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園春·夢冷蘅蕪

朝代:清代

作者:納蘭性德

悼亡

原文

夢冷蘅蕪,卻望姍姍,是耶非耶。悵蘭膏漬粉,尚留犀合;金泥蹙繡,空掩蟬紗。影弱難持,緣深暫隔,只當離愁滯海涯。歸來也,趁星前月底,魂在梨花。
鸞膠縱續琵琶,問可及、當年萼綠華。但無端摧折,惡經風浪;不如零落,判委塵沙。最憶相看,嬌訛道字,手剪銀燈自潑茶。令已矣,便帳中重見,那似伊家。

賞析

這是一首悼亡之作。柔情綿渺,哀惋深致,凄清傷感,令人蕩氣回腸。上片從似夢非夢的幻覺寫起,用漢武帝命方士招魂之典,將思念亡妻至癡的深情和盤托出。接下“蘭膏”四句一轉,說她的遺物尚存,而人已仙去。其物是人非的失落使其傷感加深加濃了。又“影弱”三句再轉寫幻覺,并假想與亡妻不是永訣而是暫離。結處順承,說這夢幻般的感受是離別后乍歸來時的情景。下片前三句說縱然是續娶了后妻,但總也比不上亡妻,如此反襯之筆更深一層地表達出對亡妻的刻骨思念。“最憶”三句,追憶舊事,只用了亡妻生前的生活小事,但卻凄惋動人。最后以“今已矣”三句作結,從幻覺中,從癡情妄想中,從追憶中回到現實中來,傷逝傷感盡在其中了。此篇可以說是詩人用血淚融鑄的一首感人至為深切的作品。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