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登蘭山寄張五

朝代:唐代

作者:孟浩然

唐詩三百首秋天登高懷人

原文

北山白云里,隱者自怡悅。
相望試登高,心隨雁飛滅。
愁因薄暮起,興是清秋發。
時見歸村人,沙行渡頭歇。
天邊樹若薺,江畔洲如月。
何當載酒來,共醉重陽節。

譯文

譯文
面對北山嶺上白云起伏霏霏,我這隱者自己能把歡欣品味。
我試著登上高山是為了遙望,心情早就隨著鴻雁遠去高飛。
憂愁每每是薄暮引發的情緒,興致往往是清秋招致的氛圍。
在山上時時望見回村的人們,走過沙灘坐在渡口憩息歇累。
遠看天邊的樹林活象是薺菜,俯視江畔的沙洲好比是彎月。
什么時候你能載酒到這里來,重陽佳節咱們開懷暢飲共醉。

注釋
⑴蘭山:一作“萬山”。萬山,一名漢皋山,又稱方山、蔓山,在湖北襄陽西北十里。張五:一作“張子容”,兄弟排行不對,張子容排行第八。有人懷疑張五為張八之誤。
⑵“北山”二句:晉陶弘景《詔問山中何所有賦詩以答》:“山中何所有?嶺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這兩句由此變化而來。北山:指張五隱居的山。北:一作“此”。隱者:指張五。
⑶相望:互相遙望。試:一作“始”。
⑷“心隨”句:又作“心飛逐鳥滅”、“心隨飛雁滅”、“心隨鳥飛滅”等。
⑸薄暮:傍晚,太陽快落山的時候。《楚辭·天問》:“薄暮雷電,歸何憂?厥嚴不奉,帝何求?”
⑹清秋:明凈爽朗的秋天。晉殷仲文《南州桓公九井作》詩:“獨有清秋日,能使高興盡。”一作“清境”。
⑺歸村人:一作“村人歸”。
⑻沙行:一作“沙平”,又作“平沙”。渡頭:猶渡口。過河的地方。
⑼“天邊”二句:隋薛道衡《敬酬楊仆射山齋獨坐》中有:“遙原樹若薺,遠水舟如葉。”這兩句似是據此變化而成。薺:薺菜。洲:又作“舟”。
⑽何當:商量之辭,相當于”何妨“或”何如“。
⑾重陽節:古以九為陽數之極。九月九日故稱“重九”或“重陽”。魏晉后,習俗于此日登高游宴。

參考資料:

1、 蘅塘退士 等.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元曲三百首.北京:華文出版社,2009:123
2、 鄧安生 孫佩君.孟浩然詩選譯.成都:巴蜀書社,1990:67-69

賞析

這是一首臨秋登高遠望,懷念舊友的詩。全詩情隨景生,以景烘情,情景交融,渾為一體。“情飄逸而真摯,景情淡而優美。”詩人懷故友而登高,望飛雁而孤寂,臨薄暮而惆悵,處清秋而發興,希望摯友到來一起共度佳節。“愁因薄暮起,興是清秋發”,“天邊樹若薺,江畔洲如月”,細細品嘗,夠人玩味。

開頭二句從晉代陶弘景《答詔問山中何所有》詩脫化而來,點明”自怡悅“,為登高望遠的緣由之一。

三四兩句起,進入題意。“相望”表明了對張五的思念。由思念而登山遠望,望而不見友人,但見北雁南飛。這是寫景,又是抒情,情景交融。雁也看不見了,而又近黃昏時分,心頭不禁泛起淡淡的哀愁,然而,清秋的山色卻使人逸興勃發。

“時見歸村人,平沙渡頭歇,天邊樹若薺,江畔洲如月”,是寫從山上四下眺望。天至薄暮,村人勞動一日,三三兩兩逐漸歸來。他們有的行走于沙灘,有的坐歇于渡頭。顯示出人們的行動從容不迫,帶有幾分悠閑。再放眼向遠處望去,一直看到“天邊”,那天邊的樹看去細如薺菜,而那白色的沙洲,在黃昏的朦朧中卻清晰可見,似乎蒙上了一層月色。

這四句詩是全篇精華所在。在這些描述中,作者既未著力刻畫人物的動作,也未著力描寫景物的色彩。用樸素的語言,如實地寫來,是那樣平淡,那樣自然。既能顯示出農村的靜謐氣氛,又能表現出自然界的優美景象。正如皮日休所謂:“遇景入詠,不拘奇抉異。……涵涵然有云霄之興,若公輸氏當巧而不巧者也。”沈德潛評孟詩為“語淡而味終不薄”,實為孟詩的重要特征之一。這四句詩創造出一個高遠清幽的境界,同“松月生夜涼,風泉滿清聽”“微云淡河漢,疏雨滴梧桐”“野曠天低樹,江清月近人”等詩的意境,是頗為近似的。這也代表了孟詩風格的一個重要方面。

“何當載酒來,共醉重陽節”,照應開端數句。既明點出“秋”字,更表明了對張五的思念,從而顯示出友情的真摯。

參考資料:

1、 李景白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 :76-77 .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