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嘲

朝代:近代

作者:魯迅

勵志

原文

運交華蓋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頭。
破帽遮顏過鬧市,漏船載酒泛中流。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
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

譯文

交了不好的運氣我又能怎么辦呢?想擺脫卻被碰得頭破血流。
破帽遮臉穿過熱鬧的集市,像用漏船載酒駛于水中一樣危險。
橫眉怒對那些喪盡天良、千夫所指的人,俯下身子甘愿為老百姓做孺子牛。
堅守自己的志向和立場永不改變,不管外面的環境發生怎樣的變化。

注釋
1.華蓋:星座名,共十六星,在五帝座上,今屬仙后座。舊時迷信,以為人的命運中犯了華蓋星,運氣就不好。
2.破帽:原作“舊帽”。
3.漏船載酒:用《晉書·畢卓傳》中的典故:“得酒滿數百斛(hú)……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漏船:原作破船”。“中流:河中。
4.橫眉:怒目而視的樣子,表示憤恨和輕蔑。
5.孺子牛:春秋時齊景公跟兒子嬉戲,裝牛趴在地上,讓兒子騎在背上。這里比喻為人民大眾服務,更指小孩子,意思是說魯迅把希望寄托在小孩子身上,就是未來的希望。
6.成一統:意思是說,我躲進小樓,有個一統的小天下。
7.管他冬夏與春秋:即不管外在的氣候、環境有怎樣的變化。

參考資料:

1、 王偉.品經典 悟人生 詩詞擷英卷.青島市:青島出版社,2010年4月:185-186頁

賞析

“運交華蓋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頭。”其中“運交華蓋”是說生逢豺狼當道的黑暗社會,交了倒霉的壞運。“欲何求”、“未敢”都帶有反語的意味,是極大的憤激之詞,反襯出當時國民黨統治者的殘暴,形象地描畫和揭示了一個禁錮得像密封罐頭那樣的黑暗社會,概括了作者同當時國民黨的尖銳的矛盾沖突。表明他對當時國民黨統治者不抱任何幻想,對當時的政治環境極端蔑視和無比的憎恨。由此襯托無產階級戰士不畏強暴,碰壁不回的革命精神。

“破帽遮顏過鬧市,漏船載酒泛中流。”其中“鬧市”喻指敵人猖獗跋扈、橫行霸道的地方。“中流”指水深急處。這聯用象征的手法,講形勢非常險惡。作者在“破帽"與“鬧市”, “漏船”與“中流”這兩不相應且對立的事物中,巧妙地運用了一個“過”和一個“泛”,再一次形象地表現出作者臨危不懼、激流勇進的戰斗精神,襯托出革命戰士在險惡環境中是何等的英勇頑強、機智靈活。這兩句詩流露出詼諧、樂觀的情趣,表現出寓莊于諧的特色。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是全詩的核心和精髓,集中地體現出作者無產階級的世界觀。前四句敘寫處境和戰斗行動,這兩句揭示內心深處的感情,把全詩的思想境界推到了高峰。這兩句詩,表達作者對人民的強烈的愛和對敵人的強烈的憎,表現了作者在敵人面前毫不妥協,為人民大眾鞠躬盡瘁的崇高品德。這句是全詩主題的集中體現,也是作者感情表達的最高潮。

“躲進個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其中“小摟”是作者居住的地方。“躲進”有暫時隱避下來的意思。 “躲"字,融合著巧與敢的雙重意味。前一句十分風趣地道出了作者當時戰斗環境的特點和善于斗爭的藝術,反映出作者自信、樂觀的心境和神情。后一句寫無所畏懼、韌戰到底的決心。這就把前一句的戰斗內容揭示得更加鮮明,使寓莊于諧的特色表現得更加突出。既表明作者不管形勢怎樣變幻,前途如何艱險,決心為革命堅持不懈地斗爭,又是對當時國民黨統治者出賣民族利益的罪行的辛辣諷刺。這一語雙關的結尾,增強了本詩的主題。

這首詩是一首抒情詩,是作者魯迅從自己深受迫害,四處碰壁中迸發出的憤懣之情,有力地揭露和抨擊了當時國民黨的血腥統治,形象地展現了作者的硬骨頭性格和勇敢堅毅的戰斗精神。

參考資料:

1、 江蘇省中小學教師進修教材編寫組.江蘇省中學教師進修教材 現代文選.南京市:江蘇省中小學教師進修教材編寫組,1981年:54頁
2、 李云海.干部名篇選讀.長沙市:湖南大學出版社,1987年:259頁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