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坐吟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樂府女子音樂

原文

冬夜夜寒覺夜長,沉吟久坐坐北堂。
冰合井泉月入閨,金缸青凝照悲啼。
金缸滅,啼轉多。掩妾淚,聽君歌。
歌有聲,妾有情。情聲合,兩無違。
一語不入意,從君萬曲梁塵飛。

譯文

寒冷的冬夜,覺得特別漫長。一個女子久久地坐在北堂沉吟。
寒泉結冰,冷月入閨,一燈如豆。發出清冷的寒光,繚著女子的滿面淚痕。
燈火忽被寒風吹滅,她更感凄涼,哭得更加悲切。忽然聽見了一個男子的歌聲,她擦干了臉上的眼淚,停住了悲泣,專注地聽著。
歌聲有深意,妾心有深情,情與聲相合,兩情無違背。
若有一言不合妾之意,任你余音繞梁歌萬曲,也不動心。

注釋
⑴夜坐吟:樂府古題,始自鮑照詩《代夜坐吟》,宋郭茂倩《樂府詩集》歸入《雜曲歌辭》類。王琦注:“《夜坐吟》,始自鮑照。……蓋言聽歌逐音,因音托意也。”
⑵覺夜長:語出《古詩十九首》:“愁多知夜長。”
⑶北堂:謂婦人居處。《詩經·衛風·伯兮》孔穎達疏:“婦人所常處者,堂也。……房半以北為堂。堂者,房室所居之地。”
⑷冰合井泉:謂天寒井水結冰。閨:女子住室。
⑸金缸:銅制之燈盞。《文選》班固《西都賦》:“金缸銜璧。”呂延濟注:“金缸,燈盞也。”青凝:一作“凝明”,燈之青光凝止不動貌。
⑹金缸:一作“青缸”。
⑺無違:沒有違背。
⑻從:通“縱”。梁塵飛:《太平御覽》卷五七引劉向《別錄》:“漢興以來,善歌者魯人虞公,發由清哀,蓋動梁塵。”《文選》陸機《擬古·東城一何高》:“一唱萬夫嘆,再唱梁塵飛。”

參考資料:

1、 彭定求 等.全唐詩(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384
2、 詹福瑞 等.李白詩全譯.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91-92

賞析

李白此詩,襲“聽歌逐音,因音托意”之旨,設為男女敘情之辭,而從女方著筆。鮑照《夜坐吟》以“冬夜”起興,此詩亦然。“冬夜”、“沉吟”兩個七字句,言“坐吟”之時與地。時:“冬夜”;地:“北堂”。“冬夜”自然寒冷,而“北堂”為甚。“冬夜”之長,原不須因寒而后覺知,詩人說“夜寒覺夜長”,蓋以寒之難受而更覺其長也。然而,詩中主人公不顧寒之甚,仍然坐“北堂”沉吟,而且久坐,究竟“沉吟”什么,詩里沒有說,也不必說,讀下去,自然會明白。“冰合”、“金缸”句,仍為兩個七字句,但換了韻。詩,一般地說,換韻便換意。此處亦然。“水合井泉”,承“夜寒”而來;“月入閨”、“金缸青凝”(一作“青光凝明”),承“久坐”而來。隨著時間的推移,詩中主人公更悲不自勝,已由“沉吟”而“悲啼”了。究竟為什么,詩仍然沒有說,需要繼續往下讀。“金缸滅,啼轉多”。韻換,句式亦換,七字句已換為三字句,節奏顯得更迫促了。時間更往前移,“金缸”滅了;不用說,月也斜了。詩中主人公的情緒,不但“悲啼”,而且“啼轉多”了。為什么,詩仍然沒有說,還要繼續往下讀。“掩妾淚,聽君歌”。韻和句式都未變,但詩中主人公的情緒卻變了。她已是掩淚聽歌了。歌里說些什么,詩沒有說,但它所產生的效果卻是驚人的。它一下就改變了詩中主人公那種悲不自勝的情緒,把她“轉多”的“悲啼”一下就鎮住了。這顯示了非常強烈的藝術效果。但這歌為什么能產生這樣一個效果,詩沒有說,還要繼續往下讀。下面,又是兩個三字句:“歌有聲,妾有情”。韻變而句式未變。如果說,上面兩個三字句,語似平緩而意卻頓變,那么,這兩個三字句,語與意都可說是頓變。詩就是這樣逐步向其重心折進。這是詩人的富有特色的精心結構。從這六個字已可望到詩里感情浪潮的高峰,接近上面伏下的問題的答案。原來,詩中主人公的“沉吟”、“悲啼”以至于“啼轉多”,乃是未能獲得愛情的痛苦所致,而這歌聲里卻有一種與“妾情”相通的東西,它把詩中主人公從沉痛中喚醒。這就是情,情的力量。真是“何物人間情一點”,簡直可以貫金石而俱穿。接著,詩中寫出這種情的特點:“情聲合,兩無違。”原來,這是把兩顆心完全貼在一起的情,無怪乎它能產生這么大的力量。這也是韻變而句式未頓變。因為這六字與前六字,既緊緊相連,而又有其重要進展。問題的全部答案就揭示在這里。詩至此,似已無話可說了;但作者又翻出了一層新意。這里一個五字句、一個七字句,是從反面來一個假設,言如果歌里有一句不中(入,中、去聲)意的話,那么,不管它怎么多,怎樣美妙,就像陸機的詩所說:“再唱梁塵飛”,或如劉向《別錄》所說:“盡動梁塵”,把屋梁所有的灰塵都驚起來,也就像鮑照的詩所說“萬曲不關心”了,不聽了。從君,任你。這就從反面強調了感情的可貴在于:真摯、純潔,不容羼入半點塵埃;否則,就一文不值。

這首詩,韻凡四變,句式凡三變。不像鮑照之作,一韻到底,句式不過一變。蓋以騰踏之勢,步步設疑,層層折進,引人入勝。入后,既揭示其底蘊,又從反面來一筆,把要強調的情強到最高的程度。這是詩的價值。在以前的樂府里是沒有過的,也不是鮑照的那首只寫到“體君歌,逐君音。不貴聲,貴意深”的同題之作所能比擬的。

參考資料:

1、 宋緒連 初旭.三李詩鑒賞辭典.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92:91-93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