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丘城下寄杜甫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懷念友情古體

原文

我來竟何事,高臥沙丘城。
城邊有古樹,日夕連秋聲。
魯酒不可醉,齊歌空復情。
思君若汶水,浩蕩寄南征。

譯文

我來這里終究是為了什么事?高枕安臥在沙丘城。
沙丘城邊有蒼老古樹,白日黑夜沙沙有聲與秋聲相連。
魯地酒薄難使人醉,齊歌情濃徒然向誰。
我思念您的情思如滔滔汶水,汶水浩浩蕩蕩向南流去寄托著我的深情。

注釋
⑴沙丘:指唐代兗州治城瑕丘。沙丘城一說為位于今山東肥城市汶陽鎮東、大汶河南下支流洸河(今名洸府河)分水口對岸。而根據1993年出土于兗州城東南泗河中的北齊沙丘城造像殘碑(又名沙丘碑),兗州古地名為沙丘,又名瑕丘,于唐代為魯西南重要治所,李白應于此居住。由于此重大考古發現,學術界基本上認同兗州為李白居住之沙丘城。
⑵來:將來,引申為某一時間以后,這里意指自從你走了以后。竟:究竟,終究。
⑶高臥:高枕而臥,這里指閑居。《晉書·陶潛傳》:“嘗言夏月虛閑,高臥北窗之下。清風颯至,自謂羲皇上人。”
⑷夕:傍晚,日落的時候。連:連續不斷。秋聲:秋風吹動草木之聲。
⑸“魯酒”兩句:古來有魯國酒薄之稱。《莊子·胠篋》:“魯酒薄而邯鄲圍。”此謂魯酒之薄,不能醉人;齊歌之艷,聽之無緒。皆因無共賞之人。魯、齊:均指山東一帶。空復情:徒有情意。
⑹汶水:魯地河流名,河的正流今稱大汶河,其源有三:一發泰山之旁仙臺嶺,一發萊蕪縣原山之陽,一發萊蕪縣寨子村,流經兗州瑕丘縣北,西南行,入大野澤。耿元端說汶水在曲阜之北七八十里處向西流,“思君若汶水”只是聯想到汶水,不能認為沙丘城就在汶水之旁(參見《百家唐宋詩新話》)。
⑺浩蕩:廣闊、浩大的樣子。南征:南行,指代往南而去的杜甫。一說南征指南流之水。

參考資料:

1、 于海娣 等 .唐詩鑒賞大全集 .北京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0 :141 .
2、 詹福瑞 等 .李白詩全譯 .石家莊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489-490 .

賞析

李白與杜甫的友誼是中國文學史上珍貴的一頁。在李白傳世的詩歌中,公認的直接為杜甫而寫的只有兩首,一是《魯郡東石門送杜二甫》,另一首就是這首詩。

沙丘城,位于山東汶水之畔,是李白在魯中的寄寓之地。詩人送別了杜甫,從那種充滿著友情與歡樂的生活中,獨自一人回到沙丘,倍感孤寂,倍覺友誼的可貴。此詩就是抒發了這種情境之下的無法排遣的“思君”之情。詩人一開始用很多的筆墨寫他自己的生活,住處的周圍環境,以及他自己的心情。詩的前六句沒有一個“思”字,也沒有一個“君”字,給讀者以山回路轉、莫知所至的感受,直到詩的結尾才豁然開朗,說出“思君”二字。詩中無一句不是寫“思君”之情,而且是一聯強似一聯,以至最后不能不直抒其情。前六句的煙云,都成了后二句的烘托。這樣的構思,既能從各個角度,用各種感受,為詩的主旨蓄勢,同時也賦予那些日常生活的情事以濃郁的詩味。

詩劈頭就說:“我來竟何事?”這是詩人自問,其中頗有幾分難言的惱恨和自責的意味。這會引起讀者的關注,并造成懸念。“高臥沙丘城”,高臥,實際上就是指詩人閑居乏味的生活。這句話一方面描寫了眼下的生活,一方面也回應了提出上述問題的原因。詩人不來沙丘“高臥”,原因就在于懷念杜甫這位友人。這凌空而來的開頭,正是把詩人那種友愛歡快的生活消失之后的復雜、苦悶的感情,以一種突發的方式迸發出來了。

一二句偏于主觀情緒的抒發,三四句則轉向客觀景物的描繪。“城邊有古樹,日夕連秋聲”。眼前的沙丘城對于詩人來說,像是別無所見,別無所聞,只有城邊的老樹,在秋風中日夜發出瑟瑟之聲。“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這蕭瑟的秋風,凄寂的氣氛,更令詩人思念友人,追憶往事,更叫詩人愁思難解。“別離有相思,瑤瑟與金樽。”然而,此時此地,此情此景,非比尋常,酒也不能消愁,歌也無法忘憂。魯、齊,是指當時詩人所在的山東。“不可醉”,即沒有那個興趣去痛飲酣醉。“空復情”,因為詩人無意欣賞,歌聲也只能徒有其情。這么翻寫一筆,就大大地加重了抒情的分量,同時也就逼出下文。

汶水,發源于山東萊蕪,西南流向。杜甫在魯郡告別李白欲去長安,長安也正位于魯地的西南。所以詩人說:“我的思君之情猶如這一川浩蕩的汶水,日夜不息地緊隨著你悠悠南行。”詩人寄情于流水,照應詩題,點明了主旨,那流水不息、相思不絕的意境,更造成了語盡情長的韻味。這種綿綿不絕的思情,和那種“天邊看綠水,海上見青山。興罷各分袂,何須醉別顏”的開闊灑脫的胸襟,顯示了詩人感情和格調的豐富多彩。

在中國古代詩歌的發展中,古體先于律體。但是,律體的盛行對于古詩的寫作也不無影響。例如李白的這首五古,全詩八句,中間四句雖然不是工整的對仗,但其中部分詞語的對仗以及整個的格式,卻可以見到律詩的痕跡。這種散中有對、古中有律的章法和句式,更好地抒發了詩人純真而深沉的感情,也使得全詩具有一種自然而凝重的風格。

參考資料:

1、 蕭滌非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 :285-286 .
分享到Line