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馬歌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雜言人生暮年

原文

天馬來出月支窟,背為虎文龍翼骨。
嘶青云,振綠發,蘭筋權奇走滅沒。
騰昆侖,歷西極,四足無一蹶。
雞鳴刷燕晡秣越,神行電邁躡慌惚。
天馬呼,飛龍趨,目明長庚臆雙鳧。
尾如流星首渴烏,口噴紅光汗溝朱。
曾陪時龍躡天衢,羈金絡月照皇都。
逸氣棱棱凌九區,白璧如山誰敢沽。
回頭笑紫燕,但覺爾輩愚。
天馬奔,戀君軒,駷躍驚矯浮云翻。
萬里足躑躅,遙瞻閶闔門。
不逢寒風子,誰采逸景孫。
白云在青天,丘陵遠崔嵬。
鹽車上峻坂,倒行逆施畏日晚。
伯樂翦拂中道遺,少盡其力老棄之。
愿逢田子方,惻然為我悲。
雖有玉山禾,不能療苦饑。
嚴霜五月凋桂枝,伏櫪銜冤摧兩眉。
請君贖獻穆天子,猶堪弄影舞瑤池。

譯文

譯文
天馬來自于月支窟那個地方,它脊背的毛色如同虎紋一樣漂亮,骨如龍翼一樣堅韌有力。
天馬仰天而嘶,聲震青云;它搖動著的鬃毛,像綠發一樣明亮。它蘭筋權奇,骨相神駿,飛跑起來,倏然而逝,連影子也看不清楚。
它騰邁昆侖,飛越西極,四蹄生風,從不失足。
雞鳴時它還在燕地刷毛理鬃,到傍晚時它已在越地悠閑地吃草了。其神行之速真如電閃一般,只見其影而不見其形。
天馬呼嘯著馳騁而過,就像是飛龍一樣窈矯。它目如明星,膀如雙鳧。
尾如流星,首如渴鳥,口噴紅光,汗流如血。它曾與宮中的御馬一道在天街上奔馳,羈金絡月,光照皇都。
豪逸之氣,凌邁九州。此時天馬的身價,就是堆積如山的白壁,也難抵其值。
那些所謂的名馬,什么紫燕之類,跟它相比,真是不值一提。
但是時過境遷,好景不長。如今的天馬,雖然依日顧戀天子的車駕。
它奔跑起來依然能馳騁萬望,聳躍浮云,英姿不減當年,但卻適望天門,腳因而不得進了。
遇不到寒風子這樣的識馬者,誰還認得逸景這樣的名馬呢?
想當年,曾經駕著穆天子的車駕,穿過白云,邁越丘山,前往西天與西王母相會,是何等的神氣得意啊。
但如今卻駕著鹽車向著高峻的山坡上苦苦掙扎,鹽車倒行下滑而力盡途中,天色已晚。
對天馬此種不幸之遭遇,只有伯樂才會中適停車為之撫慰悲嘆,少盡其力而老被遺棄。
多么想能夠遇到像田子方這樣的仁人啊,只有他才會對老馬的命運為之悲慨和同情。
五月的嚴霜摧凋了桂枝,天馬伏櫪含冤無草可食。雖然昆侖玉山之上有仙禾,可是,卻難以療救如今落傀天馬之苦饑啊。
諸君有哪位可憐這匹年老的天馬,請您贖獻給穆天子,它雖不能出力拉車了。但在瑤池上作一匹弄影的舞馬,總還是可以的吧!

