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西太一宮壁二首

朝代:宋代

作者:王安石

懷念感嘆

原文

柳葉鳴蜩綠暗,荷花落日紅酣。
三十六陂春水,白頭想見江南。

三十年前此地,父兄持我東西。
今日重來白首,欲尋陳跡都迷。

譯文

譯文
柳葉與鳴叫的蟬顯出暗綠的顏色,落日的紅光映在荷塘上,使那一池紅蓮更加紅艷奪目。
望見了池塘中的春水,讓已經白頭的我回想起了江南。

三十多年前父親兄長帶我來到這里,牽著我的手,從東走到西,從西走到東。
今天故地重游而頭發早已花白,想尋找從前見過的景色不禁令人迷茫。

注釋
⑴西太一宮:道教廟宇,宋仁宗天圣年間所建。洪邁《容齋三筆》:西太一宮,在汴京(今河南開封)西南八角鎮。
⑵鳴蜩(tiáo):鳴蟬。
⑶酣:濃透。“柳葉”二句:一作“草色浮云漠漠,樹陰落日潭潭”。
⑷三十六陂(bēi):池塘名,在汴京附近。陂:池塘。江南揚州附近也有三十六陂,故詩中云“想見江南”。春水:一作“流水”。
⑸持:攜帶。

參考資料:

1、 霍松林 等.宋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7:221-223
2、 高克勤 等.王安石及其作品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35-36

賞析

第一首,“柳葉鳴蜩綠暗,荷花落日紅酣”這兩句寫所見景物,純以名詞巧妙組合,色彩對比鮮明。“綠”而曰“暗”,極寫柳葉之密,柳色之濃。鳴蜩,就是正在鳴叫的知了(蟬)。“柳葉”與“綠暗”之間加入“鳴蜩”,見于那些知了隱于濃綠之中,不見其形,只聞其聲,視覺形象與聽覺形象渾然一體,有聲有色。“紅”而曰“酣”,把荷花擬人化,令人聯想到美人喝醉了酒,臉龐兒泛起了紅暈。“荷花”與“紅酣”之間加入“落日”,不僅點出時間,而且表明那本來就十分嬌艷的荷花,由于落日的斜照,更顯得紅顏似醉。第三句“三十六陂春水”補寫池塘水,但寫的不僅是眼中的水,更主要的是,還是回憶中的江南春水。最后一句“白頭想見江南”,由眼前的景色聯想到故鄉。三四兩句有回環往復之妙。就是說,讀完“白頭想見江南”,還應該再讀“三十六陂春水”。眼下是夏季,但眼前的陂水卻像江南春水那樣明凈,因而就聯想到江南春水,含蓄地表現了撫今追昔、思念親人的情感。

此詩前兩句就“柳葉”“荷花”寫夏景之美,用了“綠暗”“紅酣”一類的字面,色彩十分濃艷美麗。這“紅”與“綠”是對照的,因對照而“紅”者更紅,“綠”者更綠,景物更加動人。第四句的“白頭”,與“綠暗”“紅酣”的美景也是對照的,但這對照在“白頭”人的心中卻引起無限波瀾,說不清是什么滋味。全詩由真入幻,觸景生情,語意簡明而含蓄。

第二首,“三十年前此地,父兄持我東西”這兩句回憶初游西太一宮的情景。三十年是概指,當年初游此地,他還幼小,父親和哥哥王安仁牽著他的手,從東走到西,從西游到東。而歲月流逝,三十多年過去了,父親早已去世,哥哥也不在身邊,真是“向之所歡,皆成陳跡”。于是由初游回到重游,寫出了下面兩句:“今日重來白首,欲尋陳跡都迷。”——“欲尋陳跡”,表現了對當年父兄同游之樂的無限眷戀。然而連“陳跡”都無從尋覓了。四句詩,從初游與重游的對照中表現了今昔變化——人事的變化,家庭的變化,個人心情的變化。言淺而意深,言有盡而情無極。比“同來玩月人何在,風景依稀似去年”(趙嘏《江樓感舊》)之類的寫法表現了更多的內容。

這組詩的第一首是最受關注的,其色彩、意象、意味,俱不可及。但讀者也不能忽略了第二首。這兩首詩所寫的是同一情事,是一個整體,它們是互相完成的關系,只有在整體上理解了這兩首詩之后,才能更好地理解其中的一首。第一首是以興象的方式來傳達詩意的,既有意境,也有意味;第二首則不具備第一首的色彩、意象之美,它是以敘述的方式來傳達詩意的,但卻同樣有很動人的意味。

參考資料:

1、 霍松林 等.宋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7:221-223
2、 高克勤 等.王安石及其作品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35-36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