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行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人生時間惜時

原文

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滿。
蒼穹浩茫茫,萬劫太極長。
麻姑垂兩鬢,一半已成霜。
天公見玉女,大笑億千場。
吾欲攬六龍,回車掛扶桑。
北斗酌美酒,勸龍各一觴。
富貴非所愿,與人駐顏光。

譯文

白天那么短暫啊,百年一瞬間就消失。
蒼穹浩浩茫茫,太極經歷了萬劫的時光。
連麻姑下垂的兩鬢,已有一半已成白霜。
天公看見玉女,曾經大笑億千次。
吾欲攬轉為太陽駕馬車的六龍,回車駛向東方,掛在扶桑樹傍。
用北斗星酌滿美酒,勸六龍各飲一觴。
富貴非我所愿,但愿能停駐青春的容光。

賞析

古往今來,人生壽夭乃是人類最關心的問題之一,多少人曾為之發出過無窮的浩嘆:“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曹操《短歌行》)“置酒高堂,悲歌臨觴”(陸機《短歌行》),久爾久之,《短歌行》遂成專詠這一問題的篇章。歌而謂之“短”,既指歌調之短促,也隱含人生短促之意。李白這首同名詩作,沿襲了古老的主題,但寫法上卻將寫實與想象熔于一爐,極富浪漫色彩。

詩分上下兩段。前八句言百年(人的一生)易滿,天地無窮,時間無限,神仙尚且兩鬢成霜,凡人何堪;只有天公、玉女才能與時長存,千年萬載,操控天象(玉女投壺不中者天笑。天笑,天無雨閃電)。后六句詩人突發奇想,欲阻攔六龍,留住時光,使人生不老,青春永駐。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