注釋
天馬:即大宛馬。《史記·大宛列傳》:“天子發書《易》,云神馬當從西北來。得烏孫馬,名曰‘天馬’。及得大宛汗血馬,益壯。更名烏孫馬曰‘西極’、名大宛馬曰‘天馬’。” 月支窟:月支,一作月氏,西域古國名。先在甘肅敦煌祁連之間,后被勾奴所逐,遷于今阿富汗東北。《史記·大宛列傳》:“大月氏在大宛西可二三千里,居溈水北。……始月氏居敦煌、祁連間,及為匈奴所敗,乃遠去,過宛,西擊大夏而臣之。遂居溈水北,為王庭。”《正義》:“萬震《南州志》云:(大月氏)在天竺北可七千里,地高燥而遠。國王稱天子,國中騎乘常數十萬匹,城郭宮殿與大秦國同。人民赤白色,便習弓馬。土地所出及奇偉珍物,被服鮮好,天竺不及也。”康泰《外國傳》云:“外國謂天下有三象:中國為人象,大秦為寶象,月支為馬象。”月支窟,當指所傳生天馬的湖邊。一說是指敦煌附近的渥洼水。
虎文:馬毛色似虎脊文。《漢書·禮樂志》:“《天馬歌》:虎脊兩,化若鬼。”應劭曰:“馬毛色如虎脊者多兩也。”
綠發:指馬鬃、馬額上毛。
蘭筋:馬額上筋名。《文選》陳琳《為曹洪與魏文帝書》:“整蘭筋。”李善注:“《相馬經》云:一筋從玄中出,謂之蘭筋。玄中者,目上陷如井字。蘭筋樹者千里。呂向注:“蘭筋,馬筋節堅者,千里足也。” 權奇者:奇異非常。漢《天馬歌》:“志倜儻,精權奇。”王先謙《漢書補注》:“權奇、奇譎非常之意。” 滅沒:謂無影無聲。《列于·說符》:“天下之馬者,若滅若沒,若亡若失,若此者,絕塵洱轍。”
西極:極西之地。漢《天馬歌》:“天馬俫,從西極。涉流沙,九夷服。”
四足無一蹶:謂奔跑如風,絕無一失。蹶,失蹄也。
“雞鳴”句:此句是說,早晨還在燕地刷洗鬃毛,晚間已經到了越地吃草科了。形容馬速極快。晡,傍晚。秣,草料,此處作喂馬講。杜預曰:以粟飯馬曰秣。《文選》顏延年《赭出馬賦》:“日刷幽燕,晝秣荊越。”
“神行”句:此句謂馬行速度之快,像閃電一樣,一閃而過,連影子還沒看清楚,馬就奔過去了。 電邁,疾速行進。電,喻快速。邁,前進,行進。恍惚:瞬間,極短的時間
飛龍:指駿馬。《文選》顏延年《赭白馬賦序》:“馬以龍名。”辛善注:“《凋禮》曰:凡馬八尺以上稱龍。”
目明長庚:眼像長庚星一洋明亮。長庚,星名,又名啟明、太白星,即金星。以金星運行軌道所處方位不同而有長庚啟明之別:晨出東方為啟明,昏見西方為長庚。《詩經·小雅·大東》:“東有啟明,西有長庚。”《史記·天官書》:“察日行以處位于太白。”《索引》:“《韓詩外傳》:‘太白晨出東方為啟明,昏見西方為長庚。’” 臆雙鳧:馬的前胸像一對鴨子。臆,胸脯。鳧,野鴨。《齊民要術》卷六:“馬胸欲直而出,鳧間鵒并,望之如雙鳧。”
流星:指慧星。
渴烏:水車上灌水用的竹筒。《后漢書·宦者列傳·張讓傳》:“又作翻車渴烏,施于橋西,用灑南北郊路。”李賢注:“翻車,設機車以引水。渴烏,為曲簡,以引水上也。”此句意,王琦所注云:“此言馬尾流轉,有似奔星,馬首昂嬌,狀類渴烏。即如慧如鷹之意。”
口噴紅光:《齊民要術》卷六:“相馬,……口中色欲得紅白如火光為善材,多氣,良且壽。” 汗溝朱:馬前腿胛處沉汗如血。 汗溝:馬前腿和胸腹相連的凹形部位,馬疾馳時為汗所流注,故稱。[3] 朱,血色,—作珠。《漢書·西域傳》:“大宛國多善馬,馬汗血,言其先天馬子也。”《文選》顏延年《赭白馬賦》:“膺門朱赭,汗溝走血。”
大衢:天街。
羈金絡月:指用黃金裝飾的馬絡頭。曹植《白馬篇》:“白馬飾金羈,聯翩西北馳。”月,月題。馬額上當顱如月形者也。《文選》顏延年《賭白馬賦》:“兩權協月。”李善注:“《相馬經》曰:頰欲圓,如懸壁,因謂之雙壁,其盈滿如月。”
棱棱:威嚴貌。
九區:九州也。
白璧如山:言白璧之多也。
沽:買也。
紫燕:良馬名。劉劭《趙都賦》:“良馬則赤兔、奚斯、常驪、紫燕。”
君軒:天子之車也。鮑照《東武吟》:“疲馬戀君軒。”
“駷躍”句:此句天馬行空之快捷。駷,音聳。勒馬銜令馬疾走。矯,矯首也。
躑躅:欲進不進貌。
閶闔:天門。此喻京城或宮廷之門。漢《天馬歌》:“天馬徠,龍之媒。游閶闔,觀五臺。”
寒風子:古之善相馬者。《呂氏春秋·恃君覽·觀表》:“古善相馬音,寒風子善相口齒,麻朝相頰,……凡此十人者,皆天下之良工也。”
逸景:良馬名。
“白云”句:此句化用《穆天子傳》卷三:“西王母為天子謠曰:‘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遠,山川間之。’”之意。
“崔嵬”句:《戰國策·楚策》:“夫驥之齒至矣,服鹽車而上太行。蹄申膝折,尾湛跗潰,漉汁灑地,白汗文流,中坂遷延,負轅不能上。伯樂遭之,下車攀而哭之。解纻衣以冪之。驥于是俯而噴,仰而鳴,聲達于天,若出金石者,何也?彼見伯樂之知己也。”崔嵬,山高峻貌。峻坂,陡坡也。
“倒行”句:安旗注云:“倒行逆施,謂天馬遭遇之苦。畏日晚,謂年老衰,余日無多也。”《史記·伍子胥列傳》:“吾日暮涂遠,吾故倒行而逆施之。”
伯樂:古之善相馬者,姓孫名陽。剪拂:梳剪其毛鬃,洗拭其塵垢。
田子方:《韓詩外傳》卷八:“昔者,田子方出,見老馬于道,喟然有志焉。以問于御者曰:‘此何馬也?’曰:做公家畜也。罷而不能用,故出放也。’田子方曰:‘少盡其力而老棄其身,仁者不為也。束帛而贖之。窮士聞之,知所歸心矣。’”
為我悲:注云:一作恩。
玉山禾:昆侖山之仙禾。《文選》張協《七命》:“瓊山之禾。”李善注:“瓊山禾,即昆侖之山木禾。《山海經》曰:昆侖之上有木禾,長五尋,大五圍。”
“嚴霜”句:用鄒衍事,謂已無罪而受冤也。《論衡·感虛篇》:“鄒衍無罪,見拘于燕,當夏五月,仰天而哭,天為隕霜。”
櫪:馬槽也。
“請君”二句:請人薦舉入朝之意。穆天子,即周穆王。此喻當今天子。《列子》卷三:“穆王……肆意遠游,命駕八駿之乘,……遂賓于西王母,觴于瑤池之上》。”

