照之下,景象非常清幽。春風沉醉,這應是春情生發的大好辰光,此景是思婦所見,卻教她頓生悔恨之情。“春無力”三字描寫春柳柔媚,反襯了主人公相思之久且深,暗示思婦的痛苦不堪、心神恍惚而無可奈何的情態。

“門外草萋萋,送君聞馬嘶。”三四句進一步敘述當日送行場面,萋萋的芳草、蕭蕭的馬鳴,是聲色的結合,加重了離別的氛圍。這應是思婦長久思憶而神魂飄蕩中出現的夢境,是思憶當初送別情節在夢境中的再現,此種依依惜別的剎那情景,最是離人夢繞魂牽、永不會忘卻的。

“畫羅金翡翠,香燭銷成淚。”過片寫眼前事,從室外移至室內,寫玉樓中的長夜思念:羅帳上繡有一雙金色的翡翠鳥,芳香的蠟燭融為滴滴的蠟淚。這是一個環境幽美.陳設富麗的地方,可“淚”字卻已暗示出了女主人公生活中的不幸,而一個“銷”字尤見漫漫長夜思婦難眠之孤寂。

“花落子規啼,綠窗殘夢迷。”最后一句轉寫夢,似乎矛盾,然矛盾中自有道理。或許在空樓相憶時的詞中人本已入夢,并夢見了當時送別的情景,這樣更能體現相憶之久。以景鋪敘,窗外殘紅飄落、子規啼血,窗內殘夢凄迷、哀思綿綿,此句以“花落子規啼”的凄迷景色,映襯人在夢中的痛苦情懷。

全詞描繪了遠離人的悠悠行遠,閨中人的脈脈多情,無論是“玉樓明月”的幽寂,“柳絲裊娜”的清柔,“畫羅金翡翠”的凄迷,還是“花落子規啼”的哀艷,皆是閑閑流轉,景真情真,一派自然,讀來意味深長。

參考資料:

1、 袁行霈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 :46-47 .
2、 錢仲聯 .愛情詞與散曲鑒賞辭典 :湖南教育出版社 ,1992.09 :22-23 .
3、 聶安福導讀 .溫庭筠詞集 韋莊詞集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0 :11 .
4、 傅德岷,盧晉 .唐宋詞三百首鑒賞辭典 圖文本 原文·注釋·鑒賞 :長江出版社 ,2010.11 :21頁 .
5、 王兆鵬編選 .婉約詞選 :鳳凰出版社 ,2012.04. :17頁 .
6、 艾治平 .花間詞品讀 :中國青年出版社 ,2011.12 :7-9 .
7、 黃墨谷 .唐宋詞選析 :高等教育出版社 ,1990.11 :32頁 .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