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德歌·秋

朝代:元代

作者:關漢卿

女子懷戀

原文

風飄飄,雨瀟瀟,便做陳摶睡不著。懊惱傷懷抱,撲簌簌淚點拋。秋蟬兒噪罷寒蛩兒叫,淅零零細雨打芭蕉。

譯文

寒風飄飄,冷雨瀟瀟,就是那能睡的陳摶也睡不著。說不完的煩惱和愁苦傷透了心懷,傷心的淚水撲簌簌地像斷線珍珠飛拋。秋蟬煩噪罷了蟋蟀又叫,漸漸瀝瀝的細雨輕打著芭蕉。

注釋
⑴雙調:宮調名。大德歌:曲牌名。
⑵便做:就算,即使。陳摶(tuán):五代宋初著名道士,字圖南,自號扶搖子,宋太宗賜名“希夷先生”,曾修道于華山,常一睡百天不醒。這句是說思人心切,即使做了陳摶也難以入睡。
⑶撲簌簌:流淚的樣子。
⑷蛩:蟋蟀,又名促織。這句是說:白天秋蟬不斷地鳴叫剛罷,蟋蟀接著在夜間又叫個不停。
⑸淅零零:形容雨聲。

參考資料:

1、 王學奇 等 .元曲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90 :75-76 .
2、 蘅塘退士 等 .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元曲三百首 .北京 :華文出版社 ,2009 :360 .

賞析

這首小令描寫的少婦的煩惱,是因為“人未歸”而引發的,故“懊惱傷懷抱”便成為此曲表現的重點。此曲起頭三句寫風、寫雨、寫長夜不眠,由景入情,直入懷抱。“風飄飄,雨瀟瀟”,是說風雨交加,突然而至,聲勢咄咄逼人。這開頭兩句就給脆弱的少婦帶來很大壓力。“飄飄”“瀟瀟”雙聲疊韻,音響悠長,倍增空寂之情。女主人公心緒不寧,夜難成寐,所以第三句就說“便做陳摶睡不著”。這是借五代時在華山修道的陳摶老祖的故事,極言少婦被哀思愁緒煎熬著,即使做了陳摶,也難以入睡。憂思如此之深,終至煩惱、悔恨、傷心、落淚。所以四、五句又寫道:“懊惱傷懷抱,撲簌簌淚點拋。”這是女主人公的愁苦情狀。“撲簌簌淚點拋”是對這位女主人公的悲涼心境的具體展現,并在準確地捕捉這一典型細節以后留下空間,讓讀者想像補充,其閨房幽情在充實中越發空靈。如果說在《大德歌·春》、《大德歌·夏》兩支小令里,尚局限于由于憂思而形容憔悴、瘦骨嶙峋的話,那么在《大德歌·秋》這支小令里,她的憂思就勢如潮涌,終于沖決感情的堤壩,傷心的淚水滾滾而下了。不言而喻,“撲簌簌淚點拋”,就是對這位女主人公的悲涼心境的具體展現。最后二句“秋蟬兒噪罷寒蛩兒叫,淅零零細雨打芭蕉”繼續寫景,景語皆情語,蟬噪蛩鳴,雨打芭蕉。這些外界景物強烈地襯托出女主人公的孤獨、寂寞和難以言喻的久別之苦,進一步凸現女主人公愁苦的心境。此時此刻,窗內:枕冷衾寒,形單影只;窗外:秋蟬寒蛩,輪番聒噪。這一切都融化在一起,物我不分,從而使女主人公的離思之苦得到了充分的表現。大有“梧桐聲,,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溫庭筠《更漏子·玉爐香》)的境界。

此曲從秋景寫起,又以秋景作結,中間由物及人,又由人及物,情景相生,交織成篇,加強了人物形象的真實感,大大提高了藝術感染力。

參考資料:

1、 王學奇 等 .元曲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90 :75-76 .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