參考資料:

1、 古代漢語詞典 編寫組 .古代漢語詞典 :中華書局 ,2009 .
2、 詹福瑞 等 .李白詩全譯 .石家莊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76-80 .

賞析

本詩可分為五段。第一段寫天馬的神峻,詩人以此來比喻自己非凡的才能。頭一句首寫出天馬的不凡來歷。天馬并非產于中土,傳說天馬出產在西域月支國的山洞中。月支、大宛等國,俱在新疆伊犁河和蘇聯伊塞克湖一帶,故在漢人的眼中,那就是“西極”。這匹天馬的背上的毛色就象虎皮的花紋一樣,它長著飛龍的翅膀,形象更加神奇。接著,詩人描寫天馬馳奔的神姿:它嘶聲響徹青云,跑起來鬃毛象綠發一樣飄蕩;它的雙目之上蘭筋突起,權骨奇異,飛奔起來霎時間就不見了蹤影。它從神話中的昆侖山上騰躍而起,跨越了西極的千山萬水,四蹄生風,無一閃失。它飛奔的神速簡直令人不敢相信。雞鳴時它還在北方的燕地(北京、河北、遼寧一帶)刷洗鬃毛、下午申時(約為三、四點鐘)已經奔馳到南方的越地(浙江地區),在那里安詳地吃草。它奔走的速度真如電閃流星,一閃即過,使人們來不及看清它的身影,它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這里詩人以描寫天馬的神異來喻自己的卓越才能。對于自已的才能,李白一向是非常自負的,甚至于在不了解他的人看來,簡直是說大話。而了解他的人,都稱他有王霸之才,堪為帝王之佐。

