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夜郎贈辛判官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懷念感傷失意

原文

昔在長安醉花柳,五侯七貴同杯酒。
氣岸遙凌豪士前,風流肯落他人后?
夫子紅顏我少年,章臺走馬著金鞭。
文章獻納麒麟殿,歌舞淹留玳瑁筵。
與君自謂長如此,寧知草動風塵起。
函谷忽驚胡馬來,秦宮桃李向明開。
我愁遠謫夜郎去,何日金雞放赦回?

譯文

往昔我們在長安醉眠花柳,與王公貴胄們同杯喝酒。
豪士面前,氣岸凜然,什么時候風流肯落他人之后。
當時夫子清晨紅顏,我也當少年之時,在章華臺走馬揮金鞭。
在麒麟殿獻納文章,聽歌看舞淹留在豪華﹑珍貴的玳瑁宴席。
原以為咱們就這樣長久過下去了,那知道草動風塵起,那安祿山小子反了。
函谷關忽報胡馬殺來,皇上身邊的人一個個得以提拔,如同秦宮向陽的桃李開得格外絢麗。
我現在卻遠謫到夜郎去,愁死我了,何日朝廷金雞大赦,讓我回來?

注釋
①五侯:《漢書·元后傳》:河平二年,上悉封舅譚為平阿侯,商成都侯,立紅陽侯,根曲陽侯,逢時高平侯,五人同日封,故世謂之五侯。
七貴:潘岳《西征賦》:窺七貴于漢庭。李善注七姓謂呂、霍、上官、趙、丁、傅、王也。
唐人多以漢暗喻本朝之事,故五侯七貴借指當時與李白結交的達官顯貴。
②氣岸,猶意氣。
③章臺,漢時長安城有章臺街,是當時長安妓院集中之處,后人以章臺代指妓院賭場等場所。《漢書·張敞傳》:“時罷朝會,過走馬章臺街,使御吏驅,自以便面拊馬。”顏師古注謂其不欲見人,以扇自障面。后世以“章臺走馬”指冶游之事。
④漢代宮殿名,《漢書·佞幸傳·董賢》:“后上置酒 麒麟殿 , 賢 父子親屬宴飲。”
⑤淹留,停留。淹,滯留。
⑥玳瑁筵:筵,席也。玳瑁筵為詩中常用語,蓋華靡之席,黑白交織,有似玳瑁紋,故云。
⑦金雞放赦:金雞,古代頒布赦詔時所用的儀仗。后用作大赦之典。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