第二段,寫天馬也曾有過“躍天衢”、“照皇都”的得意時刻。以此來比喻他在天寶初在長安待詔供奉翰林的一段寵遇。在天馬得意的時期,它仰頭呼嘯,揚蹄飛奔,象飛龍似的。它的眼睛象長庚星一樣的明亮,它的胸脯,兩塊肌肉鼓鼓的,象一雙鴨子一樣豐滿,掃尾迅似流星,昂頭猶如烏鷹,口噴紅光,膊出汗血,是何等的駿健精神。它曾和天子御廄中的龍馬一起在長安的大道上并駕齊驅,頭上的金羈絡頭套在月一樣豐滿的兩頰上,金光閃耀,影照皇都。它逸然自得,威風凜凜,聲傳九州。一時間,它的身價倍增,即使是白璧如山,價值連城也換不去這匹天馬。再回頭瞧瞧那古代曾名貴一時的駿驥紫燕,相比之下,那紫燕竟笨得象條驢!詩人天寶初年的恩寵和身價,就是透過這樣的描繪給反射出來的。

第三段寫天馬被丟棄冷落的情狀。它雖然依戀君王的車駕,不忍離去,但是已得不到君王的愛憐,只好騰躍驚矯,四方奔馳。象浮云一樣飄蕩萬里。回首遙望天門,再也逢遇不到象寒風子那樣識馬的人,會用它這匹周穆王的千里馬“逸景”的后代。天馬的這種遭遇與李白逐出長安后的情況,何其相似。

第四段寫天馬的晚年。它拉著鹽車,仰望青天,那天上的白云是多么悠閑自在,它自己卻忍辱負重,向著陡峭的山坂攀登,真象是倒行逆施一樣困難。抬頭看,前面的丘陵連綿,道路遙遠而沒有盡頭。紅日西墜,天色漸晚。它想起了古代的伯樂,曾經撫摸著蹄折脛斷的駿馬,哀傷它少盡其力,老了而被棄。這匹遭難的天馬,正象征著李白晚年因永王事件而遭難的悲慘處境。

最后一段,寫天馬希望能夠遇到象田子方這樣的仁人,同情它、起用它。田子方是戰國時的仁人。一次,田子方在路上遇見了一個人趕著一匹老馬,問他要干什么,那人回答說,這是他主人家的一匹馬,因老而無用,要牽出去賣掉。田子方說:“少盡其力而老去其身,仁者不為也。”就掏錢將這匹馬買下了。李白所需要的正是這種同情和理解。若不被理解和同情,其實就是有昆侖山上的瓊草玉禾,也不能療救自己的痛苦,這匹天馬的遭遇,就象是五月的桂枝遭到了意外的嚴霜摧打,它有著無限的冤屈私不平。它希望有象田子方這樣的識才仁人,能夠把自己獻給穆天子。雖然老了,已不能駕車奔馳,但是,在王母娘娘的瑤池盛會上,當一名舞馬總還是可以的。嚴霜五月”說的是戰國時鄒衍的故事。鄒衍奉事燕惠王,竭盡忠誠,反被小人讒毀,被關進監獄,他仰天大哭,感動了蒼天,夏天五月竟下了一場嚴霜。在這里,李白用以說明自己被系獄流放是冤枉的,他象這匹天馬一樣。伏櫪銜冤摧兩眉”。唐玄宗時,宮中常有馬戲,舞馬立于臺上,按著音樂節奏進退起臥,抬起前腿為君王祝壽。這里是說,如今我老了,盡管不堪大用,但是做一名宮廷文學侍臣,為國家朝廷獻出些綿薄之力還是可以的。

李白一生可以說是與王侯權貴、世俗禮教相斗爭、相對立的。但是,他也有妥協的一面。馬克思評價歌德時說,他是一個一偉大的詩人,同時身上也有德國庸人的氣味。同理,對李白的評價也適用。讀者不能因他有過對統治者抱有幻想以及對功名有所追求留連而否定他對統治者反抗精神的一面。相反,通過李白在高壓的痛苦下,使得他的靈魂發生扭曲的悲劇中,讀者可以看到封建社會的黑暗勢力對一個天才的心靈和肉體的摧殘,從而更加理解詩人痛苦的心靈,更加痛恨這個不合理的社會。此詩既是詠天馬,也是喻李白自己,二者渾然一體,聲情并茂,表現了李白的二重性格,是一首成功的詠物詩。

參考資料:

1、 葛景春著 .李白思想藝術探驪 :中州古籍出版社 ,1991年02月第1版 :340-343 .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